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倖存者的隱秘故事:我30歲了,還在為4歲時的噩夢失眠

廣告
廣告

「我一直在逃離那個不幸福的地方,絕對不要變成父母那樣的人。」

「在焦慮、壓力大的時候,經常會夢到小時候,爸爸媽媽吵架動手,然後我就會半夜哭醒。」

「我性格很怪,總會把試圖接近我的人推開,被別人碰一下我都渾身難受。」

「倖存者」

廣告
廣告

最近這段時間,家暴新聞頻出,

隔著屏幕,旁觀者都會感到強烈憤怒、恐懼、傷痛的情緒。

哪怕是虛構影視作品,一部《不要和陌生人說話》,時隔近20年,仍是許多人難以忘卻的童年陰影。

家暴倖存者的隱秘故事:我30歲了,還在為4歲時的噩夢失眠

而那些就在家暴現場直面衝突的幼小孩子,經歷了什麼?

曾有一則視頻錄下了真實的家暴現場,孩子的哭聲讓人心碎。

廣告
廣告

幼小的孩子看到媽媽被傷害,站到中間去試圖保護媽媽,但卻束手無策,只能無助地不斷放聲大哭。

這短短的幾十秒,不忍看完。

殘酷的情境像是鋒利的刀子,在孩童稚嫩的心上狠狠劃過,

當痛苦的孩子們長大,努力地去修修補補,也難以治癒童年的創傷,

很多無關緊要的兒時往事都會慢慢被淡忘,而那些痛苦的場景卻會被反覆記起,一遍一遍地回放,強化和提醒著自己的「不幸福」。

家暴倖存者的隱秘故事:我30歲了,還在為4歲時的噩夢失眠

哪怕孩子自身沒有遭受直接的肢體暴力,但殘酷的場景卻在心底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

廣告
廣告

曾在目睹家暴的孩子,他們長大之後並沒有完全忘記痛苦,對這一切難以啟齒。

那種無助無力感、痛苦感、恐懼感……混雜成了不斷翻湧的負面情緒,極大影響了孩子的成長期,甚至銘刻在整個人生軌跡中。

糟糕的是,心理的狀態也會反過來會影響生理健康狀況。

日本曾經有一檔節目,記錄了一名長期目睹家暴的女孩令華的成長經歷,女孩一想起父親,身體就會出現強烈的應激反應。

家暴倖存者的隱秘故事:我30歲了,還在為4歲時的噩夢失眠

研究表明,如果孩子長期目睹家庭暴力,腦部會出現明顯的損傷,大腦的一些結構甚至會發生改變,有可能會引發孩子的精神疾病或發育障礙。

廣告
廣告

「他們以為我忘了,但其實我都記得」

「我小時候長期目睹家暴,我媽一直跟我說『為了你,我們才沒有離婚』,這讓我更有負罪感,我覺得是自己阻礙了他們的幸福。

雖然我身體上沒有遭到暴力,但是那些痛苦的記憶從來沒有放過我,

長期以來,焦慮、緊張、缺乏安全感、自卑的情緒經常冒出來,我從來沒覺得世界是美好的。」

淇淇還上小學的時候,有一天帶著獎狀開開心心地回家,還沒進門就聽到家裡摔東西的聲音,夾雜著媽媽的哭叫聲。

廣告
廣告

她在家門外嚇壞了,手足無措,不敢進門,也無處可去。「家」就在眼前,但是一旦踏進去,裡面是危險恐怖的世界。

「我無數次地設想,如果我沒有被生下來就好了,多希望自己根本不存在。」

家暴倖存者的隱秘故事:我30歲了,還在為4歲時的噩夢失眠

淇淇記得,自己有一個寶貝小鐵盒,裡面裝了自己的小紅花和獎狀,

後來這個寶貝小鐵盒不見了,媽媽在醫院縫針的時候告訴她,「是爸爸不小心拿了你的鐵盒摔了。」那些被小心珍視的東西也都在衝突撕扯中被毀壞。

在淇淇的記憶里,家裡的氣氛總是緊繃的,吃飯的時候她只會一聲不吭地悶頭吃,因為稍微吃得慢一點,就會被怒吼。

有一次去同學家裡玩,看到別人家裡盛菜的漂亮陶瓷盤子,淇淇突然回過神來,從小到大家裡都沒有這樣的漂亮瓷盤子,只有難看但結實的不鏽鋼盤,因為媽媽怕爸爸拿起盤子就摔,瓷盤子的碎片太危險了。

