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連杰:有一種職業病叫父親

廣告
廣告

一直被大家公認的「硬漢」李連杰,感覺他什麼都不害怕,但其實這些都是假象。李連杰說自己是一個非常膽小的人,特別在有關女兒的事情上。他說自己總會害怕女兒會不會出什麼意外,知不知道怎麼自我保護,如果遇到什麼突發情況可不可以及時脫險。

這些年來,他一直都處在一種惴惴不安的忐忑狀態中,這是一種職業病,這種職業叫——父親。

廣告
廣告

將女兒送進「監獄」

李連杰說或許是因為自己從小就失去父親的緣故,他對於父愛特別渴望,等到自己做了父親后,是一種惶然緊張的狀態,體現在生活中,就是各種擔心和膽小。

別的父親擔心女兒是那麼一陣子的事情,但李連杰有4個女兒,大女兒李思和二女兒李苔蜜是與前妻黃秋燕所生,三女兒Jane和小女兒Jetta是與現任太太利智的孩子。四個女兒年齡跨度很大,最大與最小的相差14歲,於是李連杰的擔心就像長江後浪推前浪。

廣告
廣告

李思和李苔蜜生在美國,都是美國國籍。對這兩個女兒,李連杰心有愧疚。他與黃秋燕離婚時,兩個女兒一個2歲,一個1歲。那時他還在美國靠開設武館教拳為生,貸款買的房子因無力償還貸款被收走拍賣,生活非常艱難。

無奈之下,李連杰只能將判給自己的兩個女兒送回北京,交由自己的母親代為照顧。老太太住在德勝內大街麻花電台大院中破舊低矮潮濕的小平房,房齡已有百年,電線是從空中拉的明線,一下雨就走電。

李連杰買了塑封管埋在地下,重新走了電線。管槽是自己動手挖的,普通人家頂多挖5厘米,他足足挖了半米多。他怕女兒在院子里玩的時候把埋在地下的塑封管劃破觸電。

廣告
廣告

房子老,容易滋生蟲蟻。家裡的縫隙洞窟都被他用水泥堵上,驅蟲葯噴了三次,還在牆角櫃底投放了不少長效固體驅蟲球。

安頓了女兒后,李連杰前往香港發展。拿到第一筆高額片酬后,他馬上回北京在新街買了一套四合院,將自己能想到的所有安全隱患全都列了清單,讓裝修公司在設計時將這些防範手段全部用上。

廣告
廣告

女兒到入學年齡時,李連杰將她們送進了位於中關村的北京市私立匯佳學校,從學前班到小學都在這裡。

選擇這個學校的原因只有一個——安全。這個學校全封閉教學,保安措施非常嚴密,高高的圍牆上裝有鐵網和探頭,正門和側門都有保安把守。不像學校,倒像監獄,他覺得這才夠安全。

女兒讀中學時,李連杰將她們接到了洛杉磯。他開始教女兒功夫,一套來自俄羅斯的女子防身術。這是他找俄羅斯教練學會後再轉授給女兒的。主要內容就是讓她們學會如何用鞋跟、手指、膝蓋、拳頭、指甲教訓那些心懷不軌的危險分子。

廣告
廣告

因為女兒不愛學暴力功夫,李連杰退而求其次,美國是可以合法持有自衛器械的,他給女兒一人買了一根10萬伏特的電擊自衛器。只有鉛筆大小,有與之匹配的暗袋,可以藏在腳踝處,確保任何時候都能迅速掏出來派上用場。

女兒出生先數手指頭

36歲那年,李連杰與利智在洛杉磯結婚,1年後有了三女兒Jane。利智比李連杰大2歲,懷孕時已近40。所以,還在媽媽肚子里,Jane就被李連杰這個凡事老往最壞的地方想的父親折騰得不輕。

