鐳女孩:為了製造夜光手錶,她們下頜骨被射線無情摧殘

廣告
廣告

鐳女孩:為了製造夜光手錶,她們下頜骨被射線無情摧殘

100多年前,大眾對夜光手錶愛不釋手。

這種塗有特殊夜光漆的錶盤,即使不在陽光照射下,到了夜晚,也照樣可以一直發著光。

這在當時,簡直不能再吸引人了,就如同魔幻一般。

為此,生產夜光手錶是一筆賺錢的買賣。

廣告
廣告

可是,那時的人們不知道,這種可以發光的油漆,其實具有致命的危害性。

因為它含有致命放射性元素——鐳!

1916年,在美國新澤西州開設的第一批生產這些手錶的工廠。

它僱用了約70名婦女,這是美國許多此類工廠僱用的數千名婦女中的第一批。

這是一份薪水高,魅力四射的工作​。

廣告
廣告

為了完成在小錶盤上塗抹油漆的細膩任務,婦女們時刻都在將自己的臉蛋朝著帶有放射性的刷子。

女人們幾乎無時不刻都在遭受放射線的摧殘!

後來,她們被稱為「 鐳女孩」。

奇迹療法

鐳是由諾貝爾獎獲得者瑪麗·居里(Marie
Curie)和她的丈夫皮埃爾(Pierre)於1898年發現的。

放射線可以殺死癌細胞,其實也包括正常的組織細胞。

廣告
廣告

只不過當時的片面認識,讓人們堅信它只會殺死癌細胞,而對正常細胞無害。

於是,鐳元素很快被用於癌症治療。

甚至,來自諾貝爾獎的權威加持,鐳元素被宣揚為「有益身體」健康。

從牙膏到化妝品,甚至是食品和飲料,鐳已成為許多日常產品的添加劑。

它被大膽地宣傳為「起死回生的療法」和「永恆的陽光」,並承諾將治療包括從關節炎到痛風的各種疾病。

鐳女孩:為了製造夜光手錶,她們下頜骨被射線無情摧殘

廣告
廣告

「人們知道放射性會釋放能量,他們不知道向身體中添加一些能量怎麼可能會有害。」

鐳產品被用於任何疾病,因為疾病本身被認為是缺乏能量所致。

於是,從緩解普通的疲勞到壯陽的保健品,鐳元素無所不在。

緩慢的殺手

鐳被身體攝入后特別危險!

廣告
廣告

因為在化學性質上,鐳元素與鈣元素非常相似。

在人體代謝時,人體會將原來用來製造骨骼的鈣元素摻入鐳元素。

因此,攝入鐳的最直接的損害,來源於輻射引起的骨壞死和骨癌。

一般這種風險的大小取決於其劑量,但是鐳女孩們將在短短几年內攝入巨量鐳元素。

發光塗料是當時最成功的鐳基產品之一,它通過將熒光化學物質將輻射射線轉換為光而起作用。

鐳女孩們在給錶盤進行精細塗抹時,為了便於操作,會將刷子含在嘴裡。

而這是特別危險的。

鐳女孩:為了製造夜光手錶,她們下頜骨被射線無情摧殘

並非所有的東西都閃閃發光

當夜光手錶在1920年代初期變得時尚時,科學界已經開始意識到放射線的風險了。

但是輻射中毒不是立即發生的,因此幾年過去了,沒有工人因此出現癥狀。

此外,鐳給人一種良好健康的幻想。

因為它會刺激機體紅細胞增多,使人臉頰看起來紅彤彤的,而這被認為是健康的表現。

只不過,它其實是在慢慢殺死受害者。

鐳女孩:為了製造夜光手錶,她們下頜骨被射線無情摧殘

被灌輸鐳有益健康的鐳女孩們,非但沒有覺得自己身處危險。

還相信通過使用「鐳」使她們變得更健康。

要知道,當時的鐳是世界上最昂貴的物質,相當於今天每克要價220萬美元。

由於一切都如此誘人,他們甚至鼓勵自己的姐妹和朋友加入她們的行列。

鐳顎

最終,紙包住火!

在1920年代初期,一些鐳女孩開始出現疲勞和牙痛等癥狀。

第一次死亡事件發生在1922年。

鐳女孩:為了製造夜光手錶,她們下頜骨被射線無情摧殘

一名叫做莫莉·馬吉亞的小姑娘,在遭受了一年的痛苦折磨后,最終去世!

她的面容,尤其是下頜骨,已被放射線摧殘得體無完膚,但是,當時的死亡證書上卻說她死於梅毒。

一切似乎都很合理,與鐳無關,工廠照常進行,鐳女孩們繼續暴露在射線下。

鐳女孩:為了製造夜光手錶,她們下頜骨被射線無情摧殘

但是,故事還在醞釀!

終於,在1925年,一名來自新澤西州的勇敢女孩格雷斯·弗萊爾(Grace Fryer)決定用法律武器捍衛自己。

可是為了提起訴訟,她將花兩年時間才找到了願意幫助她的律師。

1927年,弗萊爾與四名工友一起提起了訴訟,該消息立即在世界各地登上頭版新聞。

藉助著這股熱潮,此案受到了世人的廣泛關注。

到那時,人們才完全意識到了鐳的危害。

後來,越來越多的婦女提起訴訟,可是為了拒絕賠償,美國鐳公司為此進行了多輪的上訴。

直到1939年,美國最高法院最終駁回了鐳公司繼續上訴的要求。

倖存者獲得了賠償,以前死去的鐳女孩們的死亡證明書,將開始報告正確的死亡原因。

1968年以後,鐳漆被手錶行業徹底禁止!

一段關於鐳女孩的故事,也算是畫上句號!

鐳女孩:為了製造夜光手錶,她們下頜骨被射線無情摧殘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