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哈游踩雷,傳極端玩家欲「行刺」創始人,《崩壞3》的「愛情買賣」翻車 – 遊戲

廣告
廣告

儘管事情真相尚未明晰,玩家與遊戲公司間由來已久的矛盾再次公之於眾。遊戲公司高管成了高危職業。繼游族網路董事長林奇被投毒后,近日「男子欲刺殺米哈游創始人被抓」的消息在網上熱傳。時代財經注意到,最初的消息來源於一張上海公安信息網的屏攝圖片。

來源 時代財經App

作者-王亮

編輯-史成超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米哈游官網

圖片來源:米哈游官網

圖片顯示,此電腦為公安局內部人士使用,拍攝時間為4月23日下午。網站上有一則上海市公安局徐匯分局在4月19日供稿的消息,標題為「徐匯分局迅速處置一起預謀殺人的個人極端案件」。

圖片來源:網路

圖片來源:網路

正文稱,4月15日12時許,徐匯分局在米哈游公司園區抓獲嫌疑人谷某某,當場繳獲其隨身攜帶的兩把管制刀具。經過審訊,谷某某交代,其因對米哈游公司海外推廣不滿,在佛山市暫住地通過網上查詢該公司兩位創始人身份及照片,通過網路購買了刀具,欲伺機來滬持刀殺害兩位公司創始人。目前,谷某某已被刑事拘留。

時代財經未能在網上搜索到該網站和消息,並多次電話聯繫徐匯分局宣傳科,但截至發稿,一直無人接通。米哈游公司官網聯繫電話也一直無人接聽。時代財經向幾位米哈游公司內部員工求證,對方皆表示對此事不清楚。

廣告
廣告

4月25日,紅星新聞報道稱,聯繫了米哈游公司園區所在地的派出所,有派出所警務人員證實了此事。截至目前,米哈游官方尚未對此事進行公開回應,警方也仍未對此事發布警情通報。

儘管事情真相尚未明晰,玩家與遊戲公司間由來已久的矛盾再次公之於眾。

01「他們用角色斂財,卻讓用戶為愛買單」

網傳消息稱,事件起因與米哈游旗下手游《崩壞3》相關。

《崩壞3》是由米哈游在2016年發行的一款角色扮演類手游,講述了世界受到神秘災害「崩壞」侵蝕的故事,是《崩壞學院》系列的第三部作品。玩家可扮演熾翎、白夜執事、第六夜想曲、月下初擁、極地戰刃、空之律者、原罪獵人等「女武神」,去抵抗崩壞的入侵,維護世界和平。

在遊戲里,玩家操控的全部是女性角色,二次元文化是其重要的特徵。而網傳「刺殺」事件的導火索來自於一段女武神的兔女郎服裝跳舞視頻。

廣告
廣告

時代財經了解到,3月28日,《崩壞3》國際服舉行三周年活動,官方在國際服發布了一段遊戲特別劇情,其中一段是女武神在棋牌室被「出老千」賭輸了,在揭穿反派作弊手段后,穿上兔女郎服裝跳舞慶祝。

圖片來源:《崩壞3》國際服活動

圖片來源:《崩壞3》國際服活動

這段劇情視頻也同步在國內網站發布。有國內玩家認為,自己與國際服玩家被區別對待,且遊戲角色女武神的人設沒有受到尊重。不少玩家憤憤不平,一個流傳的網路段子概括了玩家的感受:我在國服給老婆氪金,策劃卻讓她到外服給「洋大人」跳兔女郎舞。

在「兔女郎跳舞事件」后,有網傳圖片顯示,4月6日,有玩家跑到米哈游大樓拉橫幅,表達自己的不滿。由於被警告處罰,幾天後,該玩家在B站發布了道歉聲明。

圖片來源:網路

圖片來源:網路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B站截圖

圖片來源:B站截圖

程理是《崩壞3》的早期玩家,他喜歡二次元,也喜歡遊戲。從2016年《崩壞3》上線開始他就在玩,當時遊戲可選角色只有三個。這款遊戲對他的吸引力在於「招式華麗」和畫質,「剛上線的時候,這遊戲驚為天人,不管是畫質,還是打擊感,到現在為止依舊無人能敵,沒有類似的其它遊戲比它做得好。」

不過,隨著遊戲機制的調整,程理開始對遊戲失望。「官方在沒有任何公告的前提下,直接大刀闊斧地修改了角色機制」,「玩家們好不容易湊齊的隊伍,被官方隨手一改瞬間就成了垃圾,一夜回到『解放前』」。

