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天才 2:統治世界》GI 評測 7 分:泡湯的計劃

廣告
廣告

《邪惡天才 2》的遊戲概念聽起來還算滑稽巧妙:你操控著一個瘋狂的領主,為了統治世界,他需要建立一個滿是嘍啰和陷阱的龐大基地。此外,整個遊戲都籠罩在 60 年代諜戰片風格的音畫效果下。這點倒是與發售於 2004 年的前作保持一致,但續作加入了新的特色和技術,將這一概念呈現給現代玩家。然而笨拙的系統和無法令人滿足的進程設計破壞了這個宏大的計劃。

我也為 Game Informer 評測過初代《邪惡天才》,但你並不需要對前作有所了解。事實上,《邪惡天才 2》與初代有太多相似之處,你要是沒玩過第一代,體驗反而會更好。

《邪惡天才 2:統治世界》GI 評測 7 分:泡湯的計劃


但不管你有沒有玩過前作,《邪惡天才 2》的開局教程都非常亮眼。它為你循循介紹了基地中的一系列選項,比如一個擺放壯觀王座的內殿,以及訓練守衛來保護基地的能力。這種穩步解鎖設施建造和部下訓練的設定,讓我對犯罪巢穴和邪惡勢力的未來充滿了期待。可惜在建好所有基本房間后,一切都趨於平淡: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執行變化甚微的重複性任務。

主線戰役包含了一系列征服世界的任務(四個天才每人都有專屬的末日裝置,我挺喜歡這個設定的)。但《邪惡天才 2》有限的遊戲機制使得每個任務如出一轍,全然不像是精心醞釀陰謀的大反派,完全沒有那種「你以為我在第一層,其實我在第五層」的感覺。「抓獲某人,研究某物,訓練某人,建造某物」這幾樣東西就算再怎麼打破順序重新排列組合,也沒多少新意,很快就會讓人感到索然無味。

《邪惡天才 2:統治世界》GI 評測 7 分:泡湯的計劃


某些任務目標還要求你完成世界地圖上的任務——這種地圖為的就是讓你擁有掌控全球的感覺,但那些一鍵操作的任務只帶來了枯燥繁雜的工作,還限制你開啟其他任務。與地圖的互動包括點擊圖釘和開啟任務掙錢——都是些非常膚淺的強制性任務,必須像是看孩子一樣時刻盯著,足夠讓你分神,但沒什麼深度,沒法讓人提起興趣。

廣告
廣告

如果你手上沒有正式的任務目標,那麼你大概率是在設法獲得其他資源。比如拘留室需要更多能量供給,需要更多的陷阱來防範潛入的間諜,需要更大的傳播強度來升級犯罪網路等等。也許這些升級要素都是策略遊戲中常見的設計,但它們通常不能給各種俗務帶來有趣的轉變,更像是沒有實際意義的數字提升。

《邪惡天才 2:統治世界》GI 評測 7 分:泡湯的計劃


當你意識到自己需要某些真正實用的升級時(比如讓部下自動攻擊入侵者,或是劈開頑石的能力),你往往還要再等好幾個小時才能解鎖。雖然解鎖后依舊可以派上用場,但遊戲節奏被卡脖子的感覺總是有點怪怪的。

儘管我對遊戲體驗存在諸多抱怨,但《邪惡天才 2》也有著犯罪遊戲的簡單樂趣。本作以滑稽的卡通形式來演繹邪惡,間諜觸發陷阱會讓我開懷大笑,機器人助手審訊入侵者會讓我歡呼雀躍,當我激活末日裝置時手指也會因為興奮而顫抖。優化基地布局和分配勞動力同樣不乏快感,但你必須得克服諸多不便。

《邪惡天才 2:統治世界》GI 評測 7 分:泡湯的計劃


因此,在完成主要教程后,我特別建議你在沙盒模式下體驗遊戲。這個模式為你提供了無限的資源,解鎖了那些需要幾個小時才能開啟的選項。儘管沙盒模式同樣缺乏一個清晰的框架,但玩家至少可以盡情享受基地建設的樂趣,不用擔心那些限制戰役推進的障礙。

我在玩《邪惡天才 2》時,總是不住想到電影《王牌大賤諜》。也許這是很正常的聯想,畢竟從角色和整體風格上來看,他們都在諷刺早期的《007》電影。但我的關注點不是這個。《王牌大賤諜》中,邪惡博士被低溫冷凍了許多年後僅僅要求了「一百萬美元」這點微不足道的贖金。他的手下向他解釋時代已經變了,這一金額已經不符合當代反派的標準了。正如邪惡博士一樣,《邪惡天才》的名號同樣沉寂了許多年,儘管充滿了邪惡的立意,但這部續作的手法對於一款現代遊戲來說還是有些過時了。

《邪惡天才 2:統治世界》GI 評測 7 分:泡湯的計劃


概念

建造一個基地,指揮你的手下,以犯罪主謀的身份統治世界

畫面

廣告
廣告

放大后,動畫表現力十足,但玩家往往在拉高的視角下操作

 音效

音樂抓住了 60 年代諜戰片的精髓。如果曲目再多一點的話,音樂會成為整個遊戲最大的閃光點

可玩性

菜單操作會隨著時間推移而變得自然,但糟糕的部下 A.I. 和一些不明確的目標要求讓這個模擬遊戲顯得很遲鈍

娛樂性

管理基地和指使部下固然有趣,但這種簡單的快樂常常會被重複性給掩蓋

廣告
廣告

重玩性

中等

翻譯:Stark 揚 編輯:Tony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