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護士的角度看《我的姐姐》直擊社會「姐姐們」的真實處境

廣告
廣告

#電影我的姐姐#

電影《我的姐姐》講訴了一個在重男輕女的家庭關係里,傳統的姐姐們為弟弟們犧牲自己的故事。

而作為新時代的女性,帶著原生家庭的傷害,突然遇到父母車禍,一個「拖油瓶」的弟弟從天而降。處於人生的十字路口中,被逼去做一個重要的抉擇。

10年護士的角度看《我的姐姐》直擊社會「姐姐們」的真實處境

影片中開放的結局沒有對錯,這種爭議性的結局,其實答案都在人們的心中。

廣告
廣告

都是藝術來源於生活。其實現實生活中,這類事件比比皆是,它們引發了處於這個社會的我們愛與自我,責任和夢想、羈絆與成長等等的思考。

在十年的護士工作中,我看到了很多類似的問題,這個社會的痛處,大家可以一起探討。

10年護士的角度看《我的姐姐》直擊社會「姐姐們」的真實處境

第一個問題:做姐姐就要讓著弟弟?

在傳統的社會家庭結構里,姐姐和弟弟這個結構是最容易發生情感偏差的。

一來女孩比男孩更容易早熟,二來更小的孩子更容易分走父母的關心愛護,第三,無論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都更喜歡男孫。

廣告
廣告

傅首爾曾經在辯論賽中,二胎需要大寶同意嗎?她說:所有家庭的決策都需要核心家庭同意。

可是現實生活中,很多人都是莫名其妙被動的當了「姐姐」,接著,這個社會和家庭就會道德綁架要有「姐姐」的責任。

無論她是2歲的孩子,還是20歲的大人。沒有人問她願不願意,人生就被套住了一個「姐姐」的圈套里。

但是如果僅僅的探討自我和個性,那麼這個問題就變得理所當然的應該是追逐自我。

但是現實是因為有了責任和情感的羈絆,問題就會變得複雜許多。

10年護士的角度看《我的姐姐》直擊社會「姐姐們」的真實處境

第二個問題:妹妹就該照顧精神病哥哥

廣告
廣告

最近工作的一段時間,常常會遇到妹妹照顧單身漢哥哥的情況。

第一個是哥哥離婚了,50歲的時候做了個大手術,38歲妹妹在旁照顧。

另一個是46歲哥哥是精神分裂症又得了腸癌,一天上廁所50左右,也是42歲妹妹在旁照顧。

還有一個是29哥哥是先天性問題的,目前也是26歲的妹妹在旁照顧。

我一直在思考的就是,在這樣的家庭里,有一個這樣的「累贅」,作為「妹妹們」是不是連婚事也有受到一些影響?

廣告
廣告

她們未來也會有家庭,或者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工作。但是因為有這樣的「拖累」,是不是也有很多的苦澀和犧牲?

10年護士的角度看《我的姐姐》直擊社會「姐姐們」的真實處境

第三個問題:離婚沒錢的女性要不要孩子

現在離婚率越來越高,引發了社會的問題也越來越多。我們不得不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離婚沒錢的女性應不應該爭取孩子的撫養權?

如果沒有經濟,那麼孩子跟著自己一定會受些苦,如果要去工作,孩子就必須請保姆或者是委託娘家人幫忙。其中的困難應該經歷過的人才會懂。

另外,再婚的話因為帶著一個孩子,也會被限制一些條件,特別是帶男孩的女性。

廣告
廣告

不得不說,其實生命是一場不斷妥協和抗爭的過程。

10年護士的角度看《我的姐姐》直擊社會「姐姐們」的真實處境

有時候我們覺得我們我擁有很多的主動權,但是我在醫院工作的十多年來發現,人的努力在命運面前是個灰塵般的存在

但是灰塵的努力,也會發光!而這個發光的過程,就是我們活著的意義。

其實前面提出的3個問題。我們會發現其實都是同一個問題:那就是人生在某個路口,被迫出現肩上的責任,我們該怎麼辦?

生命是無常的,我們不是遇見這個問題,就是遇見那個問題。而這些問題的本質都是:生活讓你被動接受,你要怎麼主動出擊?

我們的生命里,不止有工作,事業,成就;還應該有家庭,有親人朋友,有愛。工作需要我們努力,家庭也同樣需要我們努力。我們努力的意義不僅僅是實現人生的價值,更重要的是我們對他人產生了多少的價值。

生命是一個不可預測的行程,在面對選擇的時候,痛苦的原因是我們不知道那一條路更接近正確答案。

但是我想說無論怎麼選擇,其實結局都並不是完美的。就像《我的姐姐》影片中,那個有著「醫生夢」的姐姐,這一路走去又會遇見什麼呢?誰又知道呢?

與其在未來的權衡中患得患失,不如無限的把我們的選擇傷害最小化。

生命的過程是無常的,但是這個世界有一種東西是不變且恆長的,那就是:

愛是所有問題的答案!

小王子》里說:你馴養了我,就應該對我負責。

當人生的旅途中走過一場之後才發現,因為有了肩上的責任,雖然負重前行,也能成就鏗鏘玫瑰!

親愛的安德烈》龍應台說:我敬佩那些困難中還堅持照顧孩子的人!我敬佩那些在困難中還說:我尊敬那些扶貧濟弱的人,我尊敬那些實驗室里默默工作的科學家,我尊敬那些抵抗強權,堅持記載歷史的人,我尊敬那些貧病交迫,仍堅定把孩子養成的人,我尊敬那些在群眾鼓噪中仍然維持獨立思考的人,我尊敬那些願意跟別人分享最後一根蠟燭的人,我尊敬那些在鼓勵謊言的時代里仍然選擇誠實過日子的人,我鑽進那些有了權力,卻仍舊能跪下來親吻貧民腳趾頭的人。

人不是顯得偉大,而要成為偉大!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