臘月二十六,殺豬過年

廣告
廣告

臘月二十六,農家人基本上是殺年豬的時候。村裡有豬的,都在這一天才殺;沒豬的話只能到集市上去割上三四斤豬肉或者到殺完豬的人家去秤豬肉。 我小時候,時常在這一天看到過村裡人殺年豬。

臘月二十六,殺豬過年

早上搭好木架子,擺好燙豬用的水瓮和大案板。豬通常是綁在一個搭好的,可以上下移動的木架子上。這天早上只要有豬吱吱的嚎叫,那一定是殺年豬,或者準確地說已經綁到架子上了。 這時只見一個手持殺豬刀的「俠士」——屠戶,圍著吊起來的豬轉圈圈——尋找最佳下刀位置。只看到豬不停晃動著被綁的四蹄和肥大的豬頭,嘴裡不斷地嘶嚎,可這也無濟於事。「俠士」看準時機,一刀刺去,豬長嘶最後一聲,就再也不哼哼了。屠戶迅速將主家的盆放到豬脖子下接住豬血,再放少許鹽巴就可以將豬血凝固成塊狀。

臘月二十六,殺豬過年

等豬血放完后,將整豬放進盛有滾燙熱水的瓮里燙泡上一會,然後再吊起來反覆幾次,最後吊起來白漲漲的死豬放到大案板上。殺豬人掏出橢圓形饅頭大小的黑搓石,手握住搓石麻利地搓脫著豬毛。 剁下豬頭交給主家,然後破膛,將裡面的雜碎掏完后,豬大腸洗過數遍后,將豬尿泡(豬膀胱)和豬尾巴掏出割下后一扔:「誰家娃要?拿去耍去!豬尾巴誰家要?」通常是我們這些毛孩子哄搶豬尿泡;大人們則哄搶豬尾巴。小孩子們將豬尿泡搶去后,用氣管子給裡面充飽氣后拿著玩。 搶到豬尾巴的人家,可以在蒸饃時將豬尾巴蒸熟后給流哈水的小孩子吃,聽說吃后可以治癒此病。殺豬人把豬殺完后,村裡人就集體涌到主家去買豬肉。 你稱三斤,他要五斤的,主家人的門前被圍得水泄不通。割肉的撕啦聲,盆盆相碰的撞擊聲和你拉我拽的笑罵,聲聲成歡。

臘月二十六,殺豬過年

臘月二十七,是農家人做豆腐蒸年饃的日子。家家戶戶的精壯勞力,擔起裝有泡著黃豆的鐵桶向打豆漿的人家去。通常是一桶豆子一桶水,打完后擔兩桶生豆漿回家。回家后將生豆漿倒進早已準備好的豆腐包子里,倒完后兩個人對面不停地攪動,生豆漿就從圓形的豆腐包里流到放在最底下的大盆里。 來回攪上幾次,包子里就剩下豆渣了,最後豆漿全部潷流進大盆里,豆腐渣就可以倒掉了。將過濾后的豆漿倒進大深鍋里,搭上硬柴拉起風箱,可勁地燒起來。三煎過後倒上兩次漿,大火再燒上一煎就可以舀出鍋了,再倒進早已準備好,放有滷水的瓮里; 倒時要兩個人一起提桶,一起倒進瓮里。倒完后,再等上三五分鐘就可以舀了。這時舀出的就是可以吃的豆腐腦了,想吃豆腐腦的就另外舀出幾碗出來;其餘的直接舀進早已備好的豆腐包里,舀完包好后再在上面壓上重物,過上七八個小時后,白白嫩嫩的豆腐就做好了。(賀飛飛:藍田縣厚鎮人)

廣告
廣告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