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束 SOA,上汽心中那道光

廣告
廣告

4 月已至,由上汽集團主辦的上汽零束 SOA 平台開發者大會也即將到來。

之前曾為大家介紹過上汽零束 SOA 開發者平台到底是什麼,大家可以先看這篇文章:《全球首個汽車 SOA 平台誕生,我彷彿看到了喬布斯式顛覆之光》。

可以說,零束 SOA 平台體現了上汽對智能網聯汽車時代生態世界的理解和認知,寄託了這家全國產銷規模最大汽車集團面向未來的戰略理想。

上汽零束 SOA 平台一經公布就吸引了外界諸多目光。而就在上汽零束 SOA 平台開發者大會到來前夕,也受邀前往上汽集團,參觀了零束軟體中心,就 SOA 的諸多技術和戰略細節問題與上汽集團工程師和高管團隊進行了深入交流。

廣告
廣告

在這次交流中,上汽集團副總裁、總工程師祖似傑,上汽零束軟體公司首席執行官李君博士等高管與我們進行了坦誠溝通,並且詳盡解答了媒體關於上汽零束 SOA 平台的很多疑惑。此行也是收穫頗豐。

零束 SOA,上汽心中那道光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對上汽來說,傳統汽車市場 40 年的雄關漫道已經踏了過來,如今卻沒有時間停留。他們整頓旗鼓,望著遠方波濤般起伏的青山,毅然駛入智能汽車的新賽道。

背景:不得不做,也剛好要做的事

在前往上汽集團的前幾日,上汽剛剛公布了其 2020 年的年度報告。過去一年雖受疫情影響,但上汽集團依然連續登頂國內產銷第一的位置。新能源車方面,更是實現了 32 萬的銷量,同比增長達 73.4%,集團排名躍居國內第一,在全球位列第三。

數據本身也許無法說明什麼本質問題,但確實能看到新能源車市場持續增長的勢頭。時代在變化,而 「新能源」也只是從基礎的動力角度闡述這種變化,未來決勝的關鍵或許在於 「智能化」、「網聯化」。

但是未來 「智能」、「網聯」的汽車到底是什麼樣子,該怎麼去打造?目前還沒有人可以給出定論,大家都是在摸索。SOA,是上汽零束給出的答案。

廣告
廣告

關於上汽零束想到 SOA 這個解決方案的原因,我們已經推測了很多,那麼上汽自己是怎麼想的?在採訪中,他們給出了三點思考,這裡做一下總結。

首先,應該是共創、共贏、共生的理念。

智能汽車包含很很多新的技術,包括 5G、大數據、人工智慧,同時也涵蓋了更多的供應鏈,僅憑上汽自己顯然無法完成,在新形勢下怎麼樣團結業內生態夥伴,包括將中國互聯網企業吸收到一起,是他們首先考慮的。

事實上,在即將到來的開發者大會上,上汽也廣邀群英,無論是像 BAT 這樣的互聯網企業,還是華為、OPPO 等手機廠商,亦或是地平線這樣的晶元企業等等,從下面這張泄露出來的圖可以看到,上汽的合作夥伴幾乎覆蓋了汽車、科技、互聯網行業的各個子領域。

零束 SOA,上汽心中那道光

其次,是真正的以用戶為中心。

過去汽車交付到用戶手上,整個服務流程基本就結束了,儘管行業會花很多錢做市場調研,但結果並不好,也沒有做到以用戶為中心。而智能網聯汽車時代,新的技術可以改變這種情況,車企的服務甚至可以覆蓋一輛車的完整生命周期,只是,要真正做到這樣,還需要一個形態和載體。

廣告
廣告

其三,是基於上汽對 「汽車可能變成萬物互聯最大載體」的判斷。

從互聯網、移動互聯網到物聯網,技術不斷積澱,硬體更迭,軟體生態也在不斷變化,如何構造萬物互聯時代的生態池?只能以開放的態度,吸納互聯網企業、手機行業、軟體行業的力量共同探索。

基於這些思考,SOA 軟體開放平台也就順其自然地被想到。

架構:像樂高積木一樣,分割,再拼合

我們說了這麼多上汽零束 SOA 軟體平台的背景和意義,那麼它到底是什麼樣的呢?探清它的細節和架構,是此行的重要目的之一。

首先,上汽零束 SOA 軟體平台是基於上汽的中央集中式電子電氣架構開發的。那麼何為中央集中式電子架構呢?這裡簡單說一下。

廣告
廣告

我們知道,一輛汽車有成百上千個底層零部件,這些零部件可以實現汽車的諸多功能,而每個功能都是通過一個或多個 ECU(電子控制單元)來控制的。過去,一輛汽車有很多 ECU,分佈在車身不同地方,被稱為分散式電子電氣架構。