「米哈游不斷削弱自己培養好的角色,推出更強的角色,你要想變強就要不停地氪金,導致《崩壞3》口碑越來越差。」程理說,「米哈游被玩家『親切』稱之為『米忽悠』。」

在玩了3年、遊戲角色升到90級后,程理就卸載了。他把這款遊戲的玩家特點總結為肥宅、老色批(指「老色痞」)、二次元。

廣告
廣告

他說,「之前《崩壞3》艦船主頁可以設置角色跟玩家互動,你點擊她身體不同部位,有不同反應,但因為涉嫌違規被取消了。」

程理對二次元文化的喜愛並沒有像部分玩家那麼強烈,不過他能理解玩家的心理。「玩家們辛辛苦苦為自己的角色花錢、買裝備、爆肝(指熬夜長時間做某件事),給她們穿最好看的衣服,最後她們卻在別人面前穿上兔女郎服裝跳舞,而在自己面前從來沒有這樣子做過。他們就是把遊戲角色幻想成自己老婆了,自己老婆穿著兔女郎服裝給別人跳舞,就生氣了。」

因此在4月22日,《崩壞3》官方微博發布了一封致玩家的信。信中表示,國際服三周年活動視頻發布以來,運營團隊收到很多對此事的反饋。對於劇情中女武神的「兔女郎」服裝形象及舞蹈設計不符合角色設定,以及處理響應緩慢的問題,向玩家表示歉意。但在該微博評論底下,玩家依然在表達不滿。

B站網友「三斤胖大海」在關於此事的梳理視頻中說到,對於有些二次元玩家來說,角色有多強可能沒那麼重要,對角色的愛才重要。在二次元遊戲中,這些角色在策劃眼裡可能只是一個拉動收入的卡池,但在玩家眼裡,已經是一種情感寄託了。

從玩家的角度來看,「三斤胖大海」認為,人設的表象是建模、立繪、動作,人設的內涵則是性格、行為、對話、劇情,米哈游靠技術實力在前者做到了巔峰,但在後者上,米哈游有所欠缺。

「當你自己把角色當成賺錢斂財的商品,本身對角色缺乏愛的時候,又憑什麼讓這些玩家為愛買單。」他說。

02《崩壞3》iOS端國服3月流水大跌67%

在知乎關於此事的討論中,有網友貼出了米哈游創始人劉偉在2017年12月年度中國遊戲產業年會上的一段演講:「我認為一個好的IP遊戲,不是消耗IP,而是幫這個IP創造更多的內容和價值。所以,那些拿一個IP然後做換皮遊戲的做法,是不可能幫助這個IP繼續擴大在用戶中的影響,也不可能積累更多的粉絲和用戶。」

在這段演講中,劉偉回顧了他與另外兩名創始人蔡浩宇、羅宇皓的創業經歷。2011年,三人作為上海交通大學研究生畢業,以獨立開發者的身份推出第一款遊戲《Fly Me 2 the Moon》,成為ACG領域的拓荒者。2012年,米哈游公司正式註冊成立,推出《崩壞學園》第一部。

劉偉說,最開始做二次元遊戲時,市場上賺錢的遊戲都是「大R付費模式(指大額的人民幣付費)遊戲」,遊戲收入主要靠大額付費用戶貢獻。而這些主流遊戲的收入來源於玩家之間的競爭,比誰更強大和比排名。

劉偉稱,他們不是這類玩家,也做不了此類型的遊戲,但二次元遊戲創業也要面臨如何賺錢的問題。劉偉表示,他找到了新的玩家付費意願,就是因為熱愛遊戲,為愛買單。

而《崩壞》IP的遊戲特點是鮮明的角色設計、重視劇情,並且有輕小說、漫畫、音樂共同組成的IP整體,該系列為米哈游貢獻了大部分的收入。

從米哈游在2017年第一次衝擊A股的招股書中來看,2014、2015、2016年以及2017年1-6月,其分別實現營收1.03億元、1.75億元、4.24億元、5.88億元,同期凈利潤分別為0.66億元、1.27億元、2.73億元和4.47億元。其中,《崩壞學園2》與《崩壞3》兩款產品的收入占報告期營業收入的比重高達98.82%。

不過,證監會對米哈游單一IP能否保持未來持續盈利能力存疑。此外,也對新增付費用戶數下降和米哈遊資質問題提出問詢。鑒於此,2020年9月,米哈游主動撤回上市申請材料,終止其在A股的IPO申請。

而幾乎同時期,《原神》開始公測,米哈游也將重心轉移到此,1億美元的高額研發投入讓米哈游也獲得了高額回報。Sensor Tower數據顯示,《原神》自發行以來,僅移動端就在6個月內吸金超過10億美元。

據媒體報道,在今年2月的一場上海交通大學矽谷校友會對話活動上,米哈游聯合創始人蔡浩宇確認,2020年米哈游公司規模已經達到2400人,相比2019年增加了1000人。自去年9月底《原神》取得巨大成功后,2020年米哈游營收已經突破50億元(凈收入非流水),實現了收入同比翻倍。

