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軍新舉措:以自殘的終極方式「嚇阻」解放軍攻台

廣告
廣告

台軍新舉措:以自殘的終極方式「嚇阻」解放軍攻台

​​作者 譚傳毅 特約軍事評論人

  

前言

  

廣告
廣告

台防務部門將新設「防衛後備動員署」,原「後備指揮部」直接隸屬新設立的防衛後備動員署,和「海巡署」一樣,「署長」為中將。同時,「全民防衛動員室「改隸動員署,形成行政及軍事動員一條鞭的「全民防衛動員準備體系」。

  

平戰結合:建立「第二陸軍」

  

作為第二海軍的「海巡署」應該納入正規海軍的作戰體系之內,儘管台海軍的作戰體系還很粗糙原始,但是兩者協同操作漸漸成形。同理,後備動員力量也必須納入陸軍作戰體系之內協同作戰,變成「第二陸軍」,否則還真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廣告
廣告

  

本來協同作戰是天經地義,但是在台灣就不是如此。長久以來,台當局部門本位主義嚴重,行政(包括軍事)部門鮮少協同作業,例如「鐵路局」與「鐵道局」是兩回事,6軍團和8軍團要是沒有旅對抗,也是兩回事,小號與小調不同步是常態。

  

這次增設了「第二陸軍」,終於能夠和正規陸軍並肩作戰,是自廢止「總動員法」以及實施徵募并行制之後,再度開展「全民皆兵」的時代。

  

成立防衛後備動員署的目的在於整合併協助各部會動員民間設置的特種防護團、和後備軍人組織等,包含宮廟義勇、教會、個人、NGO都可納入編組。未來將執行軍事動員與後備部隊整備任務,以因應平時(包括救災)與戰時需求,而且都在防務部門的大屋頂之下進行。

廣告
廣告

  

雖然平戰結合的組織結構即將完成,大家最想知道的是平戰如何協作。這也是最困難的部份:如何把後備力量分別投入到戰場以及民間?

  

戰時投入

  

廣告
廣告

以退役時間為準,退役不滿8年的後備動員部隊投入戰場,超過8年的轉入城鎮,控制能源、交通、通信樞紐、金融、新聞、醫療、政府機構和居民密集點等要害,講白了就是巷戰部署。我們姑且把退役超過8年、且先期部署在民間的部隊稱之為「宮廟義勇部隊」。

  

幾年前曾有一個想定,就是讓用途不大的特戰部隊(空降兵)先期轉入城鎮,作為巷戰部署的基本結構,除了控制要害地點之外,還要設置火力點、站崗放哨、押送俘虜、後勤支援、輸送傷員等等,讓宮廟義勇部隊先行進駐。

  

動員退伍8年內的後備役兵員可達百萬人,但眼前的問題就是武器裝備不足,或只能配備二手武器裝備,戰力實在無法預期。但是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假設解放軍真的攻台,第一波主要的打擊對象,必然是可能妨礙後續兩棲登陸作戰的高價值目標,例如作戰指揮中心、雷達站、各類導彈陣地、軍艦與戰機、裝甲部隊等等,而可能不會浪費彈藥打擊這些幾乎手無寸鐵的後備兵,使得後備部隊得以在戰場與城鎮之間行動。

廣告
廣告

  

當解放軍開始第一波打擊之後,台軍將會有兩種選項:第一,正規部隊和後備動員部隊死守陣地,準備決戰。第二,後備部隊逐次、或全部轉入城鎮並進駐火力點準備巷戰。雖然解放軍火力佔優勢,但在複雜的城鎮環境之中,火力差但靈活性高的後備動員部隊反而佔有優勢,可能讓解放軍陷入長期的巷戰裡面。

  

巷戰與一般開闊戰場不同,城鎮內有著許多居民及各式各樣的建築物,解放軍往往難以辨認居民和戰鬥人員。雙方必然被分割為數個獨立作戰單元,且僅能以輕武器交戰,大大限制了解放軍的戰鬥力,而第二陸軍擁有較多的隱蔽空間,例如地下道、大樓地下室或捷運站等地下設施,靈活調度兵員形成局部優勢。

