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樓、自殺、逼死孩子的是父母的教養方式

廣告
廣告

又一個女孩跳樓自殺了。

跳樓、自殺、逼死孩子的是父母的教養方式

才12歲的她,還沒來得及看看這美麗的世界,就從高高的20樓縱身一躍,結束自己的一生。

整件事情,跟1200元有關。

事發當天,學校老師找她談話,說辦公室丟了錢,看監控發現她曾出入過辦公室,走出時右手從兜里掏出類似錢的物品。

廣告
廣告

在一番對質下,她承認自己偷錢。同時還希望老師不要告訴家長。

然而茲事體大,學校還是決定告知其家長。

沒想到,人沒見著,就聽到跳樓的噩耗。

女孩跳樓的事發現場,有人發現牆上寫了「再見了」三個字,還有小本子上一段疑似遺書的內容:

「家不是依靠,而是用假笑應對的場合,國際公寓 20 樓,我知道我只會逃避,謝謝你們,路髒了,抱歉。」

廣告
廣告

跳樓、自殺、逼死孩子的是父母的教養方式

悲劇已然發生,女孩輕生的真正動機亦無從考證。

據媽媽描述,女孩品學兼優,還是班幹部,沒有理由會為了「錢」行差踏錯,更不可能輕易尋死。

但不管真相是什麼,單憑女孩的反應和留下的訊息足以看出:

那一刻,比起為自己辯解,她更願意死!

跳樓、自殺、逼死孩子的是父母的教養方式

TA不是不戀生而是受控於「死亡本能」

前不久,江西一位11歲男孩,因寒假作業沒做完,選擇在開學當天跳樓,9天後不治身亡。

廣告
廣告

也許有人會埋汰他,「不過是沒寫作業而已,沒必要用死來逃避」。

但是認真看他寫的遺書和自稱「無藥可救的孩子」的落款,就能感受到他那種極其強烈的矛盾心理,尤其最後一句:

「對了還有,如果我真的直接死的話,我希望有人可以一直玩我的遊戲,手機里的。」

跳樓、自殺、逼死孩子的是父母的教養方式

已經抱著尋死的念頭,卻還放不下自己喜歡的遊戲。

可見,他在「生」或者「死」的抉擇面前,有多兩難!

廣告
廣告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面對生活中很難跨過的坎,腦海里總會不由自主萌生出放棄的念頭,甚至在極其絕望的處境中,會閃過一些很消極的念頭?

大多數人,都不會輕易說死。

但在痛苦難耐的時候,難免心裡會產生自暴自棄的念頭,這就是精神分析大師弗洛伊德所說的「死亡本能」。

在他看來,每個認知主體都同時背負著生存意願和與之相反的「死亡本能」。

廣告
廣告

當認知主體的慾望無法滿足時,就會感到焦慮和壓抑,出於逃避和放棄心理,他們會渴望通過毀滅或侵略來消除焦慮、緊張和掙扎。

只要死亡本能較生存意願更為強烈,選擇死的可能性會更高。

這讓我想起之前接待了一位有自殺經歷的來訪者的自訴。

他坦言,即便在平日里他很貪生怕死,可在情緒陷入谷底時,總會產生出「一死了之」的念頭。

這些孩子,並非覺得人間不值得自己留戀下去,而是在生死抉擇關卡時,選擇「死」的念頭更強烈一些。

結果沒來得及好好思考,尋找更多人的幫助,一個衝動之下,就做出再也無法挽回的舉動出來。

跳樓、自殺、逼死孩子的是父母的教養方式

逼死TA的,不是別人,而是這三種認知

每每看到孩子自殺的慘劇時,大家都習慣把責任推卸在孩子的教育者身上。

認為一切皆因他們教育上的失敗,才導致花樣年華的孩子自尋短見。

其實,這種「一刀切」的指控未必能解決得了問題,還有可能讓更多的孩子重蹈覆轍。

德國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說過:「人是自我編織的意義之網的動物。」

當一個人在面對困境時,真正逼死自己的,是他這三種錯誤的自我認知:

第一,絕對化思維。

大連理工大學一位研究生,寫下一篇長達1800多字的遺書後在實驗室自縊。

跳樓、自殺、逼死孩子的是父母的教養方式

能夠在985院校本碩連讀,他的優秀可想而知。

但他卻沒有一丁的自我肯定,通篇遺書講的全是對自己的不滿和否定:

