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舶表呈現「融合的藝術」巔峰之作,宇舶表首席執行官里卡多•瓜達魯普:創新是原動力

廣告
廣告

眾所周知,瑞士是整個製表行業的核心所在。而隨著全球疫情的爆發,中國消費者從海外迅速迴流,在國內購買奢侈品的比重不斷擴大。2020年,中國內地首次成為瑞士鐘錶全球最大市場。

據瑞士鐘錶工業聯合會(FH)數據顯示,去年瑞士鐘錶對全球各地出口均在下滑,對中國內地出口則強勁增長。2020年下半年,瑞士鐘錶對中國內地出口增長高達58.2%。據瑞士聯邦管理局數據,2020年瑞士手錶對中國內地出口額達23.94億瑞士法郎(約合25.77億美元),中國內地首次成為瑞士手錶出口額的最高地區。

在競爭日益激烈的瑞士手錶市場中,一匹「黑馬」突破重圍,僅用了短短40多年的時間,便脫穎而出。它便是成立於1980年、秉承「敢為先鋒,獨樹一幟,與眾不同」品牌理念的HUBLOT宇舶表。多年來,品牌遵循「融合的藝術」的製表哲學——意想不到的跨界、前所未見的新材質、突破常規的新技術,讓每一次宇舶表的新作問世,都碰撞出令人眼前一亮的火花。

「融合的藝術」除了是一種以技術研究為基礎的材質創新方式外,還體現在品牌自主研發機芯的過程中,無論是最簡單或是最複雜的機芯,都彙集了功能、創意和設計。1980年初版經典腕錶在腕錶設計中創新性的將貴金屬黃金與現代材質橡膠搭配使用,開創了製表界先河。一經推出,便迅速俘獲了那些追求與眾不同高檔腕錶人士的芳心。憑藉這枚腕錶從製表材料到設計所詮釋的獨特美學,宇舶表在當時的鐘錶界掀起了一場製表新革命。

廣告
廣告

宇舶表呈現「融合的藝術」巔峰之作,宇舶表首席執行官里卡多•瓜達魯普:創新是原動力

縱觀整個鐘錶業,相較於那些擁有200-300多年歷史、國際知名的傳統腕錶品牌,誕生至今40多年的宇舶,顯得十分「年輕」。但在宇舶表首席執行官里卡多-瓜達魯普(Ricardo
Guadalupe)看來,「年輕」並不影響宇舶表贏得市場,「與眾不同」是宇舶快速成長的秘訣,「我們擁有一群天才的創造者,他們讓宇舶表變得與眾不同。當這些人才聚集在一起時,他們討論材料的研究和發展、機芯和腕錶設計的創新,討論市場營銷和工藝製造……探索一切富有創造力的解決方案。創造使我們與眾不同。」

與眾不同,新款驚艷亮相

目前,2021瑞士鐘錶與奇迹展(Watches & Wonders)正在日內瓦舉辦數字秀。此次線上展,宇舶帶來了四款全新計時錶款,其中一枚於官方微信小程序線上發售,中國地區上線僅7分鐘,便告售罄。

宇舶表呈現「融合的藝術」巔峰之作,宇舶表首席執行官里卡多•瓜達魯普:創新是原動力

第一款創新腕錶是Big Bang Integral一體式陀飛輪高級珠寶腕錶,其將標誌性設計與精湛工藝於一身:完全自主設計製造的陀飛輪自動上鏈機芯、總重達31克拉,由484顆長方形切割鑽石構建出令人驚嘆的設計架構、從錶殼延續到錶帶的一體式美學設計,以及令內部精密機械構造一覽無遺的藍寶石錶盤。瓜達魯普透露,從2007年開始,宇舶表陸續推出了幾款高珠系列腕錶,售價均不菲,有的甚至達到了百萬美元的價格。今年這款配以品牌自主研發的自動上鏈陀飛輪的全新高級珠寶腕錶,售價將會達到500萬人民幣。

宇舶表呈現「融合的藝術」巔峰之作,宇舶表首席執行官里卡多•瓜達魯普:創新是原動力

一直以來,色彩是宇舶表不可或缺的重要設計元素。在繼2006年使用了全黑色的陶瓷材料,宇舶表便開始投入彩色陶瓷的研發當中。2018年品牌推出旗下首個亮紅色陶瓷新材質,並獲得專利認可。黃色作為2021潘通色調,也被加入到宇舶表的色卡之中。黃色相當常見,但為陶瓷等材質注入這種色調卻絕非易事,甚至可以說幾乎無法實現。宇舶表製表廠歷時四年潛心研發,採用高溫燒結技術,成功打造出品牌的首款亮黃色陶瓷腕錶——Big
Bang Unico黃色魔力腕錶,以實際行動化不可能為可能。

