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廣告
廣告

張子楓的《我的姐姐》真的是催淚彈,看完以後我覺得比李煥英還要感人。

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張子楓飾演的安然在醫院當護士,她眼睜睜看著一個孕媽媽轉院,她以專業的眼光來看,這個女人不應該生下這個孩子,因為她有孕期癲癇,強生的話,必有一死。

她跟男人吵了起來:「你都生了兩個女兒了,為什麼非要生下這個兒子?你老婆會死的!兒子有那麼好嗎?」

男人一家根本不顧她的勸阻,連推帶搡把她弄倒在地,轉院了。

廣告
廣告

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安然回到家,極度狼狽又落魄。姑媽問她:「你為什麼不打他?姑媽以前教你,在外面受了欺負,一定要打回去,打贏了要打,打不贏也要打!」

安然頹喪地說:「我沒有力氣了!」安然確實沒有力氣了,如果欺負她的只是外人,以她的性格,她一定鬥志昂揚,可是欺負她的又何止外人?

安然看見男人為了生兒子不顧老婆的性命,之所以那麼亢奮,不僅僅因為她是一個女人,她更是一個受害的女兒。

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安然出生的時候,政策只允許生一個孩子,爸媽為了生兒子,給安然辦了殘疾證,這樣他們就可以要兒子了。

後來騙人不成,父母也不願意帶她,把她放在姑姑家養。

廣告
廣告

姑姑的兒子經常打她,拿她當沙袋練拳,姑父甚至在她長大后偷看她洗澡。

安然的童年過得缺愛又扭曲,情緒的爆發是在她上大學的時候。爸媽終於生下了兒子,爸爸生了兒子的第一時間就是跟安然要房子。

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父親有兩套房子,第一套是單位的公房,第二套是自己買的學區房。

生下兒子之前,安然的爸爸都沒有想過給單位交錢辦房產證,因為他覺得生的是女兒,沒必要花那錢。

母親因為跟父親鬧離婚,分割財產,就把第二套房子過戶給了安然,過戶后,兩個人沒有想到居然生下了兒子。

於是一場爭奪財產大戰就開始了,安然從來沒有得到過父母的愛,她拒絕把房子給他們,雙方鬧到根本不想看見對方。

廣告
廣告

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突然有一天,父母開車出了車禍,兩人當場死亡,弟弟才5歲,安然一個人來處理這件事,警察問安然:

「你和死者什麼關係?他們手機里只有一個小男孩的照片,沒有你的,我們就是想確認一下。」

張子楓站在那兒簽字,面無表情,眼神茫然,她不悲傷,只有無助和不知所措。不得不說,張子楓的演技真的好,是00后里的周冬雨

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把安然拉回現實的,是她5歲的弟弟,弟弟一直哭著喊著要爸爸媽媽,甚至總是欺負她:「爸爸說家裡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所以你要聽我的話。」

爸媽一走,弟弟特別不適應,沒有了媽媽親手做的肉包子,爸爸的炒肉。弟弟對父母的每一點甜蜜回憶都深深刺痛安然的心。

廣告
廣告

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這些都是她從未從父母那裡體會到的幸福,她喃喃:「爸爸竟然會炒肉,我只吃過爸爸的竹筍炒肉,就是打屁股啊!」

弟弟疑惑地看著姐姐:「我們的爸爸好像不是同一個爸爸。」

是啊,她從來沒有體會到過關愛,她甚至以為父母不愛孩子,可是換了一個孩子以後,他們的愛竟然能滿到溢出來。

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爸爸不是一個爸爸,孩子也不是同一個孩子。在這個家裡從來沒有感受過愛的安然對父母和弟弟同樣愛不起來,她決定把弟弟送人。

可是七大姑八大舅全都跳出來指責她,罵她自私沒人性。七大姑八大姨為什麼不養弟弟?他們當然只負責張嘴,事情輪不到自己頭上就誰也有理。

廣告
廣告

安然非得跟姑姑一樣嗎?安然的姑姑為了安然的爸爸放棄了上大學的機會,讓安然爸爸讀了中專,找了工作,還要替她養安然。

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小的時候,她半夜熱得睡不著,爬起來發現媽媽在給弟弟切西瓜,一邊切一邊囑咐:「快點吃,不然你姐醒了!」

