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楓演的這部親情電影,不如《李煥英》催淚,但更加引人深思

廣告
廣告

張子楓演的這部親情電影,不如《李煥英》催淚,但更加引人深思

十天之前,QQ音樂的「每日30首」推送了王源唱的一首歌。在那之前,我從來沒有完整聽過他唱的歌,總覺得距離自己太遠,我早就不懂他們的世界了。

看了下歌名,《姐姐》。沒有和其他歌曲聯繫在一起,我認為是一首新歌。手頭在干別的,先聽到前奏,確實不熟悉,然而第一句歌詞蹦出來,我就知道是那首老歌了——「這個冬天雪還不下,站在路上眼睛不眨」。哦,張楚1992年的《姐姐》。

王源的演唱少了搖滾味兒,多了少年的惆悵。前面的歌詞是一樣的,不過很快就能聽出,改詞了。「我的爹他總在喝酒是個混球」、「姐姐我看見你眼裡的淚水,你想忘掉那侮辱你的男人到底是誰」,這樣的詞都不見了,換成弟弟對姐姐若即若離、自相矛盾的呼喚。

廣告
廣告

再看歌曲介紹得知,新版《姐姐》是新片《我的姐姐》的主題歌。因為這首歌,我對這部電影多了一些期待。電影的預告片,此前在電影院是看到過的,鏡頭上張子楓演姐姐,被弟弟結結實實吐了一大口口水。在聽到《姐姐》之前,我沒有想過一定要到影院去看。

小長假里我看了這部電影,它比我預想的還要優秀。它是今年以來我在影院看到的最好的電影,同樣是講親情故事,它的水平超過《你好,李煥英》——儘管票房註定到不了後者那麼高。

張子楓演的這部親情電影,不如《李煥英》催淚,但更加引人深思

《我的姐姐》講的是手足情。這種情感,幾十年前的國人曾經極為熟悉,其間因為獨生子女政策中斷了二三十年,直到2015年二孩政策全面放開。

片中的姐弟倆相差18歲,無疑是新政策施行之後發生的故事。這當然是一個新故事,但我在觀影過程中多次想起的,卻是我的父輩和同輩人的種種情況。

廣告
廣告

我媽姐弟四個,舅舅是家中的獨子,儘管他不是年齡最小的,卻被姥姥姥爺最為疼愛。我媽作為老大就不用說了,從小就開始幹家中和地里的各種活,我的兩個姨都比舅舅小,但受到的寵愛不及舅舅。

舅舅家的情況更甚,先是生了三個女兒,到第四胎終於迎來了兒子。我這個小表弟得到全家人的百般呵護,小時候簡直就是家裡的小霸王。

我的兩個姑姑,大姑姑家得到兒子比我舅舅家更為曲折,生完四個女兒才有了我表哥,而小姑姑家生下五個女兒后終於放棄再生養。

我的小學同學裡面,也有不少類似的情況,或者是家裡先生下來的姐姐,或者是後生下來的弟弟。我只有一個弟弟,從小對重男輕女的觀念感受不直接,但從周圍親戚和同學們的情況,還是能覺出不少男女有別的地方。

很多年前看過一張表現姐弟情的畫,姐弟倆坐在門檻上,姐姐小心地在喂弟弟喝粥。評論中有人大讚這種姐弟手足情,但也有人指出其實很多當姐姐的在那個年代都做出過犧牲。勞動多一點還是小事,更多時候是機會的不均等,比如上學機會和人生前途。

廣告
廣告

《我的姐姐》里就充滿著各種犧牲。張子楓扮演的安然,小時候因為裝病沒有裝好,使得父母失去了那時生兒子的資格,火冒三丈的父親不由分說就是一頓「筍子炒肉」,疼得小安然哇哇大哭。為了讓安然留在家多照顧弟弟,父母偷偷改了她的高考志願,使得她去不成北京,只能留在四川省內上學,當不成醫生只能做護士。

在弟弟的眼裡,姐姐說到的父母和他感受到的父母不像是同樣的倆人,在姐姐這邊是淡漠,在弟弟那邊是溫情。父母突然離去家裡只剩姐弟倆,姐姐對這個比自己小將近20歲的弟弟,確實感覺有點兒像陌生人,至少是不熟。

還不僅是姐姐這樣的新生代,比她長一輩的姑姑,當年也面臨這種犧牲。她本來有一個錦繡前程,卻因為父母的干預,需要照顧年幼的侄女安然,後來過起了非常不容易的平常生活。如今給長大后的侄女切西瓜,還是習慣性地像照顧她小時候那樣,挖出瓜心給她,自己啃剩餘不甜的部分。

張子楓演的這部親情電影,不如《李煥英》催淚,但更加引人深思

相對於姑姑那一輩的幾乎無條件順從,安然相對更加獨立,也更敢於對一些選項說不。事實上影片的很多段落尤其是前半部分,她都是這麼做的。時代不再一樣,她可以做出不同上輩的選擇。然而,現實又不是簡單的非黑即白,尤其是面對血濃於水的親情。

