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偉文:美國主導的小圈子秩序不是全球秩序】

廣告
廣告

【何偉文:美國主導的小圈子秩序不是全球秩序】

​​香港亞洲時報網站近日的一篇署名文章指出,「美國指責中國不遵從所謂二戰後全球秩序,中國為什麼要遵從?」文章說對了一半,即中國為什麼要遵從?但另一半沒有講對。中國始終遵從並維護二戰後以聯合國為中心的全球秩序。美國指責中國不遵守的並不是全球秩序,而是美國及其盟友這些少數國家自己的秩序。

【何偉文:美國主導的小圈子秩序不是全球秩序】

無論是在阿拉斯加中美會晤中,還是在其他多種場合,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總是喋喋不休地指責中國威脅到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或「全球秩序」,並定位中國為「唯一有能力挑戰美國確立的價值觀、國際秩序的國家」。布林肯還聲稱,要聯合盟友,用「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約束中國。

布林肯鼓吹的美國確立的這個「國際秩序」或「全球秩序」,是二戰後的全球秩序嗎?當然不是。

二戰後確立的全球秩序或國際秩序,是以聯合國及其憲章為中心的多邊體制下的秩序。1945年,聯合國在舊金山成立時通過的聯合國憲章有四個宗旨。其中,第一是維護國際和平及安全,第二是發展國家間以尊重人民平等權利及自決原則為根據的友好關係,以增強普遍和平。

廣告
廣告

聯合國憲章有七項原則。第一項是「所有會員國主權平等」。第四項是「各成員國在國際關係上不得使用武力,或……侵害任何會員國或國家之領土完整或政治獨立。」第七項是「不得干涉在本質上屬於任何國家內管轄之事件」。聯合國維護和平的權威機構是安理會,安理會實行五大常任理事國一致原則。聯合國不是美國領導,也不由美國主導。

經濟上的國際組織有,世界銀行(發展援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穩定國際貨幣市場和收支)和關貿總協定(貿易規則,1995年世貿組織成立),它們也都不是美國的自留地。戰後初期,美國曾為這一全球秩序的確定起到很大作用。但華盛頓早已走到它的反面,成為全球秩序的最大破壞者。

長期以來,美國根本不承認聯合國憲章第一項、也就是最根本的各會員國主權平等原則,它無底線地干涉完全屬於中國領土、主權和內政的涉台、涉港、涉疆、涉藏事務。它在台海炫耀武力,在涉港、涉疆問題上大肆捏造事實。它完全無視聯合國憲章第四項原則,沒有經過安理會批准,悍然發動越南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科索沃戰爭和轟炸敘利亞。這些都是對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的踐踏和對抗。

國際貿易的全球秩序是由世貿組織規則體系構成和規範的,最高權力機構是部長會議,休會期間是總理事會,實行協商一致原則,也不由美國領導。多年來,美國早就把世貿規則丟到一邊。世貿組織成立26年來,受理成員間起訴違規案整整600起,其中美國當被告的有159起,佔比超過1/4。特朗普政府還直接否定世貿規則體系,稱其「是針對美國的」,並頻頻採取單邊行動,對抗世貿規則。其中最突出的是對中國3700億美元輸美產品實行單邊關稅。由於害怕世貿組織執法,美國直接迫使上訴機構停擺。這個踐踏基於規則的世界貿易全球秩序的世貿成員,竟聲稱這個秩序是它確立的,豈非天大笑話?

美國聲稱的它主導的「國際秩序」到底是什麼呢?首先是凌駕於各國主權之上,按照它的價值觀,以「顏色革命」或直接侵略改變與之不符的國家的政權;或插手別國內政,企圖遏制、削弱與之價值觀不同的國家。第二,糾集所謂盟友構築小團體,對中俄這樣它認為威脅到自己霸權的國家加以遏制和打壓。第三,科技和投資上,構築「民主國家」供應鏈,與中國「脫鉤」。第四,貿易上,以自己的規則取代多邊規則,肆意對他國施加關稅或實施制裁。所有這些,都與聯合國憲章和世貿規則體系直接對抗。

廣告
廣告

而美國聲稱代表的,「五眼聯盟」加歐盟27國,再加日本,一共33個國家,只有聯合國193個會員國總數的1/6,只有世界國家和地區總數的1/7,只是一個很小的圈子。何況並非所有這些國家都願意站隊美國。在此基礎上搭建的「秩序」,怎麼可能成為全球秩序或國際秩序呢?印太聯盟就更小了,只有4個國家,目的竟是「為了保障海上航行自由」。南海並不存在航行不自由,美國至今也沒有批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因此,美國所稱根本不是什麼「國際秩序」,而是它拉了3個國家施壓中國。

美國主導的所謂秩序有兩個特徵。第一,總是拉一幫國家,打另一些國家,而不是全球和平與合作;第二,總是為了保住美國自己的霸主地位,不許其他大國哪怕是實力接近它,而不是為了各國的共同發展。它自稱的「全球秩序」只是個小圈子,是對抗全球秩序的一股逆流。

曾經有一種說法,中國不挑戰美國主導的全球秩序。筆者認為,這個說法應當改了。應該是,中國一向遵守以聯合國為中心,聯合國憲章為基礎的多邊主義全球秩序,並將與世界絕大多數國家一起堅定捍衛它。而美國只主導一個單邊主義、霸權主義和小圈子主義的「國際秩序」。華盛頓不僅不是全球秩序的主導者,相反是它的最大破壞者。(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