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絲向左,歡瑞向右:楊紫與炮火中的《沉香如屑》

廣告
廣告

文| 何西窗

這世界上,日夜為明星事業操心、唯恐明星被資本綁架的一群人,叫做「事業粉」。今天(4月3日)當紅小花楊紫與其事業粉們、加上「東家」歡瑞世紀登上了微博熱搜。

事件的來龍去脈並不複雜。昨天,楊紫工作室、歡瑞世紀聯合視頻平台優酷發布聯合聲明,正式宣布楊紫將參演電視劇《沉香如屑》。而《沉香如屑》是由歡瑞世紀出品的仙俠劇,改編自晉江文學城同名IP小說。

粉絲向左,歡瑞向右:楊紫與炮火中的《沉香如屑》

在普通路人看來,這可能算是一個好消息,女演員即將有新的作品。但是在粉絲視域里,這件事情的性質並不一般。

廣告
廣告

首先,沉香如屑》可能是近幾年來影視圈第一部以聲明官宣主演的劇集。聲明中顯示,楊紫在2020年就曾經拒絕該項目,而在今年3月中旬,歡瑞與優酷商定后,與楊紫方積極溝通爭取,才達成合作。在粉絲看來,《沉香如屑》的合作流程,公司、平台再到藝人,楊紫似乎沒有太多話語權,帶著一股先斬後奏的「資本強權」色彩

其次,有消息傳出,在確定楊紫參演之前,最近因《司藤》大火的景甜、新晉小花白鹿,都曾被傳聞是《沉香如屑》女主角人選,但是合作皆未能成行。楊紫的出演是進行救場。歡瑞與優酷發布的聲明中也特意提到,「感謝楊紫女士在這一關鍵時刻給予的幫助」。可粉絲對於這種書面感謝並不買賬,「藝人太苦,沒有辦法不得不接。」

粉絲向左,歡瑞向右:楊紫與炮火中的《沉香如屑》

而粉絲更大的炮火集中在「歡瑞自製劇」上。楊紫粉絲對於《沉香如屑》的內容質量並不信任。一方面,粉絲對於歡瑞自製劇有一定的「PTSD」。楊紫主演歡瑞自製劇集,質量與口碑參差不齊,都未能為楊紫的演藝事業帶來預想的助力。

另一方面,《沉香如屑》的男主角人選是此前因《琉璃》走紅的成毅,相比已經進入國內一線小花行列的楊紫,成毅是剛剛躥升的新人演員,楊紫粉絲認為這種搭檔是在「自降咖位」。

事業粉眼裡容不得沙子,於是楊紫粉絲群體掀起了一股拒絕歡瑞與《沉香如屑》的抵制潮,從楊紫「被逼救場」到歡瑞自製水平、劇集男女主咖位之爭等愈演愈烈,而這股抵制潮能否真正撼動上游製作公司和平台,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廣告
廣告

歡瑞自製劇為何被抵制?靠「外劇」走紅的楊紫

《沉香如屑》作為歡瑞世紀出品的IP改編古裝仙俠劇,能讓楊紫的粉絲產生如此大的抗拒心理,這背後本質的原因或許是粉絲對歡瑞世紀長期怨念的積重難返。

2015年楊紫簽約歡瑞世紀成為旗下藝人,在這之後的6年時間裡,楊紫的演藝之路可以說是「冰火兩重」。「冰」來自東家歡瑞,楊紫一共出演了《青雲志》《龍珠傳奇之無間道》《天乩之白蛇傳說》三部歡瑞世紀自製劇集,無論是劇集質量還是輿論熱度,都不如預期。

「火」則來自「外劇」,正午陽光、完美世界、華策克頓等,為楊紫貢獻了《歡樂頌》系列、《香蜜沉沉燼如霜》(以下簡稱《香蜜》)等各類現象級作品。

2016年播出的《青雲志》系列算是國內流量IP改編的代表之作,趁著李易峰、趙麗穎彼時的粉絲熱度,收割了一波輿論紅利,而這部劇中楊紫飾演絕世美人陸雪琪,彼時楊紫尚未形成現在這樣的市場好感度,雖然個人演技水準並不拉胯,但是楊紫古裝形象與粉絲預想並不一致,在快餐式的流量劇里,角色毀譽參半

