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丞琳直言張柏芝拖後腿:不被他人「情緒裹挾」,到底活得有多爽

廣告
廣告

在新的一期《浪姐》中,張柏芝被楊丞琳「嫌棄」了。

起因是距公演不久的小考中,張柏芝緊張忘詞,導致她們組的成績墊底。張柏芝哭著說,她覺得自己拖後腿了。

其他姐姐看到她哭,立馬圍上來安慰她說「沒有,沒有。」

當大家都在「捧殺式」安慰時,只有隊長楊丞琳站出來說,確實是拖後腿了。

廣告
廣告

緊接著她又說,但是這個拖後腿不是責怪,而是我們看見問題,然後去調整問題。

楊丞琳直言張柏芝拖後腿:不被他人「情緒裹挾」,到底活得有多爽

這一幕瞬間將楊丞琳推上熱搜,很多網友誇讚她情商高、領導力強,能夠客觀地指出問題、解決問題。

但我卻覺得,楊丞琳此舉更難得的一點在於她的內在定力

她沒有像其他姐姐一樣,在張柏芝情緒失控后,被淚水和情緒帶著走;而是第一時間跳脫出這種「情緒裹挾」,站在一個更客觀、中正的角度去看待問題。

而更多的人,如你我一般的大多數,在生活中卻很容易被別人的情緒牽著走。

廣告
廣告

像另一組的容祖兒,就遭遇了這種情形。

當時她們組抽到一首比較難的歌,組員陳小紜覺得自己功底差,希望可以唱開頭的低音。容祖兒從專業歌手給出的建議是,開頭的低音更需要技巧,更難唱。

陳小紜覺得壓力太大了,委屈地哭了起來。

楊丞琳直言張柏芝拖後腿:不被他人「情緒裹挾」,到底活得有多爽

看到陳小紜哭,所有姐姐都湧上去安慰她,容祖兒也跟著落下淚來,一邊解釋,一邊道歉,更把錯誤攬到自己頭上。

但其實這種分part的環節,本就是有商有量、互相討論的,哪裡存在對錯一說呢。

只是容祖兒在看到陳小紜哭的瞬間,不由自主地就被對方的情緒帶跑了,扛下本不屬於自己的情緒壓力。

廣告
廣告

楊丞琳直言張柏芝拖後腿:不被他人「情緒裹挾」,到底活得有多爽

這樣的容祖兒,像極了生活中的我們。

很多時候,我們總會不受控制地跟著別人的情緒走,並且認為這是一種非常珍貴的共情品質,或者是出於對對方的愛護。

但是實際上,我們這樣不過是被別人情緒裹挾的一種表現。這種狀態下的我們,常常會因此忽略自己的真實想法,也模糊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真正難得的品質,不是一味地附和與安慰,而是能夠跳出他人的情緒,理智地看待問題。

楊丞琳直言張柏芝拖後腿:不被他人「情緒裹挾」,到底活得有多爽

別人的情緒,是怎麼牽絆我們的?

生活中有很多時刻,當我們覺得有一些不舒適,可又被牢牢「綁住」不知所措的時刻,很有可能就是被別人的情緒裹挾了。

廣告
廣告

在那種被裹挾的情境下,我們明明沒有做錯什麼,明明有自己的需求和底線,卻不知道在哪一刻,就忘記了自己,忘記了事實,只希望用盡一切努力安撫好對方的情緒。

比如當男人遇上女人的哭。

許多男人最招架不住的,就是女人的哭。任何時候只要女人一哭,她就什麼都是對的,什麼要求都是合理的。

楊丞琳直言張柏芝拖後腿:不被他人「情緒裹挾」,到底活得有多爽

比如當我們和父母相處的時候。

當我們自己的想法,與父母的期待相背離。父母總會搬出一堆借口來說服我們:你知道我把你帶大多不容易嗎?為了你我犧牲了這麼多,你怎麼這麼不懂事!

廣告
廣告

於是,我們無條件屈服,還憎恨自己的「不孝」。

比如在親密關係中,遇到不安的伴侶。

有人會遇到很沒有安全感的伴侶,時刻被對方掌握行蹤,一天接到無數個來電。

在這樣的催促與詢問中,我們總會下意識覺得自己「心虛」,似乎自己真的是那樣不可靠的人。

但其實,以上種種,讓我們無條件屈服、懷疑自身品格的,都不是真實的我們。

那只是代表著,我們很容易被他人的情緒所牽制,允許對方把情緒投射給我們。

因為情緒是會傳染的,往往在關係中,當我們習慣把別人的需求放在首位,就等於接受了對方的投射,認可了他們的不安。

更會下意識覺得,我應該對別人的情緒負責,有義務安撫好對方的情緒。

卻不曾看到問題的真相——那些他人投射過來的不安,來自於他們過去的經驗與體會,而不是我們的責任。

如果意識不到這一點,我們就會反反覆復被他人的情緒裹挾,失去捍衛自身需求的權利,以及客觀處理問題的能力。

楊丞琳直言張柏芝拖後腿:不被他人「情緒裹挾」,到底活得有多爽

你不是共情力強,而是被別人鎖住了

上學的時候,我們宿舍有一個「知心大姐」,大家都喜歡向她傾訴。

她真的是一個很好的「情感處理站」,不管你傷心了還是難過了,她都能跟你一起哭,還會輕拍著你的後背,跟你一起罵欺負你的人。

宿舍有一個女孩失戀了,前男友是我們班的一個男生。「知心大姐」每次見到那個男生,都不會有好臉色,還會平白無故白人家一眼。

看上去,她真的是一個「好人」,或者說是一個「老好人」。

但是如果你問她,做這些事你內心的真實想法是什麼?你真的了解過那個男孩是什麼人嗎?

