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9年「四大頂流」到20年「四大小生」,流量圈終於漸入正軌

廣告
廣告

流量明星,尤其是指小鮮肉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無論他們的粉絲有多少,但是他們都有同樣難以擺脫掉的標籤:無唱功、無演技、靠臉吃飯、高片酬等等,這些標籤似乎都是「負面」的類型。

在以前,小鮮肉確實是受歡迎,非但他們的粉絲對他們非常的忠誠,各種明星周邊、明星應援,只要是愛豆想要的,沒有粉絲們辦不到,粉絲的力量成就了飯圈的盛景。而且觀眾們也喜歡這些小鮮肉,他們的作品收視率就是高,他們代言的產品明顯能夠帶來很高的回報效益。

但是隨著流量們的盛行,娛樂圈的市場開始嚴重的變得各種的不平衡:小鮮肉們的火熱,間接讓天價片酬出現,從而讓娛樂作品投資分配不均。另一方面,小鮮肉沒有演技,包攬一部作品中的各個主演、主要配角的位置,這些原因直接或間接的導致一部接著一部作品的撲街。

現在娛樂圈已經形成了很大的一定程度上的對流量明星的排斥效應,流量不再是票房的保證,甚至成了票房「毒藥」,小鮮肉主演的電視劇,即便是頂流流量,收視率依舊撲街成片,流量為王的時代已過。

廣告
廣告

可能有許多的網友們會認為,為什麼網路上一直都在說小鮮肉的流量時代已經過去了,但是依舊能夠看到現在的娛樂圈市場上,最為火熱的依舊是小鮮肉群體。

其實市場的的確確是變了,但是變的不只是這個市場,而是小鮮肉的這個圈子也變了。

在最初小鮮肉流行時代,小鮮肉誕生的方式是數據直接產生,是公司直接打造,依靠人設等吸引粉絲而產生的,這種情況,就形成了許多鮮肉靠一張好看的臉就紅了。

而在後來,選秀養成系節目走紅,從而養成系的鮮肉走紅,這一批鮮肉,除了必要的鮮肉條件外,還得和粉絲有一定的關係紐帶,愛豆從某種意義上,代表了粉絲們所缺失的夢想和想得到的需求。但是這批愛豆普遍會唱會跳,但是唱功和演技也沒有,所以他們也沒有脫離根本的小鮮肉們的「負面標籤」。

在19年的誕生的四大頂流和20誕生的四大小生,是全新方式走紅的小鮮肉,這批鮮肉必須先有作品,依據作品中的表現,尤其是作品中的人設,鮮肉的演技越好,他和需要演繹角色間的聯繫便越是緊密,從而對於流量的過度也就更大。

廣告
廣告

從19年「四大頂流」到20年「四大小生」,流量圈終於漸入正軌

作品創造頂流的流量明星已經成為了這個市場中所流行的主流。

19年的四大頂流

李現的走紅,是因為在《親愛的,熱愛的》中所飾演的韓商言一角色。

從19年「四大頂流」到20年「四大小生」,流量圈終於漸入正軌

肖戰的爆紅,是因為在《陳情令》中飾演的魏無羨一角色。

從19年「四大頂流」到20年「四大小生」,流量圈終於漸入正軌

王一博的走紅,是因為在《陳情令》中飾演的藍忘機一角色。

從19年「四大頂流」到20年「四大小生」,流量圈終於漸入正軌

易烊千璽能夠持續維持自己的流量,是全新作品《長安十二時辰》中的李必一角色吸引的劇粉對於流失流量形成的很完美的補充。

廣告
廣告

從19年「四大頂流」到20年「四大小生」,流量圈終於漸入正軌

在2020年,新的四大小生,同樣也是因為作品先紅,作品的熱度回饋到演員的身上,從而讓演員走紅。

從19年「四大頂流」到20年「四大小生」,流量圈終於漸入正軌

許光漢是因為《想見你》中的李子維走紅。

從19年「四大頂流」到20年「四大小生」,流量圈終於漸入正軌

宋威龍,是因為《下一站幸福》中的元宋,成為了許多粉絲心中的「新男友」

從19年「四大頂流」到20年「四大小生」,流量圈終於漸入正軌

丁禹兮,是因為《傳聞中的陳芊芊》中的韓爍一角色引發流量效應。

從19年「四大頂流」到20年「四大小生」,流量圈終於漸入正軌

而成毅,亦是因為最近小爆的作品《琉璃》,他在其中飾演的禹司鳳一角色,牽動了許多觀眾的心。

廣告
廣告

從19年「四大頂流」到20年「四大小生」,流量圈終於漸入正軌

從2019年的「四大頂流」到2020年的「四大小生」,流量圈,也是在逐漸的成為實力派誕生的地方。流量不是「原罪」,它能夠誕生,能夠成為主流,就應該承認它所擁有的價值。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