零束 SOA,上汽心中那道光

但是隨著汽車功能越來越多,分散式架構的缺點開始凸顯,例如車內線束複雜臃腫,且 ECU 之間孤島化,很難進行信息交流互通,算力低下等等,總之就是過時了。

於是,汽車底層硬體的架構開始慢慢升級,思路是集中化,就是將和用戶感知直接相關、變化頻次高的 ECU 模塊抽離出來,然後再集中到一起,通過單一的計算平台來控制這些功能,每一個這樣的計算平台叫做域控制器。

由此,原來分散的硬體架構變得越來越集中。硬體集中了。在軟體層面自然也要跟上,逐漸的,就會產生中央集中式的電子電氣架構。

零束 SOA,上汽心中那道光

上汽的中央集中式電子架構包含四個域,中央域是大腦,還有自駕域、座艙域和通訊域。中央集中式電子電氣架構是上汽零束 SOA 軟體平台得以實現的基礎。

廣告
廣告

在這基礎上的操作系統採用的是異構的商業化操作系統。不過上汽零束軟體公司首席執行官李君表示,上汽也正在規劃自己的操作系統。

在異構操作系統上面是 Adaptive AUTOSAR 的架構,同時上汽也做了一些自研的改進。

在這上面,就是 SOA 平台架構了。這其中最重要的,是將所有的智能設備、終端進行硬體的虛擬化,同時在雲端,還會進一步將整車虛擬化。因此有車端和雲端兩個抽象化的概念。

這個過程中最重要的一步是軟體的重組和服務化,軟體分割成很多原子型的服務,然後進行封裝。

零束 SOA,上汽心中那道光

原子化過程非常複雜,但上汽堅信,軟體原子化是將來的最優解,就好像樂高積木一樣,每一塊都分割出標準介面,第三方的開發者可以調用,拼出他們需要實現的功能。

不過,李君也舉例說,SOA 架構就好比我們把空調分解封裝,哪些在雲端實現,哪些在應用層實現,哪些硬體要進行虛擬化,目前都沒有標準,上汽也還在探索中。

安全:上汽零束 SOA 的核心底座

了解了架構上的細節,緊接著就會有一個問題冒出來:安全。即便你不了解 SOA 平台的架構,在知道 SOA 背後代表的含義后,也會第一時間想到安全的問題,而知道了 SOA 平台的基本架構,則會更關注它的安全問題。

「上汽零束 SOA 的核心底座是安全。」上汽集團副總裁、總工程師祖似傑在採訪中如是說。

上汽對於安全問題的解決思路,可以從兩個層面來看。

首先是對 SOA 平台軟體和商城本身的把控。

這個層面,上汽零束主要考慮兩個事情,一是 「分級」,二是 「評審」。

「分級」的意思就是,不同的參與者握有不同的許可權。上汽將零束 SOA 面向的人群分成三類:普通用戶、OEM 品牌相關人群、極客。上汽會對不同類型人群使用的工具鏈做一些區分,平台開放的許可權也會做區分,這些會由主機廠自己來決定。

而零束這邊開放的程度也是逐步的,先從娛樂系統開放,然後性能給內部的研發人員開放,不同的人群是在各自許可權範圍內開放,通過這樣的體系來實現安全。

而在 8 月份 SOA 平台軟體商城開放后,第一批會開放舒適性相關的服務,這時上汽會有強大的評審隊伍,審核軟體的上架,同時還會吸納社會資源做評審。

零束 SOA,上汽心中那道光

除了把控軟體和平台商城本身,另一個層面就是網路信息安全。

網路安全信息安全是老生常談但永無盡頭也時刻不可鬆懈的問題。對於網路信息安全,上汽零束會採用一套雲管端一體化的解決方案,從軟體硬體監控、整個雲管端一體化的安防的體系,加入演算法,加入密鑰管理,一套東西進行部署。

