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廣告
廣告

之前在豆瓣看到一個貼子很受感觸,這個帖子的出處是知乎,但又聽說是2013年前天涯的熱帖,搞不清。

這……這可能就是互聯網的特點吧(套娃警告)。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這些都不重要啦,重要的是這帖子的內容很值得思考:「父母去世,21歲的姐姐該不該養2歲的弟弟。」

從2016年國家放開二胎政策開始,這種動輒20歲年齡差的配置好像成了一種流行。

廣告
廣告

當然啦,追生的一般都是男孩,畢竟家裡有皇位要繼承。

原帖中(先不管真假),這位姐姐對弟弟表現出了一種極大的不耐煩,甚至想要找人來把弟弟領養走。

雖說帖子的來源和真假都成謎,不過無論在天涯、知乎、頭條還是在豆瓣上,這個姐姐都收穫了大量的辱罵。

好巧不巧,最近有一部電影幾乎就是改編自這個帖子,再一次將「姐姐的困境」放在了公眾的目光中——

我的姐姐

廣告
廣告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本片由殷若昕執導,游曉穎編劇,主演是張子楓、朱媛媛、肖央、金遙源、梁靖康等。

本片導演、編劇和製片人均為女性,編劇游曉穎曾憑藉《相愛相親》拿過金像獎。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殷若昕在採訪中表示:「好像重男輕女這個東西,是隱隱地流淌在我們骨血里的,我們既要自立,也要學會愛別人,這樣才能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其實這句導演闡述在邏輯上是有問題的,這種問題在全片中也得到了無限的放大,

不可否認,我們要學會愛別人,那如果愛別人是以自己的一生為代價,那麼這種愛到底是一種自我感動還是一種無私奉獻?

難道愛別人,就不需要愛自己了?

廣告
廣告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我的姐姐,這個電影名字本身就很有意思。

「我」自然就指的是弟弟,「我的姐姐」也是從一個弟弟的視角出發的,彷彿整部電影的故事都是出自弟弟的講述。

從男性角度出發,我們其實就已經能夠窺見這部「女性主義電影」所存在的問題了。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下面,我們就來剖析一下電影本身,並試圖來思考一個問題:

《我的姐姐》這樣的女性主義題材作品,到底是一種女性覺醒還是一種噱頭與消費?

廣告
廣告

(以下劇透預警)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子楓妹妹在片中飾演一個剛剛大學畢業的24歲女孩安然,整個人看上去攜帶著一種青澀與倔強。

影片一開頭,就是車禍現場,看上去無比年幼的安然站在那裡,面對自己雙親的死亡。

這一場景,宣告著父母的退位和缺失,而剛滿18歲的張子楓即使被剪了一個稍顯成熟的短髮,依舊不像是一個成年人,而更像是一個孩子。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這種形象本身的矛盾,也給電影添上了一份諷刺。

廣告
廣告

接下來我們將要看到的,是所有人,包括片中人、導演和編劇是如何把一個女孩推向一個「姐姐」和「母親」的角色的。

父母去世了,安然只剩下一個與她年齡相差20歲的弟弟。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在此之前,安然承受了身為女孩所能遭受的所有厄運。

因為她是女孩,父母一直想要個弟弟,但由於被出生在計劃生育年代,父母就對外說她的腿有殘疾,申請生二胎。

因為她是女孩,就被一直寄養在姑媽家,從小被表哥揍,被姑父偷看洗澡。

因為她是女孩,本來安然報考了北京一所大學的臨床專業,又被父母偷偷改了志願,當了護士。

理由是:「一個女孩子,不用那麼在意前途,早早畢業嫁人就行」。

這部電影如果改名成《被嫌棄的女孩的一生》,可能都比現在這個名字要好很多。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後來,安然就與這個家脫離了關係,她努力養活著自己,努力讀書,不再和父母聯繫。

