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廣告
廣告

一夜之間,國外一個名為「#Vtuberの靴が見たい」的推特標籤話題被數以萬計的 Vtuber(下稱虛擬主播)關注,隨後他們紛紛在這個話題底下曬出自己腿部和腳部的照片:「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好好調查下,鞋子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吧。」: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圖源:推特用戶 watsonameliaEN


「#Vtuberの靴が見たい」中文翻譯過來的意思是「我想看 Vtuber 的鞋子」,這個話題最開始由一位推特 ID 為@Torte_Kamakraya 的用戶發起,由於在日常的直播中,觀眾往往只能看到虛擬主播的上半身或者頭像而很少能有機會看到他們的下半身,因此這名用戶近日就突發奇想在推特上建立了這麼一個話題:「我想看看 Vtuber 的鞋子」。

或許是話題本身足夠有趣,這個話題在建立之後就吸引了不少人的關注,經過一些頭部用戶的傳播后更是進一步發酵,目前不少國外的虛擬主播都參與了進來,為了滿足粉絲們的好奇心,這些主播除了曬鞋子,還曬出了不少平時在直播中很少出鏡的部位,比如腳部和腿部: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圖源:推特用戶 amamiya_kokoro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廣告
廣告
圖源:推特用戶 Veibae


「我聽說,只要露出自己的腳,你的追隨者就會增加。」在這則話題底下,還有不少動物形態的虛擬主播加入到了話題之中: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圖源:推特用戶 AstieDog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圖源:推特用戶 Aratsuka_Ogami


有趣的是,在長達幾天的時間裡,隨著越來越多虛擬主播的「入場」和傳播,這個話題甚至有了出圈的趨勢,這導致很多不明真相的網友也被卷了進來,他們一臉懵逼地在這個話題底下評論道:「請問有人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這兩天我的時間線上怎麼老是看到各種女孩的腿?」

火出圈外的虛擬主播和暴漲的身價

從無法理解、批評虛擬主播的行為「無厘頭」,到提出疑問:這是什麼?當虛擬主播的話題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人們視野中的時候,更多的人也開始願意了解和接觸這個圈子的文化。

實際上,虛擬主播相關的話題火出圈外也已經不是第一次,有人困惑,有人不以為然,也有人在一次又一次不經意的接觸后嘗試融入其中成為圈子中的一員,比如由蔡明老師作為中之人的虛擬主播菜菜子 Nanako 就在去年出道后迅速出圈,至今依然活躍在 b站,深受粉絲們的喜愛。

廣告
廣告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由蔡明老師扮演中之人的虛擬主播:菜菜子 Nanako,目前在 b站的粉絲已有 53 萬


要認真解釋虛擬主播這個名詞或許會稍顯複雜,但簡單來說,虛擬主播大概由 3 個部分組成:外表、背後的中之人(為虛擬主播配音的人)以及這個虛擬主播從出道之日起所賦予的人設,和真人主播一樣,他們都是活躍在各個平台進行視頻直播和提供各種內容投稿的創作者,不過和真人主播不同,屏幕前的他們並不會以真人的臉面出現,他們的形象多數先由畫家專門繪製,配合動作捕捉等技術后再出現在大家面前。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虛擬主播絆愛


虛擬主播最早起源於日本,2016 年 12 月開始活動的絆愛目前也被大家稱為虛擬主播的始皇帝,後來隨著行業的進一步發展,越來越多的虛擬主播陸續出道。和很多人對虛擬主播的刻板印象不一樣,虛擬主播發展至今已經不再是一個單純只會動動眼睛嘴巴唱唱歌的小人,大多有著各種各樣的技能並且能夠和粉絲們進行實時的互動。

他們之中有的擅長和粉絲們互動聊天,有的擅長遊戲直播,也有的在自製綜藝中有著出色的藝能天賦,比如後來油管評選出來的虛擬主播四大天王絆愛、輝夜月、希卡利、電腦少女白、狐娘就都因不同的外表和性格魅力在一路的活躍過程中吸收了眾多粉絲。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虛擬主播輝夜月


