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魚塘 | 比特幣又破了六萬,但我退坑了

廣告
廣告

「深夜魚塘」是篝火營地的一個自留地型欄目,我們的編輯會在這裡聊聊不那麼嚴肅的話題,可能是遊戲相關,也可能是生活感悟。或許這裡遠不及一些雜誌報紙的「雜文專欄」那麼有深度,只是希望能讓大家看到更多「編輯」身份背後各自多樣化的一面,另一方面也是練筆寫寫評測之外的東西。專欄名字來源於「深夜食堂」——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那就在這裡講出來吧。而「魚塘」是希望不要給大家帶來過多任務壓力,摸摸魚隨便碼點什麼就好。

我挖過幾年礦。數字貨幣那個礦,不是礦場老闆兒子的那個礦。

上周比特幣價格又破了 6 萬美元,可惜我自己手裡的數字貨幣大部分都已經出了。我就註定沒有發橫財的命。

曾經有過兩台以太幣礦機。說曾經是因為,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我把設備都拆賣了,深圳電價太貴,很久沒開機了。自己只留了一塊戰損型 RX570 礦卡給家裡的台式打魔獸用,我對電腦沒什麼需求,能打魔獸能幹活就夠了。第一台賣的早,稍微有點虧;第二台就是前幾天賣的,得益於各種數字貨幣的暴漲,2500 買的顯卡時隔三年還能 2100 賣了,奇迹。

深夜魚塘 | 比特幣又破了六萬,但我退坑了

其中一台運轉中的礦機


當時想到裝礦機,是因為碰巧用迅雷的一個設備稍微賺了點錢。那東西叫什麼我都忘了,反正是共享家裡閑時帶寬,然後迅雷給對應的代幣。得益於區塊鏈的火熱,這個代幣當時還挺值錢。但再怎麼說迅雷的代幣,肯定不會像比特幣那麼通用且保值,總覺得隨時可能崩,我就都變現了。還是落袋為安吧。

廣告
廣告

考慮到是意外來財,就補充了點自己的積蓄,陸續裝了兩台以太幣礦機,然後託管在了一個三線城市的朋友家,每個月給打過去五百塊電費 —— 那邊電價便宜。

這裡稍微解釋一下。其實礦機並不是什麼高端玩意,特別是以太幣礦機,基本和我們日常用的電腦結構一樣,由 CPU、主板、內存、硬碟、電源和顯卡組成。考慮到物盡其用,節約成本,一般以太幣礦機都是會插上 6 塊甚至 8 塊顯卡的,所以需要特殊的主板、轉接線和大功率電源。一些商家或許還會推出專門的機箱,但對我這種只有一兩台、並非組建礦場的散戶來說,直接用鐵架子和尼龍扎帶就能組裝一台簡易礦機。

以太幣礦機對處理器沒什麼需求,所以一般的賽揚配上個 128G 固態就足夠了,內存也不用多大。系統方面,可以直接裝個乾淨的 Windows,也可以用定製的 Linux,我這邊是後者 —— 反正就是純礦機,也不拿來當電腦用。然後顯卡分別是 6 塊 RX570/4G 和 6 塊 RX580/8G,前者成本一萬五,後者一萬八左右。在裝第二台礦機的時候,幣價已經漲起來了,所以顯卡也跟著水漲船高,但倒是沒有現在這麼誇張。

深夜魚塘 | 比特幣又破了六萬,但我退坑了

這些零件拼一塊就是一台礦機了


在系統中設置個開機自動啟動的腳本,填上自己的以太幣錢包地址和礦池參數,通上電聯上網,礦機就開始運轉了。一般還需要裝個遠程遙控軟體方便維護,因為礦機通常不會外接顯示器。

按當時的幣價,大概需要半年左右能回本一台礦機,接下來它就是個能下金蛋的公雞了 —— 一切順利的話。

廣告
廣告

一切當然不會那麼順利啦。

幣價沒過多久就開始跌了。主幣(比特幣)跌,輔幣(以太幣、萊特幣、EOS 等等)也跟著跌。我在挖的以太幣從峰值幣價 1400 美元左右一落千丈,最慘的時候跌到不足 100 美元。只說價格大家可能沒概念,翻譯一下,就是每個月挖出來的幣子價值已經抵不上我那五百塊的電費了,開機就賠。我在硬撐了大概兩個月之後,恥辱下機。

深夜魚塘 | 比特幣又破了六萬,但我退坑了

都能看懂,就不解釋了


折騰了那麼久,最後一共挖到手的也不到 10 枚以太幣,遠遠不夠回本。

我把手裡的以太幣兌換了一部分比特幣,觀望著等希望能回本就出,結果一直也沒能再次「雄起」。再後來,我就慢慢忘了自己還有礦機這回事兒了。去年暑期我讓朋友幫忙把礦機都寄到了深圳,就像開頭說的那樣,再沒開過機。

結果幣價在去年年末開始暴漲,超過了 2018 年的峰值,直接導致顯卡價格翻倍。

在有一次我和朋友在路邊攤攤吃燒烤時,聽到隔壁的兩個比我更中年的中年人在聊數字貨幣,我忽然意識到情況似乎不太對,是時候見好就收了。於是在以太幣達到 1800 左右時,我出光了所有的以太幣,直接提現人民幣;比特幣上次突破 60000 的時候,又把比特幣都換成了美元,設置了幾個自動委託低買高賣,簡單操作一下短線。

廣告
廣告

零零總總算個賬,折騰這麼幾年其實也沒怎麼賺,如果把這時間花在寫稿子上可能收入會更直接,還不用操心。就算是當個人生經歷吧,挺好玩的。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