同時,「十三五」期間上汽專門成立了一個信息安全研究室,它承擔藍方的角色,零束這邊相當於紅軍,也就是攻和防。上汽祖似傑表示,安全的題目永遠是一個矛盾,但關鍵要把握一點,就是當對方攻第一道城門的時候,要立即響應,在黑客攻擊第一道城門時,第二道城門已經建立起來,重點是要把握這個時間差。為此上汽特別在以色列成立了創新中心,在戰亂國度最強的網路安全技術中接受洗禮。

「安全問題確實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很考慮企業發生問題的反應速度,最好是一夜之間可以解決掉安全隱患,但也只能說要盡量減少安全問題的發生。」李君表示。

商業:供應鏈生態,車聯生態,數據生態

文章開頭我們就說過,上汽零束 SOA 軟體開放平台,最重要的理想,是打造智能網聯汽車時代的軟體生態世界。所以上汽零束 SOA 不僅僅在技術上有挑戰,在商業層面上更有挑戰。

我們先來看看,上汽面對這種挑戰,他可以做什麼。

它最大的優勢在於:可以覆蓋汽車的整個傳統產業鏈。SOA 本就是要把整車的軟硬體解耦之後打通,涉及汽車幾乎所有的供應鏈體系,沒有聯通整個產業鏈的能力,真的就很難做成這個事。這是上汽天然的優勢。

例如在交流中,祖似傑談到現在很多座椅供應商也在做數字化轉型,比如讓座椅可以根據不同身高體重調整到最舒適狀態。這件事如果是他們自己做,那這個始終就是孤立的,上汽零束和他們聯合,這個座椅就變成整體架構里的一個器官,器官可以利用介面和數據不斷學習,變得越來越高級,但仍然受到零束的整體控制。

零束 SOA,上汽心中那道光

再如現在智能車上有非常多的攝像頭,感測器,很多的數據,過去不關聯的,現在都可以關聯起來,然後源源不斷地產生數據,形成智能座艙,這個過程也需要打通很多供應鏈關係,當然,當他們聯結起來,在商業層面就會有廣闊的想象空間。

當然,祖似傑和李君博士在採訪中都多次強調,「光靠我們是不夠的」,這還涉及到 ICT 等其他領域,要想將 SOA 的生態打造出來,第一步就是要廣泛連接現實中的供應鏈生態和合作夥伴。」

全新的純電架構加上全新的電子架構作為物質基礎,然後通過全新的 SOA 平台可以將他們聯結起來,再加上外部的供應商。這就是基本的生態結構。

當做成了這些,真正實現了軟體定義汽車,那麼汽車就不再只是一個狹義的工具,上汽將其定義為第三空間,很多未來化的場景都可以變成顯示:比如下班回家願意在車裡躺一個小時聽聽音樂放鬆再回家;等人的時候把你的愛車模擬成一輛賽車來一局飆車遊戲以消磨時間…… 這些場景在商業層面都會產生巨大的可能性。

零束 SOA,上汽心中那道光

還有數據,SOA 很大的作用是把數據連起來了,像人的血液一樣,可以把數據運至各個器官,讓整體更加健康。圍繞數據,上汽可以進一步探索智慧出行的場景,讓車成為智慧城市的一部分。這就是他們說的 「數據決定體驗」。

不過,你要問基於 SOA 有沒有具體的商業模式,祖似傑則表示現在還沒有固定的商業模式,他們也是抱著開放和探索的心態在做,同時也在學習一些跨界的商業模式,探索智能車的應用商店的商業模式,包括下載推廣,最終要找到與用戶產生數據來共享這個價值。

「只有你平台實力足夠好,然後生態進來了,真正優秀的應用出來了,才會去做整個未來商業的擴展。」祖似傑說。

結語:SOA,也許就是上汽心中的那道光

數據顯示,2020 年,即便在疫情的影響下,新能源汽車的產銷依然同比分別增長 7.5% 和 10.9%。所以,對於上汽來說,這是他們不得不進入的戰場。並且對於 SOA 來說,在交流中也得到確認,未來優先部署的也是新能源的數字化車型。

只是,新能源賽道上,我們和世界又站到了一樣的起跑線上,必須和傳統汽車時代跑得不一樣,必須以用戰略性創新的方法來參與競爭。這樣,對於企業,以及我們國家的汽車工業來說,才不會像過去那樣掉隊。

汽車是工業皇冠的明珠,是衡量一個國家工業水平的重要標誌,未來甚至還會是體現一個國家科技水平的標尺。現在,新的機會已經出現,心中有光,素履以往。對於上汽而言,也許零束 SOA 就是那道光。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