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諮詢師不敢接案、受挫后自我懷疑怎麼辦?

廣告
廣告

在對心理師越來越有挑戰的時代里,焦慮感也直線上升,每隔一段時間,在我還有一點空檔的時候,我都會舉辦一些跟民眾或心輔所學生對話的活動,在研究所後期學習敘事治療的我,明白很多現象都需要釐清背後的脈絡。

這幾年很明顯感受到,實習心理師們,甚至是我這個世代的心理師們,都同樣籠罩在濃濃的焦慮感之中,花大錢上課、費盡心思取得證照、努力結交人脈的現象似乎持續增加,我開始想要了解,在我下幾個世代的實習心理師們,是怎麼看待「心理師」的身份?

這麼濃厚的焦慮感,究竟從何而來?

在我有限的觀察里,首先是心理師人數每年大量增加,心理師的專業訓練過程本來就很長,即使排除進修研習跟自費督導的支出,光是當個全職學生,本身就是一種「長期投資」,短期內會呈現只有支出沒有收入的狀態,而如果要兼職工作,就又可能壓縮到學習質量。

廣告
廣告

其次是隨著心理諮商資本主義化、證照取向化(小編註釋:此為台灣地區現狀,大陸地區尚未到這個階段),讓人容易產生「除了心理師執照顯然不夠」的心態,除此之外,有越來越多新興治療取向出現,讓人覺得只學習傳統的治療理論、光是學習同理心與基本技巧,似乎無法因應時代趨勢,這是我觀察到,讓實習心理師甚至是有一定資歷的心理師們,感到焦慮的幾個原因。

新手諮詢師不敢接案、受挫后自我懷疑怎麼辦?

夠好的父母即可陪伴孩子成長,夠好的心理師即可好好陪伴當事人

我在專業學習的過程里,非常幸運遇過幾位很好的督導,一路上跌跌撞撞摸索的過程里,也有可靠的師長與同儕願意鼓勵我勇敢前進,所以我明白要脫離新手焦慮,以及更現實的生存焦慮,要耗費的力氣其實非常龐大,我以前被督導的時候,經常會聚焦在自己還不夠的地方,因為以前我的家訓是「好還要更好,更好之後要維持」,所以我到現在仍然要全程聽完每一份催眠錄音檔,除了對專業的堅持,搞不好也反應出潛意識裡「覺得自己還不夠」的心態吧?

隨著專業資歷與能力踏實的累積,我經常會在心中回想起幾位恩師說過的話:

「你也許該想想什麼樣叫做好的心理師?要到達什麼程度才值得自認為好呢?如果你一直去跟別人比較,永遠不可能會有認為自己夠好的一天,因為你不可能成為全台灣最優秀的心理師吧?

廣告
廣告

再說,心理諮商是很複雜的歷程,你或許可以列出自己擁有哪些特質與能力,但好的標準,在心理師這行里,可能會是太抽象而無法評估事情喔!」在這幾年來因為累積了豐富的實務經驗,我慢慢用生命在見證「夠好的母親」這個論點,溫妮科特提出「夠好的母親」一詞,用來表示父母親不可能完美滿足孩子所有的期待,只要能夠適度回應孩子的需求,即使還是有一部份的需求無法滿足,親子關係仍然可以維持得很好。

同樣的在一些心理治療的研究里,顯示出諮商關係是可以被修復的,心理師不可能完美回應當事人的每個需求,只要能保持對當事人的關懷,願意在過程中真誠開放的討論當事人拋出的詢問,並且保持一些適當的彈性,即使有時我們的回應未必都很「完美」或「正確」,多數時候,只要願意坦然面對自己的「失誤」,並透過這些經驗持續成長,仍然可以與當事人建立起互相信賴的良好關係。

真誠面對自己的生命,是奠定諮商基本功最重要的事情

雖然這幾年來心理諮商界隨著時代演變,出現越來越多的新興議題,有越來越多號稱快速有效的治療理論與技巧不斷推陳出新,我仍然觀察到,民眾之所以願意信賴某位心理師,並不一定跟學歷、治療取向甚至是證照有關,這些當然會吸引到某些特定類型的民眾,但絕對不會吸引到每一個人,然而能夠讓當事人與我們談了第一次之後,開啟接下來的療程,除了彼此之間的適配度外,最重要的還是我們是否真心誠意的關心他,回到心理諮商的專業術語里,就是同理心,以及信賴關係建立的能力,這兩項是跨越學派、理論與技巧之上,最重要的兩大因子。

雖然同理心一直被稱之為心理師的基本功,但我後來才發現,同理心是基本功,卻也是最難學習跟模仿的能力,同理心並不會單純靠閱讀書籍與文獻得到,也不會因為上完新興理論后冒出來,同理心是一種發自內在的狀態,所以同理心只能夠來自於我們自己的生命經驗,我可以穿越自己的生命課題有多深,就可以同理當事人到這個深度,我可以包容接納自己內在的多少狀態,就可以打開同理心到多廣闊的範圍,在沒有同理心與互信關係的基礎下,使用任何技術帶來的改變,都只是一時的,多多涉獵專業知識與上課,當然會帶來明顯有感的幫助,因為我們對於人的知識確實增加了,但我們都可以打從心底感受到,對方用知識「同理」我們,跟對我們的遭遇有「共鳴」與「打從心中理解」,兩者之間的身體感受是截然不同的。

