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劇綜:一個「上天」一個「入地」

廣告
廣告

傳媒內參導讀:雖然同是聚焦職場,但綜藝和劇集顯然走向了兩個截然不同的方向。職場綜藝接地氣,突出現實話題,而職場劇越來越高大上,強化包裝外殼,也因此職場劇綜的口碑評價逐漸走向兩極分化。

職場劇綜:一個「上天」一個「入地」

來源:傳媒內參

文/遲彤彤

金三銀四招聘季,又一批新鮮力量湧入職場,與此同時,職場焦慮也在日漸蔓延,35歲現象、性別偏見等問題始終佔據輿論話語場的核心。於是,基於現實洞察創作出的職場相關劇綜不斷豐富切入視角和觀察角度,以期獲得年輕觀眾的共鳴。

與職場相關的劇綜幾乎不斷檔,《令人心動的offer 2》《職場是個技術活》1月收官,《主播有新人》2月開播,芒果TV《初入職場的我們》官宣董明珠、張翰兩位老闆加盟后火速定檔4月6日開播;劇集方面,2020年《安家》《完美關係》、2021年《緊急公關》《正青春》等職場劇已經成為一季度開年標配。

廣告
廣告

雖然同是聚焦職場,但綜藝和劇集顯然走向了兩個截然不同的方向。職場綜藝接地氣,突出現實話題,而職場劇越來越高大上,強化包裝外殼,也因此職場劇綜的口碑評價逐漸走向兩極分化。

在節目中看到「自己」,

觀察視角賦予職場綜藝新思路

職場是最有成長感的真人秀場景,從求職到實習再到入職工作的整個流程中,往往會因為不同的人、不同的事產生不同的走向。職場綜藝涵蓋了年輕人從職場小白到成長強大的全過程。根據進入職場的階段可以大致劃分為三類:

聚焦求職階段的求職類節目主要採用演播室現場面試的模式,如《非你莫屬》《職來職往》解碼面試中老闆最關注的話題,其中《非你莫屬》開播至今十餘年,已經成為最長壽的電視求職真人秀,為無數求職者搭建對話老闆的機會;

廣告
廣告

進入實習階段,出現實習類真人秀,更偏重個人成長線、團隊合作線等職場升級話題,如《令人心動的offer》圍繞初入職場的律政實習生爭奪入職資格展開,《職場是個技術活》在淘汰與復活中加速實習生成長,《初入職場的我們》則讓新人實習生直面氣場強大的頂級霸總。

職場劇綜:一個「上天」一個「入地」

入職後期的職場生活則更偏重呈現行業環境和同事關係,此前有如《我和我的經紀人》進行過探索,因揭開了明星背後的藝人經紀工作而備受關注。但因大多職業有著行業壁壘、工作重複、缺乏真人秀效果等等原因,入職後期階段的綜藝並不多見。

目前最受市場歡迎的當屬實習階段,尤其是加入觀察視角的職場真人秀,有個人背景的比拼,也有參與工作的表現,有別人家的孩子,也有不著調的笨鳥,充分展現出了職場的「參差」。而不同的綜藝也在細節處豐滿,展現職場的更多面,比如即將播出的《初入職場的我們》選擇了董明珠和張翰兩位老闆,並設置了「職場小白vs頂級霸總」模式,想想可能遇見的場景就很讓人期待。

「特別」職業與人設,

國產職場劇求新也在嘗試求變

2014年,韓劇《未生》以寫實的職場生活表達擊中了不少職場人的心,沒有過度的矛盾衝突,也不為都市愛情服務,張克萊等職場新人融入集體、努力奮鬥的樣子,讓不少人坦言「看到剛進入職場的自己」。而國產職場劇除了偶有《安家》等講述普通人職場生活的現實向精品劇外,大多走向了求新的「特別」之路。

廣告
廣告

所謂「特別」,一類展現出光鮮亮麗的職場生活,如《正青春》的背景是國際知名化妝品公司,《緊急公關》的主角是不按常理出牌但總能出其不意的解決許多公司的危機的公關專家,《小風暴之時間的玫瑰》則是高智商投行精英與金牌獵頭的攻心計;一類則是大眾不熟悉的特殊職業,如《暴風眼》主角身份是國安人員,《風暴舞》主角供職信息安全公司。

職場劇綜:一個「上天」一個「入地」

新鮮的職業、亮麗的身份或許能激起觀眾的一時好奇心,但過於突出職業、環境的酷帥美、高大上表達,披著職場皮談情說愛,而失去了職場內核的作品不在少數,也讓職場劇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給觀眾留下了過度包裝、缺乏真實的標籤。

但隨著女性話題的探討度上升,職場劇對女性的關注也在增加,出現了一批女性角色形象頗為豐滿的作品,比如《歡樂頌》里五個女孩互相包容成長,《理智派生活》女主角沈若歆直面以男性為主導的公司職場困境,《三十而已》里不同女性平衡情感與工作,都引發了社會尤其是女性觀眾的強烈共鳴。

職場劇綜:一個「上天」一個「入地」

焦慮與反焦慮,

職場題材作品如何走向現實?

廣告
廣告

2020年,「打工人」一詞走紅,調侃背後是職場人焦慮情緒的宣洩。有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職業人群達到歷史巔峰8億,職場人的人口基數也推高了相關話題的討論。2020年度知乎熱詞前十,職場相關獨佔四席,抖音#打工人#相關視頻播放量達75億+次,B站上一舉將#打工人#帶火的視頻高達1500萬+播放,#打工人#話題更是成為網友們熱衷討論的話題,微博5.6億閱讀量,討論量突破30萬。

職場劇綜:一個「上天」一個「入地」

職場於大多數成年人而言屬於共同經歷的範疇,所遇人事大同小異,想要共鳴,勢必需要落點在焦慮情緒上,但作為文藝作品,本著化解焦慮的初心,又需要積極向上的主基調,如何協調焦慮與反焦慮的表達,是擺在創作者面前的重要問題,畢竟渲染焦慮失了初心,美化職場又脫離了現實。從目前市場反饋來看,有兩點可以繼續探索強化:

第一,人設。綜藝的嘉賓選擇、劇集的角色設定,很大程度上影響著作品的表現力和傳播力,除了主要嘉賓和角色外,一定要做好職場群像的組合架構,或強勢或軟弱,或主動或逃避,或活潑或溫柔,具有代表性的不同形象特質,才能讓觀眾代入其中。

第二,故事。雖然大都是小白成長型主線,遇到挫折或勇往直前或逃避現實,但不同性格的角色應該有不同的思考決斷,講好符合角色身份的故事,才能找到對年輕人一擊即中的話題點。

職場劇綜創作的出發點都是反映現實、引領觀眾,因此需要想清楚年輕人想要在作品中看到什麼?美化過的職場那是偶像劇,「升級打怪」那是主角光芒,作為現實中的普通人,大家更想看到的是自己如何能夠一步步成長。

廣告
廣告

職場劇綜:一個「上天」一個「入地」職場劇綜:一個「上天」一個「入地」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