廣告
廣告

張子楓演的這部親情電影,不如《李煥英》催淚,但更加引人深思

我常看連岳關於一些家庭關係問題的解答,至少在態度和表達上他屬於「心硬」的人。他認為任何人都不應該過於受親情關係的綁架,如果你面對的親人就是「爛人」,或者是「無可救藥」的渾人,就應該不顧其他親友的眼光,可以毅然地選擇離開,不必煎熬。

我不知道真要到事頭上,連岳能夠真的做到如此決絕。相信很多國人是做不到的,面對親情關聯,情感大部分時間可能都要戰勝理智。「都不容易」、「大過年的」、「孩子還小」、「給個面子」,這樣的話說起來那麼順口,放在網上都像是笑話,但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又不得不一次次受到它們的拉扯。沒有人是真空人。

比起上輩或者更上輩的人,現在的年輕人選擇當然更多,這是極大的利好,但總有些事不是收入增加和科技進步就能解決得了的。就像安然面對的人生困境。

她想要擁有自己的自由,但生活給她出了太難的課題,讓她左右為難。她想要心狠一點兒,徹底放棄弟弟,甚至還在公共場合玩過失蹤,但藏在暗處的她看到哭得撕心裂肺的弟弟,又不得不再次現身。她不只有弟弟,但弟弟只有她。

廣告
廣告

張子楓演的這部親情電影,不如《李煥英》催淚,但更加引人深思

最後的最後,領養弟弟的家長提出條件要她永遠不要再出現。這時候已經與弟弟產生更多情感牽絆和依賴的姐姐,面對桌子上的協議,「安然」兩個字遲遲簽不下去,久久看著窗外的弟弟,眼淚橫流。最終她帶著弟弟牽手離開,在街上踢起弟弟最愛的足球。

有人說,電影就應該停在姐姐拿起筆簽字的那一刻。那當然是一個不錯的開放式結尾,把懸念留給觀眾,但目前這個結尾我也認可。它同樣是開放的,踢完球姐姐照樣還要重新陷入艱難的選擇,但踢球的快樂讓姐弟倆暫時忘記了煩惱,這是浪漫和詩意,更像是電影。

在很多影視劇里看到過張子楓,那時候她都是演孩子,是作品中的配角。這部《我的姐姐》像是張子楓的成年禮,就像《少年的你》之於易烊千璽,他們的表現都是優秀的,讓人看出從童星到演員的蛻變。

我對張子楓的好感,很大程度上來自《嚮往的生活》。節目里的她乖巧,愛笑,懂事,不怕出力,如今她終於從「妹妹」變成了「姐姐」,迎來了屬於自己的綻放時刻。有人說,這一次的張子楓有影后像。

不得不再誇一次演員朱媛媛。她上回引起觀眾對演技的認可,是《送你一朵小紅花》。這次她的人物定位幾乎一樣,同樣是演主人公的長輩,同樣是生活不易保持樂觀。兩部電影里朱媛媛的裝扮都差不多,不作介紹的話,看到她的鏡頭可能還會搞混片名。

張子楓演的這部親情電影,不如《李煥英》催淚,但更加引人深思

朱媛媛在《我的姐姐》里扮演同樣身處困境的姑媽,看到她的表情動作,她的眼淚歡笑,我想起詠梅主演的《地久天長》。如今朱媛媛也已經年近50歲,如果將來有類似《地久天長》這樣中年父母為主角的電影,她應該是能夠勝任的,甚至比詠梅更合適。只是,這樣的機會可遇不可求。

還要表揚肖央。肖央由音樂領域出道,這幾年多是以諧星的面貌出現在影視劇中,這次在《我的姐姐》中扮演不著調的舅舅。他貢獻出多個笑點,前面的舉動有些招人恨,與姐姐還因為照顧弟弟不周發生衝突。但最後姐姐還是和這個舅舅和解了,不僅原諒了他,還當面說出「舅舅更像爸爸」這樣的話。

張子楓演的這部親情電影,不如《李煥英》催淚,但更加引人深思

與其說舅舅像爸爸,不如說像姐姐想象中的爸爸。舅舅儘管大部分時間都弔兒郎當,有著各種缺點,但大事還是不糊塗,為家裡人著想,尤其是他不跟姐弟倆見外,有什麼話直說出來。在姐姐眼裡,這種並不完美的較緊密關係,至少好過父親對自己的漠視和不理不睬。

而當姐姐說出這樣有些肉麻的話,肖央扮演的舅舅第一次顯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嘴裡嗔怪著「說這幹嘛」,一邊說著「走了」,轉身上山去祭奠親人。

看到這個肖央,我想起《送你一朵小紅花》里的岳雲鵬。故事好,本子好,導演好,能夠成就一些被我們忽視的演員。

我是和女兒一起去看《我的姐姐》的。伴著片尾字幕,王源的《姐姐》音樂響起,我看到女兒哭紅的眼。她沒有兄弟姐妹,也能感受到片中的情感勾連。

一邊往外走,我一邊用力摟了一下女兒的肩膀。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