除了粉絲數的直線上升,虛擬主播近年來在經濟收益這個層面上的提升也可以用「暴漲」來形容,根據專註油管分析的 Playboard 數據統計,虛擬主播目前在油管打賞中所獲的的收益甚高,hololive 社團旗下的虛擬主播潤羽露西婭目前的油管打賞就已超過 1200 萬元,排名前 5 的虛擬主播收入也均在 700 萬 至 1200 萬 不等,而值得注意的是,他們的平均出道時長都不長,不過在 1 – 2 年期間。

與此同時,隨著虛擬主播在國外的流行,不管是由個人運營的虛擬主播還是由公司運營的國內外虛擬主播也開始尋求在中國的發展機會,他們大多選擇以官方合作的方式進駐 B站,通過發布動態、開展直播和搬運視頻等方式迅速積累粉絲,據一些網友的不完全統計,虛擬主播在國內的收益情況同樣不容小覷,以下為 b 站 up 主「絕不是dd」統計的 2020 年 b 站年度虛擬主播收益排行前四名,年度總收入在 200 萬 至 400 萬不等(註:虛擬主播的實際收益或還要扣除分成、運營費用等):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雖說以上數字遠稱不上一個誇張的天文數字,但對於剛剛興起不久的虛擬主播行業來說,這已經算得上是一個相當可觀的收入,即便是先撇開單個主播的收入,從這個行業的宏觀角度分析,近兩年來,不管是虛擬主播數量的增加、收入的提高、還是這個圈子影響力的逐漸擴大,整個行業都讓人感到一種不斷積累,等待爆發的態勢,也吸引著越來越多的資本和觀眾前赴後繼地走到這個圈子中間。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廣告
廣告
除了打賞收入,虛擬主播現在也能通過代言和聯動等進行商業合作獲取收益


滲透在每個粉絲心中的 VTB 文化:「碰到同好是我一直在期待的事情」

「聊這個我可不困了!」

在我發出聊聊有關虛擬主播文化的邀請不到一分鐘后,達達就在對話框里爽快地作出回應並開始滔滔不絕地向我拋出有關的話題,從歷史起源到自己入圈的經過再到關注的主播,似乎有說不完的話要表達,很快,我們就約好了當天下午 3 點見面時繼續暢聊。

25 歲的達達目前在某一線城市做著產品運營的工作,4 年前第一次關注虛擬主播這個圈子后,至今依然每天都要搜羅和關注這個圈子相關的大量消息。

我們見面那天達達穿著一身運動服,身材高大的他留著一頭短髮,有點微胖,屬於那種特別愛笑的大白型暖男,「每次我在現實世界里疲憊了的時候,似乎都能在虛擬主播的這些視頻里找到放鬆的方式和慰藉,這裡是跳脫現實世界的另一個存在。」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廣告
廣告
達達最喜歡的虛擬主播之一笹木咲,同時也是他的微信頭像


達達的 B站賬號收藏里一共有 100 多頁,其中有 50 頁都是虛擬主播相關的節目內容,我好奇地問他:「如此之多的收藏視頻你看過一次后還會看嗎?」

「會一直看的,每天晚上睡覺前都會從收藏頁里隨機點開一個視頻來看。」達達答。

「但笑點笑過一次就沒了吧?」我問。

「就算是循環播放了很多次還是常看常笑,不會看膩。」達達樂呵地答道,之後繼續如數家珍般向我展示他的每一個收藏,看到喜歡的還會毫不遲疑地一鍵分享到我的微信上:「這個你可以看看,這個也是。」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達達的 b站收藏頁面,大部分內容都和虛擬主播相關


對於達達來說,觀看虛擬主播的更新和 Cut 合集已經成為了他的日常,也是每天晚上的睡前必備節目:「這個圈子以及裡面所蘊含的文化,可以說已經成為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廣告
廣告

