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年前的武俠片,大膽的想象力,行雲流水的武打,再也拍不出來了

廣告
廣告

1983年,《少林寺》上映剛一年,香港電影受新浪潮的影響,誕生了新派武俠片,其中以徐克為代表。

從小跟隨父親程剛混跡在片場,年紀輕輕的程小東已經擔任武術指導多年,為徐克動作片《第一類型危險》、奇幻武俠片《新蜀山劍俠》、劇情片《刀馬旦》、動作片《英雄本色2》等影片擔任武術指導,可謂武指老手。

而也就在這一年,程小東開始獨立執導第一部影片——武俠片《生死決》,沒想到一鳴驚人,位列當時年度十佳影片,自己擔任武指,憑藉這部影片獲得第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動作指導提名。

《生死決》(1983)

廣告
廣告

37年前的武俠片,大膽的想象力,行雲流水的武打,再也拍不出來了

《生死決》由嘉禾出品,武俠小生劉松仁搭檔因《天蠶變》而成名的「徐大俠」徐少強主演。

故事借鑒自古龍名著《浣花洗劍錄》中「自然之劍」方寶玉與東瀛劍客白衣人的終極一戰。

每隔十年,中日武林舉辦一次劍術決鬥,各自挑選劍術高手參加比武,這一戰,不但關乎劍術高低,更是兩國武術的榮譽之戰。

37年前的武俠片,大膽的想象力,行雲流水的武打,再也拍不出來了

電影一開場,在千年古剎少林寺,一群日本忍者趁夜色潛入藏經閣,「天下武功出少林」,他們拓印少林寺武功絕學,然而,少林僧人早已等候多時。

僧人對忍者,和尚以絕對優勢取勝。

廣告
廣告

精湛的動作設計,漂亮的打鬥、群戲的空間布局以及人物站位無不展示著程小東的執導功底。

37年前的武俠片,大膽的想象力,行雲流水的武打,再也拍不出來了

而恰在此時,擁有「劍聖」之名的劍客步青雲(劉松仁飾)正在大殿聆聽五位少林高僧的教誨。

「得者非福,失者非禍。」

勝負、名譽真的那麼重要嗎?

37年前的武俠片,大膽的想象力,行雲流水的武打,再也拍不出來了

而步青雲卻認為這是一個機會。

院外的打鬥、大殿的論武,一動一靜,讓這部影片開局便迎來一個小高潮。

廣告
廣告

東瀛柳生一族新陰派大師兄宮本一技壓群雄,代表日本參加中原一戰,其師父以死明志,希望宮本贏下此戰。

而步青雲離開少林寺見師父,卻對比武必須有生死充滿不解與苦惱。

一個因為師父的死而變成必勝的死士,一個則對武鬥本身就心存質疑,兩人一開始就表現了截然不同的態度。

因為終極一戰名噪江湖,街頭巷尾傳遍了比武的消息,甚至民間的木偶戲都有了劍聖大戰宮本的橋段。

當然,中原人自然視劍聖為必勝者,在木偶戲中,宮本直接被劍聖斬去了衣服。

廣告
廣告

37年前的武俠片,大膽的想象力,行雲流水的武打,再也拍不出來了

這一幕,讓日本浪人無法接受,在街市上,殺死了演木偶戲的老頭,此時,女主登場,夏侯勝男女扮男裝主持正義,殺死幾個日本浪人。

因此,看熱鬧的步青雲結識了這位路見不平者,兩人成為好友。

夏侯勝男的曾祖先夏侯威,是終極之戰第一位代表,當年打敗日本松平一斗手之後,聖劍庄的鑄劍岩就成了歷代高手的比武地點,而這次的目的地依舊是聖劍庄。

曾經威名遠揚的聖劍庄此時已落寞,早已不復當年盛名,而此時的莊主夏侯淵更只有一女夏侯勝男,家族劍法無以為繼。

為了恢復昔日盛名,夏侯莊主暗中勾結以日本幕府德川大將軍手下金田八為首的江戶伊賀派忍者,想借終極之戰挫敗中原武林高手。

廣告
廣告

37年前的武俠片,大膽的想象力,行雲流水的武打,再也拍不出來了

少林高僧路遇一身形巨大的黑衣人,殊不知,是日本忍者的幻術,幾番打鬥,忍者褪去衣服,不捉一絲;而高僧自然不敢直視女人的身體,因此被偷襲而敗落。

37年前的武俠片,大膽的想象力,行雲流水的武打,再也拍不出來了

如此大膽的動作設計和想象力,不得不說,在1983年的電影里,是十分超前、跨越時代的。

聖劍庄劍冢,埋葬著無數因終極之戰而身死的高手,步青雲和宮本兩人對著墓冢, 知道必然有一人會埋葬於此,「真正的勝者是死神」,兩個高手,惺惺相惜,彼此卻又堅持著不同的劍道,終極一戰在所難免。

37年前的武俠片,大膽的想象力,行雲流水的武打,再也拍不出來了

而黑衣忍者埋下炸藥,欲致二人於死地,比武的背後,暗藏殺機。

曾經名噪一時的聖劍庄,此時已是龍潭虎穴。

兩人聯手粉碎了夏侯莊主與伊賀派的陰謀,但依舊免不了生死之戰。

37年前的武俠片,大膽的想象力,行雲流水的武打,再也拍不出來了

決戰的地點——海邊的巨岩之上,波浪咆哮,雲霧繚繞,取景、構圖堪稱一絕,熟悉胡金銓電影的影迷肯定對這個地方似曾相識。

當年胡金銓拍攝《山中傳奇》和《空山靈雨》的時候也是赴韓國拍攝,選擇了這個地點,程小東也把最終的決鬥選在了這裡。

37年前的武俠片,大膽的想象力,行雲流水的武打,再也拍不出來了

東瀛武士是死士,中原劍聖重仁義,比武一開始,宮本就輸了,英雄惜英雄,步青雲在其墜落懸崖時捨身相救。

即便如此,不死不休,最後,步青雲的劍留在了宮本的身體里,而宮本砍掉了步青雲的右臂,削掉了左手的手指,十分慘烈……

宮本已死,步青雲成為廢人,正印證了劍冢前的那句話「真正的勝者是死神」。

《生死決》誕生的那個年代,武俠片十分注重一招一式的打鬥,而程小東極具想象力的動作設計和剪輯手法讓這部影片看起來行雲流水,不僅是情節上從不拖泥帶水,打鬥更是華麗而考究,幾乎教科書的級別。

37年前的武俠片,大膽的想象力,行雲流水的武打,再也拍不出來了

再搭配少林寺和日本古風古韻的古建築場景,賞心悅目。

劇情上頗具古龍武俠小說的懸疑設定讓故事更加離奇而充滿觀賞性。

在武俠精神與武士道的闡釋上也頗有想法,把日本的武士道精神與中原的武俠道義放在一起比較、思量:沒有對錯、沒有高低,只有信仰的不同。

名利本是虛妄,人在江湖,真是身不由己。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