自從利智懷孕后,李連杰每天從睜眼到睡覺,「有沒有什麼不舒服」之類的話起碼要重複數十次。他是醫生最歡迎的病患家屬,因為只要是醫生建議進行的檢查項目,他都會不折不扣完成,光胎音就聽了不下20次。有時兩人在家呆得好好的,李連杰會問利智心情如何,她回答挺好,李連杰就會順勢說:趁著心情好,去醫院做個產檢吧。

等到女兒出世了,他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瞧瞧女兒長得像誰,也不是先感謝太太辛苦了,而是抓著女兒的雙手先數一遍,摸著女兒的雙腳再數一遍。利智問他幹嘛,他說他老夢見孩子的手腳指頭不齊全,所以先數一下是不是齊全的。

他老是擔心女兒會被害,在國內最愛看的是一檔叫《法制進行時》的節目,因為這檔節目的主題是風險教育、危險教育。比方說孤身一人在路上走時身後有人跟蹤怎麼辦?突然被人攔住去路時如何應對?被不法分子脅迫到偏僻地段時又怎麼好……

從電視上學到的這些東西,他都會一點兒不落地全部轉授給女兒。除了電視上教授的方法外,他還要根據女兒的年齡差異進行補充,兩個小的重在逃跑的訣竅,要一邊逃一邊大聲呼救,因為小女孩的求救聲是最能獲取援助的;而兩個大的則更偏重於邊打邊逃,如果能掏出自衛器械一招制敵放倒壞分子,就更加安全了。

為女兒建一座城堡

李連杰將「行走江湖、安全第一」這句話做到了極致。原本在洛杉磯定居得好好的,可「9·11」之後,他馬上拋售了洛杉磯的豪宅決定搬家,最後選擇了環境安全、恐怖襲擊概率低的上海。

李連杰最怕的一件事情是打女兒的電話打不通,一旦撥打了電話提示關機或是電話無人接聽,他就開始冒冷汗。如果電話始終不通,女兒的同學或朋友就開始被他「騷擾」。李連杰掌握了一本通信錄,記錄了女兒所有的同學和好朋友的聯繫方式。他會將電話不通的女兒通信錄上的電話逐一撥打,直到獲悉女兒只是將電話調成了靜音或者手機沒電的消息為止。

上海的別墅還未完全竣工,李連杰為老三老四找到了更安全的居所。他在新加坡烏節路的阿摩園買下了新房子,並將自己與女兒的美國國籍全部改成了新加坡國籍。他說沒有什麼複雜的理由,原因就是——新加坡是目前全世界犯罪率最低的國家,也是受犯罪團伙影響最小的地區,警察工作效率高、貪污罪案少。

李連杰有他的理由,他列出了這樣一份傷情報告表,從入行至今,他受過的傷包括:右腿內側韌帶、2根十字韌帶和外側半月板全部斷裂,領取了國家的三級殘廢證;脖子嚴重扭傷,尾椎錯位,脊椎錯位,背部肌肉嚴重拉傷,第五腰椎裂開;鼻樑骨被打斷,從高處跌落地面導致7根肋骨全斷,身上釘滿鉚釘;手腕折斷,腿部骨折,左腳腳踝嚴重摺斷,可倒轉180度,腳心對著自己……僅嚴重受傷就累計15次。

所有的醫生給他的答覆都是——他的下半生要在輪椅上度過,不是可能,而是絕對。所以他才特別怕自己的孩子像自己一樣,被危險傷害,被傷痛困擾。

所以他只做兩件事,一是盡自己所能保證女兒的安全,哪怕她們反感也不在乎;再就是努力賺錢,等到自己坐在輪椅上了家裡也不會為了生計發愁。李連杰說他看了很多遍的一部電影是《獅子王》,片中有這樣一幕:穆法莎把辛巴從狼口中救下來后,父子兩個在草原中,仰望天空有一段對話。穆法莎告訴兒子,他很害怕。辛巴不明白強壯的父親為何會害怕。穆法莎說:「因為你。因為害怕失去你,所以,我很怕。」李連杰說,他跟穆法莎一樣,也怕了很多年,而且,還會一直怕下去……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