「肯定是我自己的問題!」「這二十幾年家裡給了自己那麼多關懷,結果養了一個廢物出來。」「這樣下去肯定延畢,真丟人,幾百萬研究生,不缺這麼一個廢物,去死吧。」

看不到自己任何好的地方,腦海子滿是「我不好」、「我不配」、「我不行」的絕對化思維。

最終,把他逼上了自毀的道路。

擁有非理性的絕對化思維模式的人,他的世界非黑即白,心裡想的都是「應該」、「必須」、「絕不」的極端化詞語。

當遇到的問題和絕對化思維相悖時,他就感到難以接受和適應,從而自我否定和懷疑,甚至自暴自棄全盤放棄。

第二,過分概括化。

澳大利亞14歲童星Dolly,曾在8歲時受邀拍知名品牌廣告,被廣大網友所熟知。

跳樓、自殺、逼死孩子的是父母的教養方式

隨著她的名氣越來越大,有些居心不良的網路噴子利用網路對她惡意攻擊:嫌她丑,嫌她胖。狠毒的話語如影隨影。

深受網暴困擾的Dolly,偏激地認定全世界都討厭自己,便選擇自殺來逃避現實。

在Dolly的身上,可以看到許多深陷「過分概括化」思維困局的孩子的處境。

令他們難受的,往往只是一件事情而已,可他們會聯想到其他事情,以偏概全、以一概十地認定自己「一無是處」、「一文不值」。

這種不合理的負面評價,很容易壓垮一個孩子脆弱的內心。

第三,糟糕至極。

南京一位9歲的小學生,因不小心撞碎了學校的玻璃,竟因為害怕受懲罰而「以死謝罪」。

跳樓、自殺、逼死孩子的是父母的教養方式

在他看來,破壞公物=接受懲=罰壞孩子=人生完蛋。

為此,他寧願用死來解決問題。

「糟糕至極」的錯誤認識,會讓一個人在犯錯或遭遇不好經歷時,將其認定為是非常可怕、非常糟糕甚至是災難。

結果,他就陷入在極端負面的情緒體驗中,難以自拔。

跳樓、自殺、逼死孩子的是父母的教養方式

讓孩子「生如夏花」,是父母最大的責任

心理學家衛·凱爾凱特說過:「無論一個人的生活環境如何,做父母的需要給孩子根和翅膀。」

為人父母,不單單為孩子提供優渥的物質條件,更重要是給予孩子獨自行走人生的底氣和勇氣。

強化孩子的生存意願,才能保護他,好讓他不怕挫折和困難,反倒越活越強韌。

有遠見的父母,要懂得扮演好這三個角色:

第一,孩子的洞察者。

關注孩子的內心需求,支持他擁有自己感興趣並願意為之付出時間精力的愛好。

特別欣賞《小小少年》中,殷然的媽媽。

她發現兒子特別喜歡觀察蟲,雖然這看上去很「不務正業」,但在關注過程中,她發現兒子能從中收穫很大的樂趣。

以至於在學校被別人歧視,兒子也不會感到過分糾結和痛苦。

跳樓、自殺、逼死孩子的是父母的教養方式

關注孩子,是為了知道他喜歡什麼。

只要孩子心中有所愛,有所求,就能憑藉對生活的熱情,去抵擋生活中遭遇的惡意。

第二,孩子的鼓勵者。

日劇《墊底辣妹》中,沙耶加的媽媽雖然是一名普通的全職太太,卻特別信任孩子。

即便沙耶加對學習、生活毫無興趣和動力,可媽媽一次又一次鼓勵她、肯定她,甚至還為了她和校長頂嘴,特地空出時間帶沙耶加去參觀大學的氛圍,以激發她內心對學習的渴望。

跳樓、自殺、逼死孩子的是父母的教養方式

就這樣,原本學渣的沙耶加,在媽媽的鼓勵下不斷進步,終究克服種種障礙,成為大學生。

童話大師鄭淵潔說過:「人性的本質是渴望欣賞,孩子尤其渴望欣賞,欣賞能讓孩子長成參天大樹,貶低能讓孩子枯萎畸形。」

對孩子的肯定和鼓勵,說再多都不為過。

尤其是他遇到問題,父母的鼓勵就像是加油站,不停給他驅動力。

第三,孩子的愛使。

看過一個比喻。

父母每向孩子傳遞一次愛的訊息,就是在孩子的情感賬戶上存一筆款。

傳遞越多,存款越多。

當孩子需要向外界支出時,他有富餘,不至於只出不進,最後出現赤字。

想要讓孩子擁有足夠多的情感存款,去應對世界時常面臨的挑戰,父母愛的傳遞和守護,必不可少。

如今的孩子,成長本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在他身邊,充斥著各種負面、消極、可怕的事情。

我們沒辦法讓孩子的人生一直都過得很順利,但總要在孩子遇到人生難關前,給他足夠的勇氣去面對一切。

只有他生的意志強大無比,不怕困難,不怕挫折,才有機會成為生活的強者。

願每個父母,都能呵護孩子長成參天大樹;

也願每個孩子,懂得愛自己,在未來的人生路上,活出更堅強、自信的自己。

聲明:本站內容與配圖轉載於網路,我們不做任何商業用途,由於部分內容無法與權利人取得聯繫,稿費領取與侵權刪除請聯繫我們,聯繫方式請點擊【侵權與稿費】。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