她好像並不十分清楚。

她只是非常容易被別人的情緒牽著走,也非常享受做一個「老好人」。

而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是這樣的人,或者有時會渴望成為這樣的人。

在這些時刻,我們的關注點不在自己身上,我們思考的不是「我有什麼感受,我想要什麼」,而是「對方想要什麼,我做什麼才能讓他滿意」。

每個人的情緒,都有著明確的指向性。

楊丞琳直言張柏芝拖後腿:不被他人「情緒裹挾」,到底活得有多爽

當我們無力招架他人的情緒,不可抵擋地陷進去時,我們就會習慣自我懷疑,習慣把別人的情緒與需求,轉化為自身的罪惡感。

我們會下意識安慰他們、屈從於他們,如果意見相左,我們則會在腦海中勒令自己反思。

好像我們拒絕共情他人的情緒,就是沒有感情、不負責任的表現。

而在安撫別人之後,我們就能安慰自己「看,我共情能力很強,我能幫助到別人」。

可這實際是一種自我欺騙。

這種漠視自我需求、對自己真實想法緘默的共情,不是真的共情,只是一種徹徹底底的情緒裹挾、自我封鎖。

楊丞琳直言張柏芝拖後腿:不被他人「情緒裹挾」,到底活得有多爽

被裹挾的情緒,來自於哪裡?

我們之所以容易被別人的情緒裹挾,其實本質上也是因為,那樣可以給我們帶來一些虛假的滿足。

同時,也讓我們避免失去一些重要的東西,比如親密的關係,他人的認可與愛。

而這種害怕失去「重要東西」的感覺,往往來源於自我價值感過低。

我們默許別人控制我們,一方面是因為愧疚感,想要減輕別人的痛苦,把別人的愧疚與自己建立聯繫。

另一方面是害怕被拒絕或者拋棄,所以寧願犧牲自己也要成全別人。

楊丞琳直言張柏芝拖後腿:不被他人「情緒裹挾」,到底活得有多爽

這些感受,通常則來自童年時期,父母對我們「懂事」的要求,或者是長期情感漠視的環境。

就像《情緒勒索》中說的:

「你總是得先處理,應付別人的需求,以至於必須忽略自己的需求與感受。如果你不這麼做,對方就會用一些話和一些方式責怪你,讓你感覺到挫敗或罪惡,甚至覺得自己很糟糕,然後你將深陷在這些情緒中動彈不得,像是被黏在蜘蛛網上的昆蟲一樣。」

來訪者小莉,就是一個容易被別人情緒帶走的人。

別人憤怒了,她就會害怕,趕緊服從;別人開心了,她放鬆下來,讓別人更開心;別人傷心了,她不知所措,只能跟著一起傷心。

而造成她這種反應模式的根源,就是因為她父母的情緒極度不穩,而且對她非常嚴厲。

在這種環境下,她的察言觀色和「共情」,不過是一種自我保護,生怕自己哪裡做的不好,就被嫌棄或者被厭惡。

生活中的我們也是如此,往往太害怕別人覺得自己沒有眼力,太害怕被別人責備,太害怕被別人說「你這個人不懂事」,就心甘情願跟著別人的情緒走。

卻很難告訴自己,別人的情緒與我無關。

楊丞琳直言張柏芝拖後腿:不被他人「情緒裹挾」,到底活得有多爽

跳出情緒,回歸自我中心

固然,能夠安慰到別人,與別人共情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但是這件事情的前提一定是,我們沒有忘記事情本身,沒有忘記自己的需求。

清醒而真實的安慰,應該是溫和而有力量的,而不僅僅是無原則的溫和。

就像楊丞琳「責備」完張柏芝之後,她會說,你的努力,我們看得一清二楚。所以我們要做的是,不要白費的努力。

楊丞琳直言張柏芝拖後腿:不被他人「情緒裹挾」,到底活得有多爽

這句話不僅是一種安慰,還是一種力量。

情緒方面的問題,從來都不是只有裹挾和對抗兩種方式。

我們完全可以在跳脫情緒裹挾的同時,肯定他人的情緒,也照顧好自己的情緒。關鍵只在於,我們能否站在一個中正的角度,以柔和的能量,給予他人力量,客觀解決問題。

它需要我們做到兩點:

第一,練習重視自己的感受,提升自我價值感。

試著照顧自己,懂得表達自己的感受,為自己的權益發聲。

不用擔心「我表達自己的感受,別人會討厭我」,這不僅表現了我們自我價值感低,也體現了對他人的不信任。

練習重視自己的感受,就是要建立對他人的信任感:我相信你足夠重視這段關係,足夠重視我這個人。即使對方不願意接受,那也不是我的錯。

第二,尊重別人的感受,卻不為別人的情緒負責。

別人的感受當然也很重要,畢竟我們在關係中,要共享一些情緒,共同分擔一些喜怒哀樂。

只不過,接納別人的情緒不代表承擔,我們可以給別人力量,卻不能以拯救別人為己任。

從小父母就告訴我們,要關愛他人,體貼他人,照顧他人的情緒。

那麼現在,我們應該用力地告訴自己:我的人生,不需要為他人的情緒負責。我可以尊重別人,但是不能承擔起別人的一切期待。

參考文獻:

《情緒急救》蓋伊·溫奇博士

《情緒勒索》周慕姿

為什麼我對別人的情緒格外敏感?

楊丞琳直言張柏芝拖後腿:不被他人「情緒裹挾」,到底活得有多爽楊丞琳直言張柏芝拖後腿:不被他人「情緒裹挾」,到底活得有多爽

策劃 | 胡咧咧

編輯 | 生如風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