廣告
廣告

宇舶表呈現「融合的藝術」巔峰之作,宇舶表首席執行官里卡多•瓜達魯普:創新是原動力

跨界合作也是宇舶表的強項。刺青圖騰與腕錶經由宇舶表精湛技藝,也碰撞出不一般的迷人魅力。Sang Blue刺青工作室是宇舶表在藝術領域的重要的合作夥伴之一。宇舶表2016攜手Sang Bleu刺青工作室創始人——刺青藝術家馬克西姆,以達•芬奇的名畫《維特魯威人》為靈感打造出第一款Big
Bang Sang Bleu刺青腕錶,在時間的維度中講述了幾何形狀的奧秘。隨後亦陸續推出極具人氣的鈦金腕錶、王金腕錶、黑色陶瓷腕錶。而今年,全新Big Bang Sang Bleu II刺青腕錶,以灰色、藍色和白色三款全新色彩及陶瓷材質登場,再續該系列個性十足的幾何美學新篇。

宇舶表呈現「融合的藝術」巔峰之作,宇舶表首席執行官里卡多•瓜達魯普:創新是原動力

「Less is More」,是極簡美學的精髓。化繁為簡有時能成就驚艷的美學設計。Big Bang
Integral一體式陀飛輪全透明藍寶石腕錶,成就宇舶表「融合的藝術」的巔峰之作。新款腕錶採用一體式錶鏈設計,錶殼及錶鏈均採用全藍寶石材質打造,再次彰顯了宇舶表在藍寶石加工領域的精湛技藝與非凡造詣。據瓜達魯普介紹,今年宇舶表對於藍寶石材料的使用不再局限於錶殼,還衍生到了錶鏈。「通過長期的研究,我們在錶鏈的製作中使用了22個完全由藍寶石製造而成的組件,這是一項複雜的挑戰。」他坦言,現如今只有一兩個品牌能夠擁有此項高難度的技藝。新款腕錶搭載陀飛輪自動上鏈機芯,限量發售僅30枚。

宇舶表力求每次都為消費者們帶來最與眾不同的腕錶。「我們一直致力於將傳統與創新相結合,因此一直在研發不同於其他傳統腕錶品牌的產品。就像今年發布的亮黃色陶瓷腕錶,未曾在其他的品牌中出現過。而Big Bang Sang Blue II刺青腕錶就是宇舶表將藝術理解融於腕錶製作的無二之作。所以對於宇舶表來說。「與眾不同」這點是至關重要的,也正是讓宇舶表成功的秘訣之一。」瓜達魯普說。

多維靈感,賦能「融合的藝術」

2020年是宇舶表創立40周年,除了在瑞士工廠舉辦了一次回顧展外,宇舶表又以「時間即證明」為主題在中國開啟了40周年巡展。宇舶表的成就,離不開那些具有遠見卓識與無畏精神的先鋒人物——1980 年創立宇舶表的義大利企業家卡羅•克羅克(Carlo Crocco),自2004年起擔任宇舶表董事會主席、Big
Bang系列腕錶的推動者及「融合的藝術」理念的發起人讓-克勞德·比弗(Jean-Claude Biver),以及自2004年起推動宇舶表開疆拓土、並於2012年起擔任宇舶表首席執行官的瓜達魯普,他們都為宇舶表的成功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瓜達魯普是土生土長的瑞士人,從事腕錶行業的相關工作至今已有30年,而加入宇舶表則和他的一段個人經歷有關。來到宇舶表之前,他曾和一位朋友在一家非常傳統的品牌工作,但兩人都希望能找到一個更多加元化、更具創造力、並願意不斷革新的品牌,直到他們發現了如「睡美人」般的宇舶表。那一年,是2004年,當時宇舶表還是一個聲量較小的腕錶品牌,但瓜達魯普卻非常願意留在這裡工作,「宇舶表滿足我對創意的需求,讓我的想法能夠完全全全地體現在產品中。於我而言,宇舶表給了我整個職業生涯中最棒的工作經驗,即使是在經歷了十幾年後的今天,它依然是我最寶貴的工作經驗。」

廣告
廣告

尋求創新與突破,是宇舶表一以貫之的製表精神。「創新是宇舶表的不竭動力,沒有創新的宇舶表就沒有生命力。宇舶表每年都會推出極具革新的腕錶,期待通過這些創意將品牌的革新展示給大眾。」瓜達魯普說,「這對於我們來說其實是一個巨大的挑戰,需要不斷的改良以及研發新的東西。」

