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967人參與的選秀,照見中國音樂劇的骨骼和肌理

廣告
廣告

回國之後,23歲的胥子含站在人生的分叉口:一條路是作為復旦大學、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材生,以學霸海歸的身份進入知名葯企;另一條是從零開始,輾轉於一個又一個音樂劇劇組,準備一場接一場的面試,接受可能的失敗,面對不確定的未來。

不顧家人反對,胥子含選擇了那條更艱難的路。3月27日下午,拖著傷腿的她走上長江劇場的舞台,參加「演藝大世界——2021上海國際音樂劇節」音樂劇歌唱大賽20強公演。明明不擅長說唱,她偏偏挑了音樂劇《漢密爾頓》的主題曲,「我知道我可能氣息不穩,吐字一般,但就是要在舞台上挑戰自己,就是要過足癮」。

20位公演選手,從967位報名者中脫癮而出。320名複賽選手,有一半是去年的入圍者,因為疫情,他們等了一年終於站上舞台。他們來自全國各地,有知名音樂學院音樂劇專業的學生,也有駐唱歌手、針灸醫生、西點師、客戶經理、自由職業者。他們來到邁向亞洲演藝之都的上海,期待叩開一扇通往音樂劇世界的大門。他們中會誕生新的阿雲嘎和鄭雲龍嗎?

這場967人參與的選秀,照見中國音樂劇的骨骼和肌理

19歲的溫浩一,唱了一首送給前女友的歌

廣告
廣告

越來越多年輕人放手追逐音樂劇夢想

「要放棄學了那麼久的專業,當然也會覺得可惜。」在長江劇場的後台,胥子含說,「實驗室的工作我很擅長,但我還是會選擇自己真正熱愛的事業。當然,這些年的書也不是白讀了。種種經歷成就了現在的我,讓我的歌唱更有厚度,更有質感。」

這場967人參與的選秀,照見中國音樂劇的骨骼和肌理

胥子含正為公演綵排

作為一個B站up主,胥子含翻唱過不少經典音樂劇曲目。「綜藝節目《聲入人心》火了之後,全社會對音樂劇的認知很快提升。很多人看了我的視頻會來提問,或者向我諮詢考大學的事宜。越來越多年輕人,開始把音樂劇當作自己的夢想。」

18歲的陳蕊就是其中一個。她唱起音樂劇《謀殺歌謠》的主題曲,走入觀眾席,有一種青春無敵的氣勢。年紀輕輕,她卻雄心勃勃:「有一天我要成為劇院大佬,製作出自己的原創作品!」高中畢業后,她將在紐約大學開始專業學習。

廣告
廣告

這個金髮女孩出生在上海,父親是美國人,母親是中國人。初二的時候,數學老師演了南非劇作家阿索爾·富加德的話劇《我的孩子們!我的非洲!》,點燃她內心的火花。第二年,她動手寫了一個劇本,關於一個女孩追求夢想的故事。

這場967人參與的選秀,照見中國音樂劇的骨骼和肌理

陳蕊的父母來到現場為她加油

「我以前其實是一個特別內向的女孩,是音樂劇改變了我。」陳蕊說。在長江劇場的舞台上,她敢於「把觀眾當成最親密的朋友」,與他們對視,在音樂中表達自己的想法。「謝謝上汽·上海文化廣場!在這場比賽中,我第一次遇到了這麼多熱愛音樂劇的人,再也不孤單了,希望我們都能實現自己的夢想。」

「這場演出太值了!20位選手,選擇了20部中外音樂劇里20首不同的歌,高潮迭起。」公演現場一位觀眾說,「他們都是閃閃發光的年輕人,有實力有夢想,讓我看到了中國音樂劇的未來。」

一張中國音樂劇發展現狀的X光片

38歲的融媒體工程師徐樂研,是20位決賽選手中最「高齡」的一位。這麼多年,他學過美聲,唱過搖滾,在上海的酒吧里駐唱過,兜兜轉轉愛上了音樂劇。

廣告
廣告

這場967人參與的選秀,照見中國音樂劇的骨骼和肌理

38歲的融媒體工程師徐樂研

為什麼要來參加音樂劇歌唱大賽?徐樂研回答:「因為我年輕的時候沒有這樣的機會,真的很羨慕現在的年輕人。」

2002年,上海引進了一部西方經典音樂劇《悲慘世界》,那時候中國觀眾普遍缺乏對音樂劇的認知。徐樂研最早了解的中國原創音樂劇,是2005年首演的《金沙》。徐樂研在公演上演唱的,就是《金沙》里的曲目《總有一天》。