家裡的東西總是很容易壞掉,音箱、雨傘、掃把、碗碟、書、椅子……她躲在房門後面,一邊發抖,一邊聽著各種各樣的東西在吵鬧哭叫聲中被摔壞。

頻繁反覆地經歷恐懼、壓抑內心,讓淇淇的性格變得很「怪」:「因為家庭原因,我不敢相信任何人,從來不主動跟人交往,沒有知心朋友,更不敢談戀愛。」

「我是累贅」「都是我的錯」「因為我,他們才不能離婚」……在無人知曉的角落,負疚感也折磨著淇淇。

淇淇覺得世界危險而不可親近,她對待外人習慣性地冷漠,把自己圈在小小的範圍里。她的潛意識告訴她,除了自己保護自己之外,不可能有人會愛護她:疏離才最安全。

但是,疏離會帶來難以忍受的孤獨。

家暴倖存者的隱秘故事:我30歲了,還在為4歲時的噩夢失眠

當我們感到痛苦,問題的根源往往都會指向同一個方向——「小時候」。

其實,兒時的傷痛並不會完全消失,而是變成了一道疤,恆久地印刻在心上。

大人們常常覺得:「大人之間的事,小孩不明白的。」「孩子還小呢,懂什麼。」「等他長大了就忘了。」……

其實,大人以為小孩什麼都不懂,其實孩子什麼都懂,也全都記得。

那些不幸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延續一生,影響人格,隱秘而難以療愈。

「我逃離父母,卻發現自己變得越來越像他們」

「小時候」的事,跟家庭、父母息息相關。

都說父母是第一任老師,父母的外在言行都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孩子,

但是很多人卻忽略了一點:父母性格、情緒、心態等這些內在方面,也會變成孩子的模仿對象。

朋友阿秋,總是很容易焦慮,不斷在小事情上抓狂,

室友偶爾忘記倒垃圾,她會生氣半天;

點了一杯不好喝的奶茶,她會特別沮喪,抱怨上幾個小時;

明天要去銀行辦事,她會八百遍檢查材料,哪怕已經確認無誤裝進了文件袋,還是會再拿出來重新清點……

因為她的母親就是常年緊繃著,容易因為小事而焦躁失眠,在每一件小事上都十分嚴格。

「啊……我怎麼越來越像我媽,以前我明明那麼討厭她死摳小事的控制欲。」

家暴倖存者的隱秘故事:我30歲了,還在為4歲時的噩夢失眠

「原生家庭」這個詞近年總是常被討論,原生家庭帶來的不快樂,它們更像是從心口直接長出來的尖刺,造成長期慢性的內傷:

我們無法徹底地逃開家人,也很難假裝沒有記憶。

對待陌生人,我們自然而然地建立起防禦機制,畢竟「防人之心不可無」,潛在的危險使我們下意識豎起屏障,將他人拒之心門外。

然而對待家人,我們以最脆弱柔軟的一面迎接著來自他們的愛意,或是傷害。

自愈的過程本來就是辛苦漫長的,

但更可怕的是,尋尋覓覓摸索出路,卻像是在迷宮裡原地踏步,

明明不想成為父母那樣的人,但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變得越來越像父母。

「我遇到一點小事就很容易發脾氣,控制不住地摔東西,

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總是很容易傷害到身邊的人,雖然很愧疚,但就是很難自控自己的怪脾氣,下一次還是會莫名其妙爆發,