看著達達手機殼上我還叫不出名字的虛擬主播形象和他手機桌面壁紙遍布的虛擬主播元素,我對上面這句話深信不疑。

在整個聊天的過程中,向來話不太多的達達一反常態地保持著超強的輸出,他詳細地給我介紹了虛擬主播的文化和他所知道的一切,時不時還在筆記本上寫下那些我當時還不怎麼了解的生詞,比如「dd 粉」、「Gachi 粉」還有不同主播的名字。

達達告訴我,如果用圈子裡的話術來形容,自己就是一個「DD 粉」,意思指同時關注和喜歡很多不同虛擬主播的粉絲,從最開始的絆愛,到後來逐漸火起來神樂Mea、熊貓人等,達達關注的虛擬主播非常多,這些主播有的擅長主持聊天類節目,為粉絲排憂解難;有的擅長搞笑綜藝類節目,使人精神放鬆:「而我自己更像是一個老父親粉,比如她們有時候說要減肥,我就急了,很想告訴她們千萬別餓著,畢竟身體才是最重要的。」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虛擬主播笹木咲最近在直播《怪物獵人 崛起》中嘗試捏出自己的臉


達達是這個圈子粉絲全體的一個縮影,而和他一樣熱愛這著這個圈子文化的粉絲還有很多。

「碰到同好一直都是我所期待的事情,就像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我很希望這個文化能讓更多人知道和了解。」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達達的這個願望必定會在不遠的將來實現,而關注這個圈子的人及其所帶來的流量甚至會超出他的預期,因為即便是現在,無論是出於何種原因的喜歡,虛擬主播粉絲圈層的文化已經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大眾視野里,不管是聊天窗口冷不丁彈出來的表情包、視頻網站主頁里越來越多的相關推薦,還是 b站每天源源不斷新鮮出道的虛擬主播,這個曾經小眾的圈層文化已經悄無聲息地滲透在年輕一代的生活中。

「只有金字塔頂端的那些人,才可能賺到錢」

饅太也是被滲透的一員,他和達達的相識源於一個表情包,起先兩人雖在同一個遊戲交流群里,但一直沒有太大交集,直到達達注意到群里總是出現一些虛擬主播的表情貼圖,一來二去就打開了話閘子並熟絡了起來:「這個圈子裡的朋友很多都是通過這種方式認識上的,回想起來每次都有種對上暗號了的喜感。」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饅太是一個正式出道了 1 年的新生虛擬主播,和達達的經歷相似,他最開始接觸這個圈子是國外虛擬主播絆愛剛開始活躍的那段時間,在之後的 2 年多時間裡,他了解和關注過很多不同的虛擬主播,因為興趣使然,逐漸也有了想要「出道」的想法。

「因為特別感興趣,就花錢找人做了一個虛擬主播的皮套,播著玩。」

一年前,想要加入虛擬主播行列的饅太開始琢磨自己出道的事情,回想起來,在前些年想要入這一行,門檻和費用都並不是特別高,當時的他很快就找到了專門設計虛擬主播形象的畫師製作皮套,接著又找來綁骨師讓模型動起來,饅太畫了 1130 塊設計,又花了 1900 塊綁骨,在總共掏了 3200 塊之後也就順利出道了。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饅太的虛擬形象


「不過現在專業的畫師單次設計已經漲到 5000 塊了,綁骨也分等級,從幾百到幾千不等。」饅太後來告訴我,隨著近年來想要出道的個人虛擬主播逐漸增多,行業鏈條里不同環節的成本也在大幅上漲,加上出道之後如果收益不佳,更多的人實際上都是在用愛發電。

「只有金字塔頂端的那些人,才可能會賺到錢。」聊起上面那些光鮮的主播收益,饅太認為這個行業並非大家看到的那麼賺錢,有著殘酷的一面。

饅太告訴我,他自己也是屬於金字塔底端的那部分人,不過成為虛擬主播對他而言更多的是出於興趣,所以即便沒什麼人氣也賺不到什麼錢他都不會過分沮喪:「我沒有想過把它作為一個吃飯的傢伙,從來沒有。」

