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心理疆界,是家庭關係的致命傷

廣告
廣告

華人家庭里有非常多愛,但也有太多的懼怕,有太多的焦慮

這些年來,我在很多華人的社區里接觸到非常多的家庭,我所看到的一個現象:我們華人家庭有非常多的愛,但是令我痛心的是,在這個愛中好像有太多的懼怕,有太多的焦慮。我們一面愛,一面卻很痛。

我舉個例子來講,家明明是一個很安全、充滿了愛的地方,但是為什麼我們的青少年不願意跟自己的父母親傾心吐意,反而只能夠跟他周圍同樣年紀的朋友,把自己的心聲都可以講出來?為什麼一個結婚年齡的男孩,他跟他女朋友發生問題的時候心中好痛,但是他就沒有辦法跟媽媽講?原來媽媽很討厭那個女孩子,所以這實在是現代人的一個悲哀,家應該是一個大家最親近的地方。

缺乏心理疆界,是華人家庭的致命傷

廣告
廣告

所以我就一直在思考,到底我們怎樣在愛的家人之間能夠有一個安全感,而不需要說你必須要跑到酒吧去,喝了酒之後才跟酒保把心中的話全部講出來,覺得比較安全,我們怎麼樣子能夠在家裡面,在愛人跟親人中間增加一些安全感?這是我現在覺得最重要的一個問題。

這些年從我個案身上、從這些家庭裡頭所學來的,跟從心理學的這些理論所教導幫助我看見的,我覺得最重要的第一步,可能就是先從自己觀念上有一個覺醒、一個改變。我覺得在華人家庭中間有一個觀念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但是被我們華人家庭所忽略,這個觀念我把它稱為心理疆界。我覺得缺乏心理疆界是東方家庭的一個致命傷。

心理疆界不清楚的親密關係,是癌,不是愛

很多時候在學心理學時,我喜歡從其它的學術學科的角度幫助我了解心理上的一些觀念,所以在研究心理疆界這個觀念的時候,我發現生理學非常有幫助,特別是細胞的觀念。

你看人與人的細胞,每一個細胞之間是劃分得清清楚楚的,因為細胞跟細胞中間每一個細胞都有它的細胞膜,細胞膜把這個細胞定義得清清楚楚,它們彼此中間有疆界。

廣告
廣告

我們學過生理學的都知道,人的細胞是一種所謂有半透性的細胞。半透性的意思就是說當養料來的時候,細胞膜裡面的小孔會打開,讓養料可以進來。等到毒素來的時候,細胞膜旁邊的小孔就關起來,讓這些毒素進不來。所以一個細胞跟另一個細胞中間可以有交流,但是它也可以關閉。細胞跟細胞中間是井井有條,就是因為這樣有疆界,井井有條,所以它能夠在這樣很整齊地排列之後形成一個更高功能的作用。

缺乏心理疆界,是家庭關係的致命傷

我發現人與人之間如果沒有心理疆界的時候,他們的和諧很多時候都是一個表面上的和諧,裡面彼此恨得一塌糊塗,但是表面上要裝作大家彼此是和和氣氣的,造成很多的心理問題。

因為在生理學上發現,當細胞與細胞中間的疆界慢慢消失的時候,就很危險了。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講,如果你去看皮膚科的醫生,皮膚科的醫生會經常叫你要很小心注意到你身上的痣。因為當你的痣周圍的界限開始慢慢變成模糊不清的時候,很可能就要變成癌細胞。同時很多醫生的癌症研究,你看癌症切片的結果會發現,那些癌細胞的初期至少還是有一點疆界,等到癌細胞之間的疆界越來越少,亂成一團的時候,癌細胞就開始蔓延了,有的時候甚至就造成致命的傷害。

我認為在家庭關係、在親密關係,包括夫妻之間關係跟父母、子女中間的關係,在這種最親密的關係裡頭,當我們的心理疆界不清楚的時候,它等於就變成了一個癌。

我們在家裡雖然可以住得這麼近,但是我們彼此中間怎麼有那麼多的焦慮,那麼多的痛苦,生怕我把我的心打開,告訴你我心中真正的心聲,你將來生我氣的時候,你就把我給你看的這些資料拿來當作攻擊我的利器。

一些相當主觀、缺乏心理疆界的人帶給他們家人的困擾和傷害……

廣告
廣告

基本上人就是有這兩個基本的心理需要:一方面,我們需要跟我們所愛的人有心連心的感覺,但同時我們實在需要有自己的心理空間。而華人父母很多時候不了解這一點。

缺乏心理疆界的人通常都相當地主觀,相當地自我中心。比如說我有一個個案,他非常優秀,已經念完博士,工作也做得非常好。他最大的困擾就是他在親密關係中間,心中還有很多懼怕,沒有辦法真正把自己的心打開。你知道當一個人沒有辦法把自己的心打開,他雖然可以保衛自己不受傷害,但是他也得不到愛,而他的愛人會非常難受,非常難過。他不願意傷害他的愛人,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沒有辦法把自己的心打開。

治療的結果發現,在他的人生中間一個很重要的轉捩點是他從小跟他父親中間的關係。他的父親也是一位非常優秀的人,但是就是這種典型的缺乏心理疆界的人。他記得他在5歲的時候跟爸爸說:「爸爸,我肚子餓。」你知道他爸爸怎麼跟他說?他爸爸說:「我才剛剛吃飽飯,我不餓,你怎麼可能餓?!」

爸爸帶他去逛街的時候,孩子看到一個他非常喜歡的小小的玩具車,他說:「爸爸,我好愛那個玩具車!」爸爸缺乏心理疆界,說:「你不可能會喜歡那個玩具車的!」其實是爸爸自己不喜歡。

在我最近處理過的一個個案里,先生跟太太兩個人關係有點緊張,因為先生缺乏心理疆界,他分不清楚,他太主觀了,太太頭痛得一塌糊塗,而先生說:「這怎麼可能?頭這麼硬,怎麼會痛?!」

廣告
廣告

我們很容易把自己的主觀的感受投射到別人身上去,甚至把別人當作自己所謂的延伸,你應該要喜歡我所喜歡的東西。我喜歡吃蛋,要吃中間硬硬的,你竟然不喜歡吃中間硬硬的,你腦筋有問題,你不知道這多好吃嗎?

聲明:本站內容與配圖轉載於網路,我們不做任何商業用途,由於部分內容無法與權利人取得聯繫,稿費領取與侵權刪除請聯繫我們,聯繫方式請點擊【侵權與稿費】。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