某一天我猛然意識到,我發脾氣的時候真的很像我爸,我曾經那麼討厭他,但是卻變成了他的樣子。」

曾經有一則反家暴宣傳片《看見淤青》,

片中的小男孩從小就看見媽媽被打,被罵,被羞辱,

在巨大的驚嚇中,小男孩不敢阻攔,也不敢幫媽媽說話,那樣爸爸會打得更凶,甚至害怕可能引來落到拳腳落到自己身上。

當小男孩長大,他遇到了自己喜歡的女孩,暗暗發誓要對她好,愛護她,絕不會重蹈爸爸的覆轍,

但是,暴戾就像是已經刻在他人格里、無法抹去的印記,

面對生活中普通的矛盾和摩擦,他不知道正常的溝通方式應該是怎樣的,因為從小就只學會了一種解決方式:打。

他控制不住地對女友拳腳相加,最終還是在重演著父親的行為方式。

家暴倖存者的隱秘故事:我30歲了,還在為4歲時的噩夢失眠

有一部心理學著作《原生家庭》,書中把家庭中代代相傳的有毒行為模式比喻成「高速公路上的連環追尾」,

在有毒的家庭體系里,感受、規則、交流、觀念一直延續承襲著,不斷在下一代身上重演。

即使不是家暴這種嚴重的大事,種種生活細節、父母的情感模式也都在塑造著我們的人生。

家暴倖存者的隱秘故事:我30歲了,還在為4歲時的噩夢失眠

心理學家榮格曾說:「那些保留在我們生命中無意識的創傷並未得到解決,所以它才以一種宿命的形式重現於我們的生活中。」

目睹家暴的不幸孩子,情緒像是被蒙上一層憂鬱的濾鏡,過往的經歷影響著漫漫人生路,孩子正在經歷著父母輩的傷痛。

全國婦聯的調查數據表明,我國2.7億個家庭中,約有30%存在家庭暴力。

家暴倖存者的隱秘故事:我30歲了,還在為4歲時的噩夢失眠

在這些家庭中,假如以每個家庭平均一個孩子計算,約8000萬個孩子親眼目睹過親人間的施暴過程。

但這些孩子的心理狀況常被忽視,如果沒有得到有效的幫助和引導,他們的成長往往會陷入各種各樣的難題。

廣東省將在2020年10月1日起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辦法》。《辦法》中有一條新規定,明確「目睹家庭暴力的未成年人是受害人」。

家暴倖存者的隱秘故事:我30歲了,還在為4歲時的噩夢失眠

這一條新規定,讓長期被忽視的未成年人群體受到了更多關注,

同時也更讓公眾意識到:家暴並不僅僅對直接受害者造成嚴重的身心傷害,而且帶來了深刻複雜的負面影響,

它摧毀一個家庭,同時殃及無辜的孩子,創傷會像波紋擴散一樣,蔓延到下一代,蔓延到整個社會。

不幸福的孩子往往早熟,在很多孩子的自述中,相比起拯救自己,他們其實更希望父母之間能夠互相放過,結束折磨。

當社會和法律給予受害孩子更多的關愛,意味著這些孩子們並不是孤立無援、踽踽獨行。

家暴倖存者的隱秘故事:我30歲了,還在為4歲時的噩夢失眠

目睹過家暴、努力嘗試著走出家暴陰影的孩子,令人心疼。

有一句話是「高敏感是一種天賦」,當一個人對世界敏感,那麼TA同時也具備更高的共情能力,也可以比別人擁有更豐盛的內心世界。

陪伴自己、理解自己、擁抱自己、愛護自己……告訴自己心中那個受傷的小孩:一切都不是你的錯。

鼓起勇氣向外求助,是治癒的第一步;嘗試表達自己,是治癒的開始。

那些值得信任的安全關係,會慢慢給人安全感,撫慰心底那個不快樂的孩子,讓他(她)重新成長。

還有許多時候,我們更需要挖掘自己內在的力量,獨自面對。自我賦能,是信心和力量最好的能量之源。

廣告
廣告