在競爭激烈的鐘錶行業,想要與其他競爭對手抗衡,宇舶就必須做出不一樣的舉動。當其他頂級腕錶品牌與網球、馬術等活動結盟時,「年輕」的宇舶充分意識到足球這項人氣運動的巨大潛力,做出了一個大膽且極具前瞻性的決定:選擇與足球合作。2006年,宇舶表與瑞士國家隊達成合作,由此,宇舶開始深耕足球市場,並成為嘗試與足球領域進行合作的奢侈品牌先行者。

宇舶表呈現「融合的藝術」巔峰之作,宇舶表首席執行官里卡多•瓜達魯普:創新是原動力

作為一個普羅大眾都關注和熱愛的運動項目,牽手足球無疑給宇舶帶來了非凡的成績。品牌以「宇舶愛足球」這句鏗鏘有力的口號淋漓盡致地展現了宇舶表與足球運動之間的友好合作關係。現在,宇舶表與歐洲冠軍聯賽(UEFA Champions League),歐洲杯(UEFA EURO)及國際足球聯合會(FIFA)正式開展合作,還為著名足球俱樂部的合作夥伴(比如切爾西、尤文圖斯、阿賈克斯俱樂部),以及世界上收看人數最多的職業聯賽——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提供贊助與支持 。

同時,宇舶表攜手一眾冠軍及知名運動員擔任品牌大使,以充分詮釋了品牌精神。在這數十年間,多位體壇傳奇人物紛紛為宇舶站台發聲,其中包括「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人」尤塞恩•博爾特,於1958年獲得國際足聯世界盃冠軍的史上最年輕球員、唯一一位三奪世界盃冠軍(隨巴西隊出戰)的球王貝利,以及19歲獲得世界盃冠軍、兩次獲得法甲聯賽冠軍的基利安•姆巴佩。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宇舶表裁判計時牌在2015-2018年度歐冠所有賽事中出現——當第四裁判需要顯示比賽加時以及球員替補時間時,這塊帶有醒目的「HUBLOT」標誌的裁判計時牌將被高高舉起。通過賽事轉播,宇舶表被全球各種屏幕前的數億觀眾所看到。這無疑是瓜達魯普眼中最重要、也是最成功的品牌視覺創新。「之前所推出裁判計時牌讓我們體會到了其對於品牌影響力的加持。」瓜達魯普說,「除了長期合作的歐洲足球協會聯盟,我們還贊助了法國歐洲杯。當然,英超聯賽對於宇舶表也十分重要,無論是在英國和中國都有數以萬計的粉絲,這對提升品牌知名度有很大的幫助。」

廣告
廣告

在品牌引以為豪的「融合藝術」中,除了足球之外,宇舶表還藉助藝術與音樂領域的合作夥伴,以助力品牌打造非凡的腕錶傑作,講述引人入勝的品牌故事。其中包括傳奇樂隊Depeche Mode,鋼琴大師郎朗,當代雕塑家理查德•奧林斯基(RichardOrlinski),Sang
Bleu刺青工作室創始人,刺青藝術家馬克西姆•普萊西婭-布奇( Maxime Plescia-Büchi),美國最具影響力的當代藝術家謝帕德·費爾雷(Shepard Fairey),日本著名潮流藝術大師村上隆,以及獨立義大利創始人、義大利企業家拉普·艾爾坎恩(Lapo
Elkann)。這些知名人物均以自己的方式,在各自擅長的領域,鼎力支持宇舶表的蓬勃發展,助力宇舶表在短短40年間發展成為製表業典範。

宇舶表呈現「融合的藝術」巔峰之作,宇舶表首席執行官里卡多•瓜達魯普:創新是原動力

「這些年我們始終致力於探索將藝術元素轉化到腕錶上的可能性,」瓜達魯普解釋道,「對於宇舶表而言,相較於出自於名家之手(畢加索或梵高等藝術大師)的作品,當代藝術更容易被呈現在腕錶上,因此,其被宇舶表視作最重要的設計元素之一。比如刺青藝術,我們可以直觀地將刺青圖案還原並融於腕錶設計之中,Big Bang Sang Blue II
就是刺青藝術的優質體現。這是一款設計精美、辨識度高且與眾不同的時計佳作,所以它在銷售上的成功也是意料之中。而基於建築藝術,我們則能將建築中所蘊涵的結構美學幻化為腕錶設計。這些當代藝術均為我們的腕錶設計提供了多維度思考。」

不拘泥過去,只著眼未來

當Z世代的「後浪」成為時下消費市場的主力軍,新一代的年輕消費者們,他們更希望傳遞一種自我價值的表達和個性展現。從製表傳統、體育運動精神、賽車、藝術、音樂等不同領域尋求創新靈感,足球的激情,藝術家們的天馬行空……宇舶表創造出的獨特表款,無疑成為特立獨行、標榜自我的年輕群體的最佳選擇之一。