直到他們後來生了弟弟,安然都沒有回過幾次家。

於安然而言,弟弟就是一個陌生人。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但現在,在父母去世后,所有人都在說:你現在首要的任務就是把你弟弟好好養大。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但是安然也有自己的人生啊,她不想再在醫院裡當個任人呼來喚去的小護士,不想再待在這塊令她痛苦的土地之上,她想要逃離,從一開始就想逃離。

「女孩子長大之後是沒有家的。」

這句話相信很多女性都能體會到,尤其是很多有弟弟的女生。

在車禍現場的時候,警察在父親的手機里只看到了父母和弟弟的合影,裡面沒有一張照片里有安然,甚至還請她出示了一下證件來證明自己。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葬禮結束回到家的那個晚上,一客廳的親戚都在盤算著房產之類的東西。

安然在房間里翻來覆去地尋找,想要找到一張和父母的合影,卻以失敗告終。

她唯一找到的,是那張寫著她身患殘疾的假證明——

父母為了再生一個兒子出示的「合理」借口。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看到這裡的時候,我其實很難理解導演的思想,在她花費了大量的筆墨展示一個女孩長大需要遭受多少不公平之後,她依舊在將這個女孩推向與父母的「和解」之路。

為什麼?

就因為父母死了,所以一切都可以得到原諒了?

安然在這個家裡就不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外人嗎?

為什麼不是去譴責父母,喚醒父母,避免更多的悲劇發生,反而讓女孩去反思,去尋找,去和解,去經受掙扎與折磨呢?

難道這不是另一種變相的重男輕女嗎?難道這不就是道德綁架嗎?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這種傾向在安然與弟弟的關係中展現得更為明顯。

弟弟只有四五歲,正是貓嫌狗厭的時候。

小皇帝當慣了的他,會對著安然說「家裡東西都是我的,你必須聽我的話」,這難道不是父母灌輸的思想嗎?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會沖著姐姐吐口水;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會趁姐姐不在家往她床上扔垃圾;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會早上不吃飯故意搗蛋;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而這時,影片偏偏又在展現完弟弟的調皮之後迅速讓他成熟懂事起來,以至於到了讓人難以相信的地步。

他會在姐姐來大姨媽肚子疼時,給姐姐端上一杯生薑紅糖水;會爬過窗戶在窗台上念「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會大聲喊那個撞死父母的司機是壞人;還會在深夜對著姐姐說「我不想你化成灰」。

在得知姐姐有自己的夢想時,他還主動聯繫領養家庭來領養自己。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我反正沒生過孩子,不知道現在的孩子是不是都這麼成熟懂事做事有條理有目的性。因此我很懷疑這是導演故意的安排,不僅讓安然,也讓銀幕前的觀眾在心理上產生一種道德包袱——

孩子都這麼懂事了,你他媽得多畜生才能把他丟給一個巨有錢的家庭然後去北京讀研追求自己的夢想?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這時,我們把目光聚焦到一個場景,來看看這個導演和編劇是怎麼設計的——

就在那個「姐弟深夜談心」的場景中,弟弟破天荒地問了姐姐一個異常成熟的問題:「你會想你男朋友嗎,會想爸爸媽媽嗎,會想我嗎?「

這個場景完全就是一個「俄狄浦斯場景」,一個四五歲的孩子簡直就是在用一個酸溜溜的言語,和一種近乎狡詐的方式來打探姐姐與其男友的感情狀況。

這是什麼,這分明就是一個小男孩的戀母情結。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安然有一個談了五年的男友,她第一次去男友家見家長的時候,導演讓她弟弟去搗亂,喊她「媽媽」,再加上片中的一些場景,我們已經能夠很強烈地感受到:安然已經不止是一個姐姐了,導演和編劇是想讓她當媽啊!

還記得二胎政策出來后大家常說的一句話是什麼嗎?