粉絲向左,歡瑞向右:楊紫與炮火中的《沉香如屑》

《青雲志》系列被不少人視為楊紫從大青衣路線轉向流量小花的標誌,但劇集雖然為她帶來了關注與話題,卻沒有為她真正打開演藝事業的路徑,楊紫處在青年演員與流量明星之間的尷尬地帶。

相比之下,同年楊紫出演正午陽光出品的《歡樂頌》,以各類社會話題引起全民討論,楊紫作為女配角,但是演技在同期小花中脫穎而出,獲得大眾認可。

廣告
廣告

粉絲向左,歡瑞向右:楊紫與炮火中的《沉香如屑》

2017年楊紫再次主演了歡瑞出品的另一部古裝劇《龍珠傳奇之無間道》,該劇跟隨當時市場大流,以清朝康熙皇帝的歷史故事為背景,進行改編,但因為劇集改編太過胡編亂造,同時陷入抄襲風波,引起了一輪抨擊潮。該劇豆瓣評分僅4.8分,短評中有一條熱門評論直言不諱,「我還是希望楊紫能夠愛惜羽毛一點。」

而這一年,楊紫在歡瑞世紀之外,與正午陽光合作的《歡樂頌2》保持著持續的話題度。

到了2018年,楊紫主演了歡瑞出品的《天乩之白蛇傳說》。這部劇同樣是古裝題材,豆瓣評分6.2分,達到了古裝類型劇的及格線,但是上線半個月左右後突然下架,下架原因眾說紛紜但沒有定論,至今該劇都沒有再次上線。而這是楊紫最後一部主演的歡瑞自製劇,幾乎算是「中道崩殂」

粉絲向左,歡瑞向右:楊紫與炮火中的《沉香如屑》

但是反轉的是,楊紫在同一年主演的完美世界出品的《香蜜》成為黑馬之作,不僅在影視市場上掀起了古裝仙俠題材的熱潮,還一舉讓楊紫真正成為了演技與流量熱度兼具的一線小花

也是從這時候開始,楊紫沒有再出演歡瑞世紀出品的劇集,雖然也有《我的莫格利男孩》等這類冷淡作品,但是2019年楊紫再次交出了現象級甜寵劇《親愛的,熱愛的》,該劇由華頓集團克頓傳媒出品。

廣告
廣告

粉絲向左,歡瑞向右:楊紫與炮火中的《沉香如屑》

可以感受,雖然歡瑞世紀在簽約楊紫之後,給予了作品支持,但是不管是劇集質量還是宣推助力,歡瑞世紀都力不從心。楊紫從無所適從的「成年童星」到現在的一線小花,依靠是各類現象級「外劇」。所以楊紫的事業粉們對於歡瑞世紀並沒有好印象。

「為什麼抵制歡瑞自製劇?《青雲志》魔改刪減戲份,洗腦包全網發酵;《龍珠傳奇》拍了90集,演員簡介列表沒有楊紫姓名;《白蛇傳說》海報P掉楊紫,播出14天後下架至今。請歡瑞所有自製劇獨立行走!」

到了現在,楊紫坐實了自己影視圈一線演藝小花的位置。未來兩年,楊紫手裡存貨包括企鵝影視、新麗傳媒出品的《青簪行》(搭檔吳亦凡),宇樂樂影業出品的《女心理師》(搭檔井柏然)、企鵝影視出品的《餘生,請多指教》(搭檔肖戰))等,從古裝IP到現代都市,皆是影視圈內頭部資源。於是不奇怪楊紫一部分粉絲會如此嫌棄《沉香如屑》。

屋漏偏逢連夜雨,虧損4億的歡瑞世紀何時再出爆款?