  

如果台軍「第一陸軍」在解放軍第一波打擊之下還可以存活,接下來回頭支援後備動員部隊的巷戰,打到最後一兵一卒。

  

從戰場到城鎮的互聯互通

  

從戰場到城鎮,無論是第一陸軍或第二陸軍之間的通信非常重要,有了兩軍之間的互聯互通,就能調動兵力應戰。

  

我們介紹美國於2020年12月軍售台軍的「野戰資訊通信系統」(Field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System,FICS),包括154個節點、24套中繼系統、8套網管系統,這是個軍民兩用的通信系統。更妙的是,通信車廂具備電磁防護能力,不但適合戰場、更適合城鎮巷戰。

  

FICS系統目的在提供作戰中心與野戰部隊間機動、保密的語音和數據通信,融合有線與無線傳輸、保密防護、數據網路等技術,達成數字化戰場神經網路。甚至個人移動(手機或平板)用戶可與另一移動用戶或網內任一用戶之間進行通信,而且可以透過衛星與移動通信和陸海空軍通信,也可接入地域通信網實現互聯互通。此外,這套系統可與台軍的「潛龍光纖」連結,把即時戰情提供給衡山指揮所。

  

在戰時,民間基礎設施很可能都已遭受破壞,無法依靠民間部通訊設施。此時,FICS能夠提供必要的互聯互通。我們舉個例子,此次軍購24個通信中繼系統就像中華電信,串聯全台154個通信節點,這些通信節點則類似各地的市內移動電信局,實現各個單位之間的互聯互通。無論是第一或第二陸軍、甚或宮廟義勇部隊,在巷戰期間都可利用FICS展開情報共享和指揮控制。

  

最後,軍購的8個網路管理系統具備衛星連結能力,戰時可鏈接加入所謂的「聯盟作戰體系」,至少可達到資訊即時共享的效果。即使台軍獨立作戰,也可透過FICS調動部隊往來於戰場與城鎮之間。

  

台軍的老大難

  

本位主義可說是台軍的老大難,職能單位眾多,但是各職能單位之間缺乏整合,各自行事。例如陸軍聯兵旅和聯兵營之間的關係,如果聯兵營能夠獨立作戰,3、4倍大聯兵旅的存在就大有疑問了。假設,某個戰役需要動用5個聯兵營,誰擔任指揮官?最後很可能由軍團直接指揮聯兵營;聯兵旅可能要虛級化了,最多就是扮演支援的角色。

  

第一陸軍與第二陸軍也有同樣的問題:誰下令後備動員部隊從戰場轉進到城鎮?是當地軍團司令部、還是更高的陸軍司令部、或是隸屬台防務部門的防衛後備動員署署長?中將署長指揮得了上將陸軍司令的部隊嗎?就算可以越級指揮,期間如果陸軍司令有不同看法與意見怎麼辦?最後很可能得由參謀總長下令才行。在各部隊之間以及各軍種之間,這個問題屢見不鮮。

  

要解決這個問題,設立一個「特遣部隊指揮部」就行了。就像航母編隊必然有一個編隊指揮官,無論所屬艦艇來自於哪個艦隊,必須接受編隊指揮官的節制。同理,為能遂行本島防衛作戰,也必須設立一個陸上防衛作戰指揮官,不管他是由陸軍司令部參謀長兼任、或由副司令兼任、或由陸軍司令兼任、或另外指派,無論是正規陸軍或後備動員部隊,都統一接受他的指揮。

  

即使台軍購買了先進的FICS,但指揮體系仍沿用舊制而不與時俱進,再先進的武器裝備效能恐怕也要被本位主義所抵消。

  

結論

  

組建後備動員部隊(含宮廟義勇部隊)的目的是把台灣人民綁在「台獨」戰車之上,強迫台灣人民為「台獨」犧牲奉獻,不管哪個政黨,就是以自殘的終極方式「嚇阻」解放軍攻台。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黃楊​​​​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