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人的辛酸為何都深藏心底?

廣告
廣告

前幾天看到一則新聞。

一列高鐵正在快速往前行駛,靠窗坐著一個穿白襯衣灰色西褲的中年男人。

突然之間,他不由自主地大哭起來。

中年人的辛酸為何都深藏心底?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廣告
廣告

九尺男兒,何以在大庭廣眾之下突然就失制了呢?想必一定是壓抑了很久了吧?在坐滿了人的車廂里,想放聲大哭的肯定不止他一個。假如有人發起一個「哭出來吧」的活動,長長的車廂很可能會被淚水浸透。

中年人的辛酸為何都深藏心底?

只是,哭過了之後,生活依然要繼續,一如列車,不分晝夜,沿著軌道奔跑。

中年人的辛酸為何都深藏心底?

中年人的情緒地圖

無人知道他的故事,可是我們又都感同身受,畢竟誰不是此中人呢?

身邊的朋友,這些年大都過得越來越焦慮。

廣告
廣告

年輕的時候,還可以自我安慰「反正還年輕,就當是歷練了」,到了中年卻再沒有借口了,眼看著90后、00后的後起之秀紛紛湧入職場,一不小心就要被擠掉,只能拚命地往前走。

可工作那麼久,差不多都到了瓶頸期或倦怠期,要麼選擇繼續日復一日地做著重複的工作,要麼謀求轉型或更具挑戰性的職位。

無論哪一條路,都不會很好走,然而又勢在必行,算算此時再不奮力搏一把,可能一輩子就這樣了。

中年人的辛酸為何都深藏心底?

在這種觀念的驅使下,很多人都開啟了中年自主創業模式。創業聽起來很高大上,可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做起來可太難了。幾乎每一個人都是拚盡了全力在工作,忙得連好好吃一頓飯、自自在在睡一覺的時間都沒有。

雪上加霜的是,做了爹媽的中年人,雞娃的日常並不比職場考驗小。

孩子若乖巧,只要花些時間陪陪,可讓人頭疼不已的是,娃娃們一個比一個熊。在家,日常鬥智斗勇堪比諜戰片。在外,還得承受著來自學校、培訓班的輪番壓力,讓你不得不重修「教育學」「親子關係學」,以免在這場拉鋸戰中敗下場來。

廣告
廣告

好不容易手忙腳亂將工作和孩子都安排妥當了,一回頭卻發現婚姻快失守了。

為生計而奔波的忙碌幾乎將人掏空,留給伴侶的只有無盡的疲憊,可是人終究是情感動物,欲求不滿的時候,就容易心生怨懟。

見過好些各自忙於工作,十天半個月都說不上幾句話的夫妻,連上下鋪的兄弟都做不了。

很多人說:「結了婚,比沒結婚的時候更孤獨了,但是婚姻帶來的壓力和責任卻又實實在在壓在肩上。」

中年人的辛酸為何都深藏心底?

個中心酸和無奈,又能與誰說呢?

廣告
廣告

而最讓人感覺無力的是,人到中年,身體各個部位也依次亮起了紅燈。

免疫力、記憶力、體力都蹭蹭往下滑,讓人不由得說一句「上年紀了,該養生了。」

越來越多人被診斷出尿酸高、脂肪肝、胃潰瘍、高血壓、內分泌失調等等慢性疾病。被透支的身體毫無意外地先於年齡老去。

作為一個中年人,說起這些難來,真的是一把辛酸一把淚,每一個毛孔都在喊累。

工作、育兒、婚姻、身體、還有養老壓力就像五指山一樣壓在每一個中年人的身上,任是孫猴子一樣的人物,也要被折磨得掉幾層皮。

廣告
廣告

若要用一個詞來形容中年人的情緒狀態,它的底色一定是焦慮。

老實說,怎能不焦慮呢?焦慮背後是對人生失去控制的恐懼和無力。當人生走到半程,就像進入了一個從上面和下面雙向擠壓的空間。

可能性、容錯率、精力變得越來越少,責任、壓力、顧慮越來越多,無論是被動還是主動,都走上了一條不得不時刻繃緊著神經趕路的鐵索橋,進退兩難,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

中年人的辛酸為何都深藏心底?

中年人的辛酸為何都深藏心底?

中年人為什麼那麼難呢?

可是,除了整日「匆匆忙忙、慌慌張張」,真的就別無選擇了嗎?

Susie跟我講了菲律賓人的生活,讓我陷入了沉思。

她說,菲律賓人的心態都特別積極,每天都開開心心的,從來不會為了工作而放棄享受生活。

他們擁有得不多,但是內心非常富足。

中年人的辛酸為何都深藏心底?