而《沉香如屑》尚未播出就先鬧出一場粉絲抵制風波,對於歡瑞世紀而言不是一個好消息。從2018年《天下長安》延播開始,歡瑞世紀的公司業績數據一路走低,連帶著公司明星離巢、作品斷層等問題越來越明顯。

2018年至2020年,歡瑞世紀業績情況並不樂觀。這其中固然有行業外部環境變動,2018年「限古令」等政策監管,讓歡瑞投資5億的《天下長安》成為一筆壞賬,2018年底歡瑞應收賬款達到23.22億元,佔總資產的比例升至47.27%。而這讓陷入了對賭失敗、資金鏈條緊繃的窘境里。

廣告
廣告

粉絲向左,歡瑞向右:楊紫與炮火中的《沉香如屑》

2019年歡瑞的窘境沒有緩解,雖然歡瑞上線了《盜墓筆記2之怒海潛沙》《聽雪樓》等劇集,但是這一年歡瑞爆出財報造假消息,同時歡瑞投資的《封神之天啟》由於政策原因不能如期播放,歡瑞又出現了一筆壞賬。

歡瑞世紀2019年年度報告顯示,2019年歡瑞世紀計提壞賬準備2.93億元,由於《封神之天啟》不能播出,騰訊視頻有權選擇退片,公司當年計提壞賬費用9828萬元,「公司根據退片及播出等概率計算確認壞賬比例為52%」。

粉絲向左,歡瑞向右:楊紫與炮火中的《沉香如屑》

到了2020年,歡瑞世紀雖然出現了《錦衣之下》《琉璃》《秋蟬》等劇集,但是行業整體走低,歡瑞世紀也沒能走出困境。同時2019年殘留下的壞賬還在持續拖累歡瑞,因為《封神之天啟》停播,歡瑞傳媒與新文化還鬧上了公堂。

同樣不容樂觀的還有歡瑞世紀一直以來的藝人斷層問題。2015年楊洋與歡瑞世紀的「決裂」開啟了歡瑞世紀「明星離巢」的大幕,在楊洋之後,楊冪、李易峰等頭部藝人相繼合約到期離開公司,而歡瑞世紀開始扶持楊紫、任嘉倫、袁冰妍、趙櫻子、張芷溪等新一批藝人。可是公司藝人經紀業務的不穩定,一方面影響著自製劇集的質量,劇集中缺乏頭部演員引流;另一方面則直接影響到了公司營收

粉絲向左,歡瑞向右:楊紫與炮火中的《沉香如屑》

歡瑞世紀2016年至2018年,歡瑞世紀的藝人經紀收入分別為2631.37萬元、8968.53萬元和2.11億元。2019年歡瑞世紀藝人經紀收入達到1.22億元,楊紫一人貢獻了4995萬的收入,但是業務收入大幅下滑42.17%。

而2020年就有消息傳出楊紫的藝人合約將滿期,目前的情況看來,楊紫與歡瑞已經完成續約。此前坊間有消息稱,楊紫續約的條件是不參與歡瑞的自製劇集,也不幫助歡瑞培養新人演員。消息不能確定真假,但是從《沉香如屑》來看,兩個條件都已經違反。

對於歡瑞世紀而言,藝人經紀中除了「一姐」楊紫,正在上升期的任嘉倫,成毅因為《琉璃》的走紅也是意外之喜,顯然接下來公司在有意培養成毅進入第一藝人梯隊。可是這顯然不能在短時間內解決歡瑞的藝人之困。

粉絲向左,歡瑞向右:楊紫與炮火中的《沉香如屑》

一部《沉香如屑》引發的楊紫粉絲的抵制潮,究其根本原因是影視公司發展與製作能力沒有及時跟上藝人事業發展速度。雖然公眾對於明星事業粉的憂心忡忡懷著一絲「咸吃蘿蔔淡操心」的嘲弄,但是波浪的興起總是因為有風經過,而這股風是掀起浪潮還是風過無痕,誰也不能提前預知。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