饅太是鋼琴專業畢業的,愛好是遊戲,所以在他的直播間里,不是在玩遊戲就是在彈鋼琴,饅太每天會抽兩到三個小時來做直播,每次直播最多也就十幾個人來看,「會說話」的就更少了,往往只有幾個人會在評論區互動:「我這個人屬於『心無大志的』的那種人,比較佛系,從開始做這個事情開始就沒給自己定過什麼目標,比如要有多少粉絲,多少收益,都沒有,現在雖然看的人不多,但只是和大家聊聊天,打打遊戲,這種感覺已經很不錯。」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饅太的遊戲直播畫面


在聊到虛擬主播高昂的身價時,饅太顯得有點無奈:「實際上這一行很殘酷,並不是大家看到的這麼賺錢,你們能夠看到的,都是屬於金字塔頂端的那些人。」饅太停了一下又補充解釋說,據他所知,很多國內做的不錯的虛擬主播企業仍然在虧本階段,還有一些支持不住倒閉了的企業,他們旗下的藝人也只能全部退役,能靠這個吃飯的人少之又少。

「就跟我們現在看到的演藝圈一模一樣,能報上名字的就那幾個,很多跑龍套的,他們可能一輩子就只能跑龍套。每個行業都是一樣的。」饅太說。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虛擬主播久遠千歲在出道 7 個月後隱退,而這也意味著這個角色從此永遠消失


未來的路,還很長

我印象很深,在和饅太的聊天中「殘酷」這個詞出現了好幾次,一方面是因為處在底層的虛擬主播很難被看見,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太少人能夠堅持下去,「死掉」的人非常多,不過總的來說,饅太和達達依然對未來的虛擬主播行業發展抱著比較積極的態度。

當我們試圖去探討這個行業的未來時,除了未來科技的發展、進入門檻和成本會進一步降低,還有不可否認的一點是虛擬主播相比於演藝圈和真人主播還多了一層天然的屬性加成:若隱若現的神秘感,而這種神秘感所帶來的加成是更加不受拘束的娛樂屬性。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虛擬主播神樂Mea情人節發布的動態


人們需要的是娛樂,相比於真人主播,虛擬主播在這個層面上似乎有更多可發揮的空間,就像達達之前提到,在看這些視頻的時候會讓人有一種「跳脫現實世界」的感覺,正是因為跳脫了現實,虛擬主播這個行業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間。

比如虛擬主播菜菜子 Nanako,我們都知道其中之人的角色是著名演員蔡明老師,但因為虛擬主播這個事物讓兩者產生了新的奇妙的化學反應,深受大家的喜愛;又比如即便一些虛擬主播的人設並不完美,但因為並非真實的人類,卻反而讓人物變得更加立體,成為一種不一樣的萌點,讓人覺得更加有趣;另外,隨著技術的發展,虛擬主播已經能夠以更低的成本去完成一檔真人節目組或許不可能實現或難以實現的綜藝,值得一提的是,虛擬主播的皮囊還能通過技術手段無限接近大眾的審美。

「二次元表皮底下流露出來的各種情緒被觀眾捕捉到后,世界上不同角落的人會因為同一個『人』而有了相同的喜怒哀樂和想要關心的想法,這一點讓我非常觸動。」在虛擬主播這個文化里,每個人都知道裡面摻夾著很多真假難辨的東西,但某種程度上說這似乎也是它最迷人的地方。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虛擬主播星川莎拉(左)和笹木咲(右)


可以說,從行業整體和頭部來看,虛擬主播似乎還正在野蠻生長,沒有人能夠斷定這個行業的勢頭是否能夠一直持續,之後又能達到怎樣的高度,不過很多事物的作用和意義並不在於它最後長成的樣子而在於過程中它所產生的漣漪,況且如果要把視頻直播行業放在現代來看也只能算個新興行業,從這個角度去想,其細分之下的虛擬主播,姑且也才算剛剛開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也還有很多的漣漪等待著被激起。

收入過千萬,連蔡明老師都在做的虛擬主播究竟是什麼?

圖源:彩虹社官方推特,截止 2020 年 2 月,彩虹社已擁有約 100 名虛擬主播,而這個數字目前仍在增加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