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甲艦的勝利,南北戰爭中不起眼的一戰,卻改變了海上戰爭的局面

廣告
廣告

鐵甲艦的勝利,南北戰爭中不起眼的一戰,卻改變了海上戰爭的局面

​​1862年3月,美國北方海軍裝甲炮艦「莫尼特」號與南方海軍裝甲艦「弗吉尼亞」號在弗吉尼亞的漢普頓路海域相遇,這場打成平手的海戰並沒有給任何一方帶來決定性的勝利,單就這場戰役本身而言,它最終沒有對內戰未來幾場海戰中的南方叛亂軍和北方封鎖軍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但戰爭中北方軍的鐵甲艦展現出強大的戰鬥力,卻改變了世界各國海軍發展的方向。

鐵甲艦的勝利,南北戰爭中不起眼的一戰,卻改變了海上戰爭的局面

一、鋼鐵軍艦的誕生

自從人類歷史上有了海軍和戰船,木材就一直都是建造軍事戰艦和商船的主要原料,這是因為木材的浮力相對較大,水中適應能力強,即便後來小型划槳船被配有多層甲板的大型軍艦所代替,但木材仍然是造船的主要材料。然而,這種木製戰船卻無法抵擋鋼製子彈和鐵制炮彈的襲擊,一旦中彈,極易沉水或自燃。

於是,造船專家和海軍軍官們一直致力於使自己易受攻擊的戰船外殼變得堅硬起來,他們用最結實的木頭做原料,船身外殼也由原來的一層增加為多層,還在船身最脆弱的部分填充了棉布和棉花,並加上了一層鋼鐵防護板,這樣一來,這些船身的確變得「結實」了許多。但同時也限制了戰船的機動作戰性能,並且加大了戰船傾覆的可能性。

鐵甲艦的勝利,南北戰爭中不起眼的一戰,卻改變了海上戰爭的局面

朝鮮海軍上將李舜臣是人類歷史上第一位利用鐵來防護戰船的人,1592年,李為了加強戰船的衝擊力,他在100英尺長的船身上釘滿了鐵制螺栓,黃海戰役中,李舜臣利用自己首創的「龜甲船」擊沉了數艘日本戰艦,直到最後船身遭到重創而沉沒。後來,海戰又經歷了幾年時間的發展,無數次戰役都證明了在船身表面覆蓋金屬的想法非常不切合實際,因為一旦鍍上一層金屬,戰船就會失去浮力,機動作戰的能力也將大大下降。

廣告
廣告

鐵甲艦的勝利,南北戰爭中不起眼的一戰,卻改變了海上戰爭的局面

19世紀初期蒸汽機的發明不僅為水上行船提供了新的動力能源,最終還為未來的海戰打開了一個全新的局面。儘管這種在船舷和船尾配備蒸汽輪機的商用輪船非常實用,但如果用于軍事艦船的話它還是極易受到攻擊的,只要一發命中率較高的炮彈就足以使整個輪船癱瘓。最後,還是內側螺旋槳的發明為蒸汽機輪更好地應用於戰船開闢了道路,這種隱藏在水裡的機器可以最大效率地推動戰船航行,降低戰船遭受大炮襲擊的概率,也成為內戰中美國北方聯軍戰勝工業落後的南方軍隊的法寶。

二、弗吉尼亞號的重生

1861年春,正值美國內戰初期,南方海軍成功地以武力迫使北方海軍放棄了位於弗吉尼亞的諾福克海軍造船廠。北方海軍在撤退之前,將停置在車間內維修的船隻全部付之一炬,他們寧可毀壞這些船隻也不願將它們留給敵人,其中就包括一艘名叫「梅里麥克」號的戰艦。這艘戰艦建於1856年,是一艘配有蒸汽機輪的木製戰艦,「梅里麥克」號被焚毀后沉入海底,南方海軍後來重新將殘骸撈出水面,重新修理了船上的蒸汽機輪,還在木製船舷和甲板上釘上了四英寸長的鑄鐵栓,向上傾斜的甲板正好為6門9英寸無膛線炮和4門6至7英寸膛線炮提供了良好的射擊角度。

經過一番修理,「梅里麥克」號戰艦終於重新下水,此時的「梅里麥克」號已經是一艘263英尺長的鐵甲艦,吃水深度22英尺,擁有4英204尺長的鍛鐵撞角,經過改裝的600馬力蒸汽機輪使這艘二手戰艦達到了毎小時4海里的行駛速度,蒸汽機輪推動沉重的船身在海面上行駛,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穀倉的浮頂」在海面上遊動,這樣龐大的戰艦即使完成一個轉向的動作也要花費半個小時的時間。隨著戰艦修復工作的進行,在1862年3月5日下水之前,這艘鐵甲艦的名字終於正式改為「弗吉尼亞」號。

鐵甲艦的勝利,南北戰爭中不起眼的一戰,卻改變了海上戰爭的局面

北方聯軍獲悉南方海軍將沉沒的「梅里麥克」號戰艦復原之後,開始擔心這艘鐵甲艦將會衝破自己由木製戰船組成的海面封鎖線。不過北方軍隊並沒有立即展開將木製船全部換成鐵甲船的行動,而是採用一位名叫約翰·艾里克森的瑞典發明家的建議,建造了一艘172英尺長的平型甲板船。在這艘戰船上,北方聯軍建造了一個140噸重的獨立封閉式迴旋炮塔,塔內配備兩門11英寸無膛線大炮,這種設計模式的戰船外形被人們有趣地描述為「一塊漂浮在水面上的乳酪」。