瓜達魯普告訴我們,在全世界範圍內,宇舶表的客戶中年輕人比例非常高。因此,宇舶表非常重視與年輕一代的溝通,並與他們保持著緊密的聯繫。「不同於製表行業所堅持的傳統製表技藝,宇舶表一直致力於將藝術與製表相融合,將不同材質創新融合,例如碳纖維、陶瓷、藍寶石等不同材料應用在腕錶的製造上。同時,不斷推出新款配色來吸引年輕一代的消費者,給他們帶去不同於傳統腕錶的魅力。」

廣告
廣告

宇舶表呈現「融合的藝術」巔峰之作,宇舶表首席執行官里卡多•瓜達魯普:創新是原動力

而在與知名藝術家的合作款中,有一款由宇舶表與村上隆聯合打造的黑色陶瓷腕錶款被年輕一代們津津樂道。這款限量發售200隻、名為經典融合系列村上隆腕錶,以藝術家標誌性的藝術圖騰「太陽花」為主題,搭載自製UNICO機芯,並運用獨家研發滾珠軸承系統,使得花朵得以旋轉,營造特殊立體效果。近600顆黑鑽鑲嵌於花瓣和花蕊,以精湛製表技藝演繹當代潮流藝術美學,將品牌「融合藝術」的精神詮釋得淋漓盡致。

宇舶表呈現「融合的藝術」巔峰之作,宇舶表首席執行官里卡多•瓜達魯普:創新是原動力

一直以來,瑞士腕錶市場均以男表平分天下,而近幾年,鐘錶行業漸漸開始向女性消費者靠攏,宇舶表自然也不例外。在今年1月舉辦的LVMH鐘錶周上,宇舶表推出了全新BIG BANG ONE CLICK
「一鍵式」33毫米腕錶,為女性準備了多選擇性的彩色錶帶,將晚禮服黑、航海風低調黑、純白色、亮粉色、天藍色、紅色、寶藍色、綠色、橙色等繽紛色彩運用其中。該表款更配備了宇舶表專利「一鍵式」快速更換錶帶系統,佩戴者只需輕觸按鍵,便可快速更換錶帶,搭配不同風格的潮流服飾遊刃有餘。「這款表款一經推出便受到了市場的不俗反響,其中將近25%的購買顧客為女性。我們希望能提供更多女性腕錶來增加女性市場的佔比份額,這也是為什麼每年我們都會研發和推出幾款女性腕錶。」瓜達魯普希望這一尺寸能夠滿足更多女性對宇舶表的需求,特別是手腕偏細的亞洲女性,「未來,宇舶表將繼續不斷地努力創造和女性消費者之間的溝通及合作。」

近兩年,數字化從根本上改變著全球經濟、金融以及社會的運作。而全球疫情的大爆發加速了消費者線上購物的演進,大部分高端腕錶品牌都相信,未來與腕錶消費者直接互動變得尤為重要,布局線上和線下直營店的全渠道發展成為未來品牌贏得市場的關鍵所在。宇舶表同樣深諳此道,在中國乃至全球範圍內,宇舶表開始藉助社交媒體的力量,讓其成為宇舶表和年輕一代之間的溝通橋樑。

宇舶表在中國於2020年已藉助數字化平台完成了腕錶發售及會員服務模式上的屢次創新,譬如通過官方微信發售早於全球其他市場的限量腕錶,且僅供微信會員在線購買。這一系列極符合中國獨特數字環境的線上推廣舉措,不僅彰顯了宇舶表在數字化進程中,致力於為中國腕錶愛好者提供更為便捷、深度和人性化的購物體驗;更證明宇舶表在數字領域的不懈創新精神,與對市場的靈活應對能力。

無論是從幾個月前開始運營的微信小程序,還是之前在線上平台上限量發售28枚的Big Bang 靈魂系列紅色碳纖維腕錶,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年輕一代獲取資訊以及網路活躍渠道空前豐富,這一舉動無疑成功拉近了與Z世代距離,建立良好的品牌歸屬感和忠誠度。

在整個採訪的過程中,「與眾不同」是瓜達魯普反覆強調的一個詞,這也是他希望宇舶表區別於其他傳統腕錶品牌留給消費者們的印象。未來,宇舶表將繼續基於融合藝術的品牌特點,以精湛的製表工藝,通過使用不同材質、設計、機械構造等進行製造和發展。而在其中,瓜達魯普更希望向全球消費者傳遞一個重要信息:不拘泥於過去,而是著眼於未來。

聲明:品牌之聲相關資訊均屬創意內容,非福布斯新聞內容。

– END –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