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心理問題有些人好得快,卻有些人好得慢

廣告
廣告

我的助理們常常會接到訪客家屬這樣的詢問:「你看我家孩子的抑鬱症大概要多久能好?」

這個問題其實很難回答,因為哪怕是同樣的病,由同一個的諮詢師進行諮詢,你也會發現需要療愈的時間會相差很大。

而且,康復的速度與問題的嚴重程度關係也不是很大。有些人以為問題嚴重的需要的時間肯定就長,但其實也不一定如此。

為什麼會如此呢?

廣告
廣告

同樣的心理問題有些人好得快,卻有些人好得慢

2017年的時候,我連著接了兩個訪客,「糖糖」和「多多」。在我們微課也常常提到這兩位訪客。「糖糖」患有躁鬱雙相障礙,「多多」則患有抑鬱症。

如果從癥狀的嚴重程度上來看,「糖糖」的問題應該比「多多」嚴重多了,但是「糖糖」用了二十來天就康復了,而「多多」則用了兩個多月的時間才康復。

至今我仍然記得與「糖糖」進行諮詢時的場景,當我在與她進行交流的時候,她很快就能夠領悟到我的故事,很快就能發現自己之所以生病,原來是因為自己從來沒有愛過自己,沒有看到自己的價值。

在給她做諮詢的時候,每天都會有一個變化。

而我在與「多多」進行諮詢的時候,卻是一場很艱難的旅程。她為了討得父母的認可,付出了自己的大半生。之所以生病,卻是因為覺得自己這一生可能根本無法讓母親誇自己一句:「我的女兒真孝順!」

廣告
廣告

她每天陷到這種絕望之中,兩個月諮詢,對我們兩個人都是一場極度艱難的考驗。她常常會問我:「李老師,我還能好么?」

我每次都堅定地對她說:「你一定能好的,你看糖糖問題比你還嚴重,都能好。你這更不在話下了!」

可是她會繼續問我:「那為什麼糖糖不到20天就好了,我已經治了一個多月了,還沒有好?」

是啊,為什麼呢?

糖糖小時候就深受父母的寵愛,在她的成長過程中,愛從沒有缺位。只是因為在婚姻中遇到的一些問題,無法承受痛苦而患上雙相障礙。

我記得糖糖告訴我,她生病之後,就像個瘋子一樣,拋開家和孩子,四處亂跑,花起錢來沒有節制。

廣告
廣告

她的父親就把家裡的錢都拿出來給她用,說:「這孩子這麼可憐,就這點愛好了,只要家裡還有錢,就讓她花吧。」

這如山的父愛托住了糖糖,讓她沒完全放棄自己。

同樣的心理問題有些人好得快,卻有些人好得慢

而多多的成長經歷就比較悲慘了。她在家裡是第五個孩子,父母前面已經有了三個女兒,一個兒子,她是多餘的那個,所以小名叫「多多」。比她大三、四歲的哥哥欺負她的時候,她的父母會說讓她讓著哥哥。

多多從小几乎沒有被愛過,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干各種家務活,拚命討好父母,希望自己能夠得到父母的誇獎。然而,她從來沒有得到過任何一句讚賞。

當她長大工作后,把自己掙的錢都用在父母身上。甚至結婚有了孩子之後,也不捨得給孩子買好吃的,總是給攢錢給父母買各種吃的穿的。

廣告
廣告

她活著,只有一個目標:獲得父母的認可。然而,當她到了50歲的時候,發現自己這個目標根本不可能實現,於是她崩潰了,患上了抑鬱症。

糖糖和多多兩個人,最大的區別就在於,在小時候是否得到過父母的愛。

愛對於我們心理成長的重要性,無論怎麼說都都不過分。在童年時期,有過被愛經歷的人,一生都會被愛的力量守護。而在童年時期不曾體驗過被愛的人,或許要用一生的時光,去追求被愛的感覺。

只有當一個人被他人愛著以及愛著他人,生命才會有了意義與顏色。

所以,我們常聽到有人說:「幸福的人用童年療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療愈童年!」

廣告
廣告

同樣的心理問題有些人好得快,卻有些人好得慢

所以糖糖的療愈比較簡單,只需要喚醒她內心深處那被遺忘的愛就好了。當她學會愛自己,學會愛他人的時候,疾病就自然而然地消失。

而多多的療愈就很困難了,因為一個從來不曾被愛過的人,甚至不知道愛與被愛是什麼樣的感覺。

我們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就是在不斷地讓她堅信,她父母不喜歡她,並不是因為她不夠好,而是她的父母重男輕女。

我們用了兩個月的時間,讓多多明白自己是值得被愛的,哪怕父母不愛她,她依然值得被愛。我甚至還教會了她恨!要知道不會恨的人,是不會愛的。

愛與恨都是個體維持自我穩定與自我發展的重要方式,正常的愛與正常的恨對人的健康與發展是至關重要的。

愛具有創造與守護的功能,恨具有自保與設定自我的功能。

當多多學會了恨與愛之後,她的抑鬱症才最終消失。

而多多和糖糖兩個人,康復的速度不一樣,緣於她們小時候得到過的愛的多少。而小時候得到的愛的多少,構成了一個人最底層的邏輯。

參考:比努力更能決定你人生的,是你的底層邏輯。

聲明:本站內容與配圖轉載於網路,我們不做任何商業用途,由於部分內容無法與權利人取得聯繫,稿費領取與侵權刪除請聯繫我們,聯繫方式請點擊【侵權與稿費】。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