1861年10月25日,北方聯軍的「莫尼特」號戰艦龍骨安裝完畢,1862年1月30日,僅僅經過100多天時間就完工的「莫尼特」號完成了下水,整個戰艦的建成速度快得令人吃驚。這艘戰艦的外觀看起來非常怪異,迴旋炮塔的表面覆蓋了8英寸長的鐵板,船舷兩側和船身也都鋪上了4.5英寸長的鐵片,不過無論怎樣,這艘戰艦在速度和機動作戰性能上都非常出色,儘管船上僅有兩門大炮,但獨立的冋旋炮塔卻使船身在無需轉彎的情況卜就可以靈活自如地向敵人開炮。

廣告
廣告

鐵甲艦的勝利,南北戰爭中不起眼的一戰,卻改變了海上戰爭的局面

三、漢普頓路海戰

3月8日清晨,南方聯軍派遣「弗吉尼亞」號進入漢普頓路水域,開始向北方海軍的海面封鎖線發動進攻,叛軍的鐵甲艦在海面上瘋狂出擊,很快就擊沉了北方聯軍擁有30門大炮的「坎伯蘭」號戰艦,接著又迫使配備55門大炮的「國會」號戰艦擱淺。當天傍晚,「弗吉尼亞」號再次將北方聯軍的「明尼蘇達」號戰艦逼至淺灘,不過當時由於即將漲潮,迫使南方叛軍的鐵甲艦不得不在深夜撤回深水區。

3月9日凌晨,「弗吉尼亞」號戰艦再次向「明尼蘇達」號全力駛去,妄圖完全摧毀這艘戰艦。就在此時,北軍的「莫尼特」號戰艦突然出現「弗吉尼亞」號與「明尼蘇達」號之間,赫然攔住了南軍「弗吉尼亞」號戰艦的去路,這艘配有獨立封閉式迴旋炮塔的「莫尼特」號戰艦是連夜從紐約趕來支援的,上午9時,雙方兩艘鐵甲艦相遇開火,經過了兩個小時的激戰,「莫尼特」號展現了無與倫比的機動作戰優勢。不過此次雙方誰都沒有佔到什麼便宜,他們的炮彈對彼此的鐵制船身都沒有構成有力的威脅。

鐵甲艦的勝利,南北戰爭中不起眼的一戰,卻改變了海上戰爭的局面

兩個小時之後,「莫尼特」號一度撒退,重新配備了充足的軍火彈藥之後於中午11點30分再次返回海面作戰。此時南方海軍的「弗吉尼亞」號則將火力重點集中在了「莫尼特」號炮塔的小型操舵室上,並成功地擊中了正在操作大炮的約翰•華登上尉,一顆子彈穿過炮塔的觀察孔打進了操舵室,雙目頓時失明的華登上尉於是下令撤退,隨後「弗吉尼亞」號也返回了諾福克港。

3月8日至9日的海戰中,共有400多名北方水兵和20多名南方水兵喪命或身負重傷,不過雙方並沒有人員在「弗吉尼亞」號與「莫尼特」號的直面激戰中犧牲,這場在兩艘鐵甲艦之間展開的海戰被證明是一場非決定性的戰役,對於南方叛軍來講,「弗吉尼亞」號並沒有衝破北方軍隊的封鎖,這艘戰艦直到5月9日都一直停留在港內待命,後來北方聯軍的205地面部隊到達后順利佔領了諾福克港,「弗吉尼亞」號戰艦上的南方叛軍倉皇逃竄,顧不了太多的他們於是將整隻戰艦留給了敵人。

鐵甲艦的勝利,南北戰爭中不起眼的一戰,卻改變了海上戰爭的局面

四、歷史的總結

漢普頓路海戰的真正意義並不在於這場海戰本身,甚至也不在於整個內戰的結局,而是在於它為未來的船隻設計模式帶去了新的轉機。即使北方聯軍早就已經在這場海戰打響之前為密西西比河流域的戰船成功地安裝了輕型裝甲和小型蒸汽機輪,而英國與法國也在馬不停蹄地進行著類似船隻軍備的實驗,但直到漢普頓路海戰打響才使全世界都認識到了鐵甲船的威力,裝備蒸汽機輪的「弗吉尼亞」號在3月8日那天成功地擊沉了「坎伯蘭」號與「國會」號戰艦,從而為木製戰船敲響了喪鐘,進一步證明了木製船身永遠也阻擋不了鐵甲艦的襲擊。

而3月9日在「弗吉尼亞」號與「莫尼特」號戰艦之間展開的激戰則再次證實了能與鐵制船身相抗衡的依然唯有鐵甲船。漢普頓路海戰結束后不到幾個星期,世界範圍內所有著名的海軍力量都開始將注意力轉向鐵甲艦的生產。很快,海面上出現了金屬外殼的遊船和商船,鐵甲軍艦也逐漸成為控制未來海戰的主導力量。

廣告
廣告

參考資料:《世界近現代史》、《南北戰爭大事記》、《美國通史》​​​​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