前不久,一個從深圳回去長沙的朋友給我發了一條微信:「回到長沙后,我才感覺到自己真正地活著。以前不敢想的事,現在都一步步實現了。」

他說的是買房子,周末有時間和家人一起出去走走看看。

這麼看來,我們其實總是有選擇的,只是大多數人選擇了忙碌且焦慮的生活,放棄了悠閑而自在的狀態。

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劇場效應。

所謂劇場效應,是指在現實生活中,人們習慣通過一個畫面去觀賞別人的喜怒哀樂(比如通過朋友圈所展示出來的樣子去揣測別人的生活),生活被戲劇化,人本身成了一座大劇場,既觀戲,又被動演戲,在不知不覺中被徹底異化,丟掉了自我,生活在別處。

簡單來說,人生原本有千百種狀態,而我們卻不約而同地被某一種不知從何而來的魔音操縱著往前走,逐漸迷失了自我,異化成了同一種以焦慮為食的「社畜」。

對我們影響至深的社會觀念有很多,比如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掙錢多少是衡量一個人是否成功的唯一標準;只有擁有了……,才會幸福快樂;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一個人,只有拚盡了全力活著,才配談人生;自己選擇的路,跪著也要走完;要麼瘋狂,要麼死;北上廣不相信眼淚;……

這些聲音都有一個共性「人被極度物化,情緒被極度壓抑」。漸漸地,我們內化了這些標準,無法心安理得地活在自己的節奏里,被社會的洪流推搡著往前走。

就好像一大群人排著長隊去網紅店打卡,可真的值得嗎?都來不及思考。說到底,我們掉入了各種被人為激發出來的慾望編織出的網裡,雖然已經感覺到很不自在,卻以為是自己擁有得還不夠多。

這種現象,叫做「習得性焦慮」。

意思是,當我們在一個焦慮的環境中待得久了,就會不自覺地以為焦慮是人生常態,不焦慮反而心中不安,漸漸地就變得越來越焦慮,因為只有這樣才會覺得自己是活著的。

中年人的辛酸為何都深藏心底?

有個朋友,她原本生活得很愜意,偶然認識了一群「忙忙叨叨」的人,很嚮往那種「充實」的生活。可是,很快就發現自己越來越不開心了。

有人將這種忙碌稱為成功的錯覺,本質是一種思維陷阱。

遺憾的是,在這樣一個全民焦慮的年代,太多人被困在這個思維陷阱中了。

中年人的辛酸為何都深藏心底?

如何活得更自在?

在《過好一個你說了不算的人生》一書中,作者張沛超從無數諮詢實踐出發,分享了他生而為中年人的感受。

他說:「我是一個積極的悲觀主義者,相信儘管我們在世間有如此多的說了不算,如此多的不自在,這個人生依然值得一過,也仍然能夠過得好。」

他所謂的好,是一種大自在狀態。

如何在「兵荒馬亂」的生活中活得更自在一些呢?

1、不與問題對抗

生活實苦,而我們對待苦楚的態度可分為四重境界,從低到高依次是離苦得樂、苦中作樂、以苦為樂、不苦不樂。

不苦不樂的境界是指無論生活是怎樣的,不要有太強烈的分別心,去接納生活原本的樣子,不強求也不自暴自棄。

以工作遇到瓶頸為例,有困難、很迷茫是肯定的,但是怎麼看待卻是可以選擇的。

若總是想著怎麼辦呀,好難呀,趕快結束這一切吧,就會很焦慮。但是若能夠放下內心的對抗情緒,接納它們的存在,就好像去接納天會颳風下雨一樣,內心馬上就會平和很多。

同樣的,孩子不聽話、夫妻關係不那麼好的時候,接納它們的存在,像欣賞天邊的一朵雲那樣去看待自己的生活。

這麼想,能夠將我們從問題情境中解離出來,獲得更冷靜、客觀的視角。

所謂問題,只有當我們覺得它是問題的時候,才真正成為問題,若是不覺得是問題,那不過是某件需要花些時間去處理的生活小考驗罷了。

中年人的辛酸為何都深藏心底?

2、與問題對話

問題總是攜帶著重要信息而來,越是讓我們難受的問題越是如此。

它是在以一種很激烈的方式扣問:對你而言,它真的很重要嗎?為什麼這麼重要?如果放下,會怎樣呢?

每次焦慮的時候,都可以問一問自己這些問題。去發現負面情緒背後的欲求不滿,去辨別真偽,去試著放下。

中年人的辛酸為何都深藏心底?

比如,雞娃焦慮的時候,問一問自己孩子必須一定得每門功課都拿A嗎?分數真的那麼重要嗎?如果考得低一點,又會怎樣呢?

答案想來是否定的。

想明白了,就能放下了。

更為重要的是,需求一旦被看見,人就能夠掙脫情緒束縛,自然而然地,內心空間會變得更寬廣,而我們也更能夠心平氣和地與日常壓力保持良好對話。

唯有如此,生活才會從「越焦慮越崩潰」的惡性循環中走出來,進入越鬆弛越高效的正向循環。

聲明:本站內容與配圖轉載於網路,我們不做任何商業用途,由於部分內容無法與權利人取得聯繫,稿費領取與侵權刪除請聯繫我們,聯繫方式請點擊【侵權與稿費】。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