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獨守深山寺廟,生活費全靠香火錢,最少時1個月僅40元維生

廣告
廣告

原標題:80后獨守深山寺廟,生活費全靠香火錢,最少時1個月僅40元維生

蘇東坡跟佛印和尚的故事不少人應當都有所耳聞,一位是人盡皆知的”聖僧”,一位是天下矚目的大詞人,他兩俱為滿腹才華之人,因同樣的豁達不拘俗禮而成為至交好友。此二人間的關係還誕生了這麼一句話:”心中有佛,所見萬物皆是佛。”對80后小夥子王先凱來說,他的佛也一直都在他的心中。

80后獨守深山寺廟,生活費全靠香火錢,最少時1個月僅40元維生

王先凱出生於1985年,是個不折不扣的80后。在我們印象中80后是什麼樣的?是最先開啟網路社會的那批人,是最先”潮”起來的那批人,是最先顛覆70后、60后原本沉悶生活的那批人,但王先凱卻跟我們認知中的80后不太一樣。

王先凱的家在安徽省大別山山區附近一座名為岳西的小村落當中,家境很是貧寒。上天從不會因為一個人的悲慘境遇就放過他,王先凱也是如此,出生沒多久母親就病逝了,父親獨自撫養不起王先凱,只能將他過繼給小叔。

廣告
廣告

80后獨守深山寺廟,生活費全靠香火錢,最少時1個月僅40元維生

小叔待王先凱非常好,讓他感受到了家庭的溫暖,也撫慰了母親離開的傷痛,因此他時常去附近大別山上的一座葯公廟祭拜一二,感激葯公保佑。說到這座連個主持都沒有,看上去破敗非常的葯公廟,其實還有幾分來頭。

曾經這裡有一位很出名的藥師,經常上山採藥來幫鄉親們治病,效果特別好不說,也從來不亂收錢,簡直就是長了一副菩薩心腸;但天有不測風雲,有一次藥師去山中採藥之時無意一腳踏空,在鹿嶠寨懸崖不幸遇難。

80后獨守深山寺廟,生活費全靠香火錢,最少時1個月僅40元維生

鄉親們都是淳樸之人,覺得藥師這麼辛辛苦苦幫助自己,現在藥師去世了,自己也當盡一份心力,不說將葬禮操辦的多豪華,至少得給人屍身找到,不至於日灑雨淋。萬萬沒想到當村民來到藥師遇難點時,卻發現這裡生成了一座天然佛像。

村民們篤定這尊天然佛像正是之前的藥師化身,因此將其捧上神壇,在嘉慶三年之時特地修建了一座葯公廟,從此時不時來添幾分香火。之後雖然葯公廟在歲月中有過損毀,但村民們只要有能力,就一定會將其重新修繕一番。

80后獨守深山寺廟,生活費全靠香火錢,最少時1個月僅40元維生

只是由於此地交通不便,加上地理位置偏僻,一直以來都沒有居士願意留在葯公廟中,每次到了祭祀時總是忙得村民們手忙腳亂。為何介紹了這麼久這座葯公廟?因為王先凱在2010年,也就是15歲的時候,正是直接住進了葯公廟中當起了”住持”,開始了隱居生涯。

在2008年的時候,待他極好的叔叔因意外去世,這讓王先凱內心悲痛極了,他讀書只讀了小學,因為家裡窮也是因為村民們對於教育的不重視,並沒有繼續往下讀,小叔的去世更是加重了家裡的負擔。

80后獨守深山寺廟,生活費全靠香火錢,最少時1個月僅40元維生

他不願自己成為拖累,想起了常去祈福的葯公廟正好缺個住廟居士,自己又對佛法很是感興趣,王先凱乾脆一不做干不休,帶著小叔的照片上山修行去了。王父知道后特地上山來勸阻過,但王先凱決心異常,王父見勸不動也只好作罷。

葯公廟的日子很苦,這裡沒有手機電腦等一應玩樂設施,有的只是日復一日的晨鐘暮鼓,但王先凱卻對這樣的生活很適應,他每天就負責維護一下藥公廟中的設施,然後開始學習佛經,有時也會活動一番筋骨,唯一的交通出行方式就是一輛小摩托。

80后獨守深山寺廟,生活費全靠香火錢,最少時1個月僅40元維生

由於來此地祭拜的多為村子中的村民,香火併不算很旺盛,將香火錢當做生活費的王先凱日子過得也不太好,據他所說佛誕日這類佛教節日的時候香火會好點,一個月可能有千把塊錢;平常基本上沒有什麼香火錢,一個月甚至只有40塊。

一個月40塊錢,這樣的生活在我們看來真不知該如何維持,但王先凱的心態卻很好,他覺得反正自己也不用大魚大肉,隨便賣點調味品蘸著饅頭吃就已經足夠。

80后獨守深山寺廟,生活費全靠香火錢,最少時1個月僅40元維生

王先凱的日子的確很苦,他也不是那種特別有文化的人,但在佛法日復一日的熏陶之中,他感受到了心靈的寧靜,感受到了自然的真諦,心中有佛,陋室也生香。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