創業近10年,米哈游已經從小眾的ACG公司成為一家與騰訊、網易等遊戲大廠看齊的頭部遊戲公司。伽馬數據公布的2020全球移動遊戲市場中國企業20強榜單顯示,米哈游排在第八名(騰訊居於第一,網易居於第二)。

圖片來源:國產二次元手游觀察

圖片來源:國產二次元手游觀察

根據B站UP主國產二次元手游觀察提供的數據,儘管由於兔女郎事件持續發酵,《崩壞3》iOS端國服3月流水大跌67%,但仍然是收入最高的地區,高達1958萬元,安卓端國服更高達3329萬元。

03 刺殺事件背後:是偶然,還是公眾溝通失敗?

隨著《原神》的火爆,米哈游帶動的二次元手游變得越來越大眾。但用戶基數越來越大,公司在遊戲運營上的短板也越來越明顯。

灃京資本基金經理吳悅風把網傳刺殺事件稱為一種「被實現的小概率事件」。他在微博上表示,一旦人口基數足夠大了之後,很多在國外屬於小眾品類的東西,在國內人口基數的加持下都會成為大眾品類。

吳悅風認為,遊戲用戶基數大了,也會「飯圈化」,「想殺策劃人」這類小概率事件就會被進一步放大。

此外,令玩家不滿的是,一直以來《崩壞3》的國服與外服運營商的差異。程理說,「國服和國際服本身活動就不一樣,國服沒法做這種活動是因為國服無法過審,不光《崩壞3》,其他遊戲國內、國外內容基本都存在不一致的情況。」

互聯網和遊戲產業觀察者張書樂於4月27日對時代財經表示:「國內和國外的二次元文化、遊戲生態、傳統認知以及審核體系的不同,確實會帶來國際服和國內服的不同,這其實在全球任何遊戲上都會有所體現,運營方甚至會為了照顧某地域玩家的特殊情結,加入或取消某類遊戲場景或形象等。」

張書樂表示,從國內遊戲產業發展歷史上看,玩家和遊戲公司的各種糾紛並不少見,但採取極端方式應對的極少。

張書樂認為,遊戲玩家和遊戲公司之間關於遊戲內容上的矛盾其實是一個正常現象,遊戲的整個生命周期都是在這種矛盾的調和與內容的迭代中進行。「反而,如果沒有人批評了,這個遊戲也就死了。」

官方在致玩家的信中還稱,由於上架時間不同,《崩壞3》在不同區服的周年慶時間並不一致,對於其他區服的周年活動,官方通常會交由一些更了解當地的合作方去進行內容設計與包裝,由運營團隊內部進行監修與審核。在收到玩家關於「兔女郎跳舞事件」相關反饋后,運營團隊聯繫合作方停止發布後續宣傳內容,但因為牽扯到多個合作方的利益,因此處理進度也大大低於預期。

官方稱,本次事件境外平台的宣傳視頻等主要內容已下架,今後會以更高的質量要求和嚴格的監修標準,來保證此類問題不再發生。

易觀遊戲分析師廖旭華認為,此事也反映了米哈游的海外發行內容和宣傳控制存在問題,雖然產品活動是米哈游研發,宣發有合作方參與,但米哈游還是要負監督責任,而這也算是給遊戲公司上了一課,對海外宣發的監督一定要盡職盡責。

此外,在「兔女郎跳舞事件」發生后的二十多天里,米哈游才對此事進行回應。廖旭華認為,《崩壞3》的運營和用戶溝通也一直存在問題。

其在4月26日對時代財經表示:「《崩壞3》可以說是國內運營事故最多的遊戲之一了,缺乏用戶溝通的運營習慣在這次事故中引爆了。」廖旭華認為,從道歉聲明來看,米哈游其實一開始就有在做各種補救措施,但卻沒有第一時間發聲,沒有跟用戶溝通,導致事故在社交網路持續發酵,引起強烈的用戶對立。

廖旭華說,根本原因在於,米哈游一直以來都缺乏包括用戶關係在內的公共關係管理,正面可以說是低調,以產品取勝,但這也是企業不成熟、不專業的表現。

知乎網友「凍僵的野豬」從玩家的角度也表達了類似看法,「只談技術和玩法的話,《崩壞3》開服就對所有國產手游來了一次降維打擊,客觀上引爆了手游界的軍備競賽。但《崩壞3》的整個增量期就是一場因溝通不暢和低互信造成的鬧劇。」

如何繼續獲得玩家的信任?廖旭華認為,米哈游未來還是有可能依靠產品留住用戶,但是頻繁的事故和欠缺的溝通會持續消耗用戶和品牌。「米哈游必須從公司整體上做深刻檢討,繼續保持這種公共關係管理水平,能不能成為世界一流的ACG公司?」

(程理為化名)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