「這孩子分明是你父母給你生的。」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所以,導演不僅把安然——一個剛剛大學畢業的女孩子往姐姐的位置上逼,還在把她往母親的位置上逼。

此時,安然是什麼?難道是聖母瑪利亞嗎?!

說到聖母瑪利亞,《我是姐姐》中的男性幾乎都是以一個「廢物」的形象出現的——

安然爸爸重男輕女,對她非打即罵;安然姑父癱瘓在床;安然表哥是個色鬼;安然弟弟是個孩子;安然的男朋友是個媽寶,一點主見也沒有;安然的舅舅不學無術,是個整天就知道打麻將的小混混。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而片中的女性呢?

安然的母親幾乎沒有鏡頭,即使有也是一副逆來順受的樣子。

安然的姑媽是一個標準的「被犧牲的女性」。

她本來考上了西南師範大學的俄語系,結果因為弟弟考上了中專就讓給弟弟了。

到了90年代經濟浪潮來的時候,她不甘心,想要去做生意,可是家裡面打電話,說你弟弟生了一個女兒,你得回來帶,她就又選擇回去。

後來丈夫生病了,一家一大口人的擔子就都落在她身上。

這不就是另一個安然嗎?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是的,安然本來可以不走姑媽的路,可以堅持自己的理想,但卻因她身旁的親人卻無所作為,而令自己面臨放棄自己……

有人要說了,結尾不是個開放式結局嗎?

天吶,單純的觀眾們,你們難道看不出導演在前面120分鐘里為了讓安然留下了廢了多少筆墨?

我也一樣。

看到結尾之後,我感覺我在前面流過的眼淚都被利用了。

可能,這就是所謂的「眼淚的政治經濟學」吧。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一個原本多麼堅定倔強有主意的女孩子,最後卻猶豫了退縮了,沒有在「從此不見弟弟」的合同上簽字(至少在電影里沒有),我們就能看出這個社會對於女性的道德綁架有多嚴重了。

我們不停地強調,她是一個女孩,一個姐姐,一個母親,一個護士……

那麼我想請問導演,她何時才能是自己?

《我的姐姐》讓安然喘息過一秒鐘嗎?

把女性長久地放置在煎熬與折磨中,同樣是身為女性,你是什麼目的?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是的,電影涉及到了大量的女性困境。

比如重男輕女的思想,比如成長過程中不可避免的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比如媽寶男……但這些話題的使用,真的是一種覺醒嗎?

既然如此,為什麼最後不敢讓安然簽字?

安然這樣的女孩子,她就必須為別人犧牲自己是嗎?就必須背著巨大的道德包袱是嗎?好讓片中那些男人們遊手好閒是嗎?

片中唯一有著人性閃光的男性,就是那個用外甥女的悲痛換錢,養侄子還讓他學打麻將抽煙的舅舅。

所以,男性只需要有一點點、一絲一毫的努力,就值得被歌頌是嗎?、

票房第一,《我的姐姐》就是一部好電影了?

如果說《我的姐姐》這部電影真的有優點,這個優點只是在姑媽這個角色身上。

那個她用俄語念著「再見,你好,我愛你」的場景,是電影中最美,最有價值的場景。

但是這一幕,卻是用一個女人一生的喪失成就的。

因為下一秒,她就不再是那個心懷夢想的、自由的、想去蘇聯的女孩子,而是一個「老闆娘」,兩個孩子的母親,和一個癱瘓在床失去意識的男性的妻子。

不可否認《我的姐姐》用無數的困境與道德,贏了眼淚,贏了戲劇效果,同檔期票房第一,但它也真正犧牲了安然這個角色存在的意義。

最後,我們不免要問,從真正的女性角度出發,它真的是一部好電影嗎?

某些角度它是,某些角度它又不是……

文/皮皮電影編輯部:童雲溪

©原創丨文章著作權:皮皮電影(ppdianying)

未經授權請勿進行任何形式的轉載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