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華夏 | 求求你們高抬貴手,別把醬香炒成了芝麻香

廣告
廣告

華夏酒報》記者 劉震東/文

醉美華夏 | 求求你們高抬貴手,別把醬香炒成了芝麻香

成都全國春季糖酒會終於落下了帷幕。如果要用一個關鍵詞來高度概括總結本屆糖酒會,非「醬酒熱」莫屬,更有媒體聲稱「醬酒在春糖熱到了巔峰」。看來,醬酒真的已經瘋狂到讓你看不清顏面啦。

本屆糖酒會上,出現了首個以醬酒品牌為主體的大型展覽,而以醬酒為主題的高峰論壇大大小小有十幾場之多,企業家、品牌商、營銷家、資本家、行業傳媒輪番粉墨登場,憋足了勁為醬酒熱搖旗吶喊。

更有數以萬計的各地經銷商、貼牌商湧入成都尋找醬酒資源,眾多代工商、廠家尋找合作方。有業內人士預測,此次糖酒會後,全國酒類市場將會迎來醬酒的大爆發。

廣告
廣告

正如孟子所云:「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無利不起早,你我皆凡人,誰也逃不出這一人性的定律。

然而,當整個行業都沉醉在醬酒熱之中,作為行業的守望者,媒體人卻要保持高度的清醒。

眾所周知,與其他香型的白酒工藝不同,醬酒講究的是高溫制曲、高溫堆積、高溫發酵、高溫餾酒,這「四高」是釀造醬酒的靈魂工藝。

醬酒的高溫曲最高溫度可達65℃,原料堆積的核心溫度一般達到50℃才會入窖繼續發酵,糧醅發酵的溫度一般在35℃—43℃之間,蒸餾出酒的溫度一般在37℃左右,這四大高溫對於醬酒最終品質的形成,都有非常重要的影響。如果溫度控制不好,無論是溫度不夠還是溫度過高,都會直接影響醬酒最後的品質。

因此,醬酒在釀造過程中非常注重溫度控制,講究「適度」。其實,在醬酒的營銷過程中,也需要講究「適度」。

廣告
廣告

作為一個資深行業媒體人,《華夏酒報》記者並不反對營銷中的炒作,然而任何事情都要掌握一個度,釀造醬酒講究適度的高溫,炒作醬酒也需要講究高溫的適度,否則溫度過高就會炒糊了,誰也不希望今天的醬酒步昔日芝麻香的後塵。

作為白酒中的貴族香型,芝麻香白酒是魯酒的一大特色香型,以芝麻香為主體,兼有濃、清、醬三種香型之所長,故有「一品三味」的美譽。

對於芝麻香白酒,已故著名白酒專家沈怡方先生曾高度評價:「在市場經濟出售精品酒的年代,工藝最複雜、品質最高、價格最貴的一個品種就是芝麻香白酒。」

1995年12月,芝麻香白酒行業標準的發布,芝麻香白酒有了正式的「身份證明」,成為了白酒香型的代表之一。

進入21世紀以後,隨著生產工藝日臻成熟,產品質量不斷提升,芝麻香型白酒得以快速發展,為此,山東省有關部門非常重視,也推出相應政策,大力扶持發展芝麻香白酒,寄希望以芝麻香白酒重振魯酒雄風。

當大家都以為,芝麻香白酒到了大顯身手的時候,讓人萬萬想不到的是,由於利益驅使,諸多生產廠家一哄而上,爭相研發芝麻香酒,低價搶佔市場份額,品質上良莠不齊,價格上一落千丈,導致芝麻香「泡沫」破裂,失去了一次千載難逢的發展良機。

廣告
廣告

以史為鑒可知興替。今天,回顧梳理芝麻香白酒的興衰歷史,對照當前如日中天的醬酒熱,《華夏酒報》記者隱隱有一種不祥的感覺:醬酒或正在重複芝麻香曾經走過的路徑。

所幸的是,醬酒熱下,並不是所有的當局者都「迷」,依然有清醒的理性主義者。

國台酒業總經理張春新在春糖期間發表的《關於中國醬酒高質量發展的認識論方法論思考和國台實踐》的演講中提出:「資本如果想賺眼前的錢、賺快錢,沒必要投資醬酒。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才能不寫一字空。投資醬酒產業,沒有十年以上,很難看到回頭錢。醬酒品質的本質是時間,市場再火熱,也不能殺雞取卵,時間不到、年份不到、品質不到,就不能包裝出廠。」

針對目前的醬酒熱,金沙酒業董事長張道紅也清醒地提出了自己對市場的隱憂:集中擴產的生態隱憂;面對賺錢效應的品質隱憂;快速擴張下的人才隱憂;利益驅使的品牌隱憂;配額稀缺的渠道危機。

為了明天醬酒的持續健康發展,今天請你捫心自問:我能耐得住時光的寂寞嗎?

廣告
廣告

(作者系《華夏酒報》副總編輯、中國酒業新聞網副總編輯 劉震東)


欲了解更多美酒的文化知識和收藏故事,敬請關注「收藏醉美的日子」,來和我一起聊聊關於美酒收藏的那些人那些事。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