我的姐姐》用一代又一代接力賽的方式把中國式重男輕女這個問題抽絲剝繭般呈現在我們面前。

我們國家有很多地方,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都有人為了生兒子流掉一個又一個女兒,不顧老婆的身體一直生男孩。

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有很多家庭二胎政策開放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給「某某家拼個后」,就像安然的爸爸媽媽一樣,哪怕他們已經快50歲了。

生下男孩的家庭,就開始理所當然的把房子、上學的機會、錢財留給兒子,有很多樊勝美和蘇明玉那樣的家庭。

還有一些家庭,疼愛的是女兒,可是家產全部是兒子的。

不管她們是姐姐,還是妹妹,家庭條件不允許的情況下,她們都要為了家裡的男性犧牲,高額彩禮其實也是這麼來的。

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其實比起性別歧視而言,最可怕的是血濃於水和理所當然,有人太多的女人像安然的姑姑一樣活著。

她們甚至不用父母提要求就會給弟弟、哥哥賺錢,讓資源,無條件帶孩子,而且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

她當然也想把安然變成這樣的人,一輩子為男性奉獻,到最後變成催兒媳婦生孫子的惡婆婆。

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安然姑姑勸安然養弟弟:「誰讓你是姐姐呢?你就得養她啊,如果不是你姑父癱瘓了,我一定會替你養好他!」

安然氣憤地說:「你真的覺得你能養好他?你都沒有養好我,你不知道我從小被表哥打,被姑父偷看洗澡。」

安然姑姑聽到這些的時候瞬間就崩塌了,原來她自認為的犧牲是不值得的,她努力奉獻得來的都是毫無人性的掠奪。安然的一番話,揭開了重男輕女家庭的遮羞布。

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安然走後,她一邊錘老公一邊哭到抽搐,安然騎著自行車迎風向前。這個鏡頭代表雙向覺醒和自我救贖。

姑姑開始鼓勵安然做自己,不必犧牲,走自己的路,安然想好了養弟弟,血濃於水不可能放棄,只不過她養弟弟並不代表她認命,認男性。

在這種家庭長大的女孩大多像安然一樣獨立又倔強,她不可能通過婚姻來救贖自己,彌補原生家庭缺失的愛。

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她要的一直都是努力生活,靠自己活出個人樣來,給爸爸媽媽看看,作為女孩,她一點也不比男孩差。

但其實,她們本來就不差,只是偏見和資源傾斜讓她們向男性低頭。

中國的男人真的被父母、姐妹保護得太好,大部分男人生下來就有人為他賺錢,給他買房,給他家裡最好的東西。

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這也是為什麼馬伊琍說大部分男性的進步速度其實都抵不上女性,所以大齡剩女越來越多。

肖陽飾演的安然的舅舅就是馬伊琍口中的男性代表,不作為、混吃等死,張口閉口就是錢,姐姐姐夫的葬禮上在打麻將談錢:

「黃泉路上無老幼,姐姐死了我有啥子辦法,輸了錢說讓老輩子給。」在弟弟的撫養問題上還在訛錢。

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總有女人被產後抑鬱折磨致死,總有人為了生兒子拼一胎又一胎,為了給弟弟/哥哥買房掏空自己和婆家,為了催生孫子離婚,這都是真實存在的。

《我的姐姐》也確實是根據真實故事改編的,真實事件的結果是那個姐姐最後把弟弟送人,把兩套房子賣了,去一線城市結婚生女。

這件事情當時引發了很大的爭議,有人覺得姐姐冷血無情,有人覺得姐姐也是個人,該有自己的生活。

洗澡被姑父偷看,為生兒子喪命,張子楓演繹出無數中國女人的悲哀

《我的姐姐》的結局算是這個故事最完美的結局吧,姐姐奮力掙扎,最後還是帶弟弟一起生活。

女性自我救贖和覺醒的路永遠是最值得走的一條路,但這條路一定遍地荊棘叢生,並不是一時半會能解決的。

畢竟生你,養你,你沒有辦法恨父母,畢竟血濃於水也不可能棄養弟弟,但是,把這種事情拋出來議論,讓更多人看見,我相信,它會是女性成長中的一步。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