探索自己的生命經驗有很多方式,我認為絕對不只是去接受諮商跟上課,至少我整理自己學習同理心的經驗里,對我有最大幫助的是看電影、漫畫,以及每一個與我有真誠互動的朋友,所帶來的感受與經驗,這些經驗會幫助我用身體、用心去記得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學騎腳踏車一樣,一旦經驗過,就會牢牢記得,這樣的生命知識一旦經驗過,就再也不會忘記,我相信每個人都會找到屬於自己發展同理心的獨特方式。

廣告
廣告

我們可以如何確定自己已經夠好了?

想要向自己確認已經是個夠好的心理師,大概如同為人父母要可以對自己放心的說「我已經儘力了」,兩者同樣都是個艱困又曲折的任務,我提供幾個自己使用過的方式,供想增加專業自信的你們參考:

1.列出自己已經學會的能力:

儘可能具體的寫,例如我可以同理某些類型的當事人,我修過特定學派的課,對於這個學派理解到什麼程度,或是我發現自己擅長分析問題,或是包容接納當事人的狀態,當我們可以具體列出自己已經學過的、已經會運用的,就可以明白我們並非一無所有。

2.放下過度與同儕比較的心,專註在自己的特色上

廣告
廣告

焦慮來自於期待,以及與他人的競爭與比較,然而心理諮商跟運動選手不一樣,很難具體量化出數據跟成果,所以當太執著於要拿自己跟別人的程度比較時,就很容易讓壓力上升,壓力太大時,反而會降低學習效率,如果很難放下跟同儕比較的心態,可以調整一下比較的焦點,去看看身旁同儕的特色跟擅長的能力是什麼,反過來探索跟思考,那我自己的特色是什麼?

天底下沒有任何心理師有能力宣稱自己什麼樣的個案都能接,尤其現在任何行業都強調差異化與客制化,找到自己的特長會比單純要讓自己變得優秀更有價值。

3.尋求信賴的師長與同儕的支持

同溫層對於自我成長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此尋求信賴的前輩給予鼓勵,有時會是很不錯的方法,尤其是師長、前輩因為對這個領域有更紮實的實務經驗,往往可以提供中肯的建議,也更能看出我們身上的特點,如果沒有這樣的楷模與前輩,向同儕尋求支持也是很好的,我從一個沒什麼自信的菜鳥,可以成為一位開始鼓勵實習心理師的前輩,這當中收到來自同儕的關心與肯定,鐵定是數也數不清,所以大方尋求討拍,有時是很滋養與療愈的事情!

4.比起累積經歷,累積經驗更重要

廣告
廣告

如果你是個經濟能力有限、時間也有限的人,那麼就更需要把錢與資源用在刀口上,並且找到可以把學到的知識落實到生活里的方式,延續先前提到同理心的基本功,唯有將學到的理論與技巧運用在自己身上,才會轉化出真正的能力,在瞬息萬變的晤談過程里,我們能發揮出來的能力,只限於已經被整合到生命經驗里的那些。

我們終究只能成為自己,並在生命中持續前進

最後這段我想分享一點點自己的專業成長脈絡,雖然在一些同儕或學弟妹眼中,我是個有天賦的心理師,不過我從國中開始,就知道自己其實並不聰明,所以我的學習方法其實有點笨拙,就是一直反覆把知識放到腦袋裡,在諮商的學習過程里,我就是不斷反覆的把最基礎的知識跟技巧練熟,然後想辦法把督導提供的意見,整合到自己的習慣里,同時,因為對諮商的熱情,讓我很喜歡用學到的理論去思考生活現象,這種不斷反覆熟練的過程,替我的專業打下很深的基礎。

(我當時的人際創傷障礙,讓我幾乎不參加社交活動,所以我有蠻多時間可以投入基本功的練習)

除此之外,我早期的學習方式,是去模仿我欣賞的前輩與同儕,因為我經常會覺得自己能力不足,他們的方法更有效率也更好,然而到了後來,我發現自己終究無法「複製」這些模式,

即使某些理論、技術或前輩散發出來的氣勢是我很喜歡的,這些東西跟我自己的生命經驗實在是接不起來,所以我開始專註在自己身上,開始練習肯定與欣賞自己的風格,於是,慢慢走到今天,我終於有了一套屬於自己的方式,所以,我想說的是,就讓我們開始學習欣賞自己、成為自己吧!

聲明:本站內容與配圖轉載於網路,我們不做任何商業用途,由於部分內容無法與權利人取得聯繫,稿費領取與侵權刪除請聯繫我們,聯繫方式請點擊【侵權與稿費】。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