「《金沙》的音樂很美。中國原創音樂劇與西方經典音樂劇可能還有差距,但與觀眾的距離更近,更容易打動內心。我唱的《總有一天》,加入了自己的處理方式,希望給觀眾帶來不一樣的感受。」

在967名選手中,有四成選手來自聲樂、表演和音樂劇等相關專業,接近六成選手來自與藝術無關的行業。進入決賽的20位選手中,有來自伯克利音樂學院等國外知名高校的學生,也有中央戲劇學院、上海音樂學院、四川音樂學院的學生。

廣告
廣告

和他們比起來,徐樂研在專業上、年齡上都沒有優勢。但他說:「我覺得現在沒有專業和非專業之分,只有職業和非職業的區別。雖然不是科班出身,沒有去琴房練聲,但我業餘時間也投入了金錢和精力去學習,上下班時間在車裡堅持練習,每天都在琢磨。我相信音樂劇舞台上會有適合我的年齡、符合我的聲音條件的角色等著我。」

音樂劇歌唱大賽評審、音樂劇演員丁臻瀅時常被選手打動。「他們很真誠,讓我反思,作為一個音樂劇演員,我也不能丟失這種真誠。」

另一位評審——音樂劇演員劉陽,畢業於北大中文系,也是半路出家走上音樂劇之路。劉陽說:「大賽的規模是超乎想象的,他們的實力也是超乎想象的。哪怕他們今後不以專業音樂劇工作者的身份進入這個行業,但是他們被看見這件事本身,就能夠給我們這些在行業內工作的人足夠的激勵和驚喜。這場比賽就像是中國音樂劇發展現狀的X光片一樣,它讓你看到中國音樂劇的骨骼和支撐它們的肌理是什麼樣子的。」

搭建舞台為「千里馬」尋找「伯樂」

讓上汽·上海文化廣場藝術教育部經理鄭天然欣喜的是,首屆音樂劇歌唱大賽獲獎選手張瑋倫、何郝熙,現已成為活躍在音樂劇舞台的新星。張瑋倫演過《水曜日》《白夜行》《澀女郎》等劇目。何郝熙還沒畢業,就已在《魔女宅急便》《近乎正常》等劇目中擔任主演。

廣告
廣告

「我們2019年辦首屆音樂劇歌唱大賽的時候,只是為了給一幫熱愛音樂劇的人一個展示的平台。可是到了今年,幾乎所有參賽者都更有目標了,他們都夢想進入音樂劇行業,這和音樂劇市場的不斷發展有關。」鄭天然發現,有一些選手原本有穩定的工作,如今考慮辭職投身音樂劇行業。「遇到這樣的選手,我們會勸他們冷靜,全方位考慮清楚得失,做出更適合自己的決定。」

這場967人參與的選秀,照見中國音樂劇的骨骼和肌理

化妝間的合影,在這場比賽中,他們找到了自己的「同類「

為決賽選手舉行一場公演,就是為了給他們增加舞台經驗,接受觀眾的檢驗。在公演現場,文化廣場也請來了導演、製作人等業內人士參與,希望能為「千里馬」尋找「伯樂」。20位選手的演唱視頻,已上傳至B站,網友可以通過投票選出「人氣獎」獲獎者。4月11日,20位選手將走上決賽的舞台。

這場967人參與的選秀,照見中國音樂劇的骨骼和肌理

選手們在化妝間做最後的準備

來自上海音樂學院的選手錢安琪,在公演上演唱了音樂劇《生死簽》的主題曲。這是文化廣場「原創華語音樂劇孵化計劃」孵化的首批作品之一,即將在今年迎來首演。錢安琪已經順利贏得其中的角色,即將開啟人生第一部商演作品。

「原創華語音樂劇孵化計劃」和「音樂劇歌唱大賽」,一個孵化作品,一個發掘演員,相互配合,為中國原創音樂劇產業的發展不斷注入新鮮血液。

鄭天然說:「未來,我們希望音樂劇歌唱大賽兼具廣度和深度,它可以展現更多人對音樂劇的熱愛,也可以成為行業里的一個標杆。讓更多選手從這裡了解音樂劇行業,也讓更多有才華的年輕人從這裡踏入職業生涯,一起為中國音樂劇奔跑。」

欄目主編:施晨露 文字編輯:張熠 圖片編輯:笪曦

本文圖片由董天曄攝影

來源:作者:吳桐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